古风演绎吧 关注:95,842贴子:1,138,573

『晒戏』|常驻|【明朝社稷】我的前半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感谢各位对明朝的关注和支持
明朝内部经过半年调整,现决定暂封政戏
另招募两位主线两位空皮和普线若干
如果有兴趣的话请戳考核群号
241204028


2018-06-25 23:50 广告
目录
一、 封面
二、 目录
三、 戏录
四、 晒戏
五、招募


回复
举报|2楼2017-07-31 16:57
    戏录





    【080307】
    不念同舟情,水淹龙王庙
    【080418】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080470】
    自作聪明以为同舟济,假做不知且行且珍惜
    【080503】
    麻雀欲飞枝头,馥嫔巧送清风——定位
    【080511】
    逢御园指点绣技,引雪溪谈论水情


    回复
    举报|3楼2017-07-31 16:58








      回复
      举报|4楼2017-07-31 16:58
        【080307】不念同舟情,水淹龙王庙
        ========盛世王朝◆大明宫斗========
        【年号】延熙八年
        【时间】三月
        【人物】华贵人◇楚听 晴德仪◇荆玉瑗
        【顺序】正
        【地点】宫道
        【剧情】华贵人与晴徳仪相遇宫道,华贵人因不屑其与琳、令二人亲近之举而出言讥讽,反被晴徳仪所罚。
        【要求】禁抄、雷、水,闲话前加S
        ============开始============

        华贵人◇楚听

        好几日都未出门了,念着今日天色极好,便唤婢备着出门走一圈。
        对镜细细描远黛,挑了胭脂在香腮昏开,乌发如云堆砌高耸,择鲜艳珠花斜入云髻,由婢披上绣梅花娇艳兔毛斗篷,盈盈搭了婢子柔荑,柳腰婀娜,欢喜出了门。
        漫步宫道半晌欲去边上亭子休憩,拐角水眸一瞥却见到了德仪荆氏,忽地念及几日前婢子讲的她是楚娘娘的人,却与那璟元等人走得极近,心中不屑,顾着她的身份又想到前段时间刚被圣上罚了也便不足为惧,挑了眸,皮笑肉不笑地向其行了一礼“娘娘大安呐,您是是刚从陛下那边儿出来罢?几日前的事儿妾听到了些风声,娘娘可还好?”

        晴德仪◇荆玉瑗

        【与令姐姐重修旧好后,似要弥补缺失的几年般,得闲就往静怡去。如此一连数日,至秋茗忍不住提醒要留心蜚语之事,方省察厚此薄彼的疏失,改道麟游。宫道转弯迎面竟碰上华贵人,毕竟同岑之谊本欲寒暄一二,却被其阴阳怪气的言语凝固了将要绽出的笑意,连身后正欲作礼的秋玉也生生止了动作。双眸定定锁住其面上神情许久,才微挑嘴角啧了一声】贵人入宫这么多年,怎么在认路上还不如新入的淑女?只不知贵人这是天生路盲还是某些路走得太少才记不真切?

        华贵人◇楚听

        长黛弯弯,窈眸也如同月牙儿一般,手拿着绣桃花精致的帕子一掩红唇,尾指微曲一抹蔻丹鲜艳,掀了朱唇,娇声“妾也不过是猜猜,娘娘何须对妾一个小小贵人如此生气,莫要失了身份呀。。。”
        尾音拉地极长,眸子一转,颔首捏着帕子又向人福了一礼,笑靥却如花“想来这路确实不是从陛下那儿出来的,妾听闻娘娘与淑容娘娘走得比楚娘娘还近些,大抵是从那儿出来了罢。”音落,才似乎恍然大悟,赶忙捂了唇“妾不该如此猜测娘娘的去向。”

        晴德仪◇荆玉瑗

        【前言出口本自省太过尖刻,又被这造作的腔调激起了心火,微扬下巴睨她一眼,面上不着恼色嘴角勾出一丝玩味,似笑非笑道】既知不该,可是明知故犯了?

        华贵人◇楚听

        带着愠怒的珠音入耳,倒也不慌不忙,嘴角携着娇媚笑意,眸子间波光流转,似是好言相劝道“娘娘可别生气,当心气坏了身子,何必与妾一个贵人一般见识呢,您说可是?”
        顿了顿,又笑开了眼“妾只是觉着呀,娘**起楚娘娘,还是与那淑容娘娘走得更近些,难免会引来些猜疑。”甩帕屈膝,笑的明媚“妾向您赔不是了。”

        晴德仪◇荆玉瑗

        【瞧着她皮笑肉不笑的脸,自忖平生所恶之态,眼前必是其一。连同样的猜疑之辞,打她嘴里吐出来,就分外刺耳。有心给她一耳光,瞧瞧可能打掉这碍眼的嘴脸,却终究只能想想不能果真伸手。一口一个楚娘娘,分明在暗示要顾着昭媛娘娘的佛面。最可恶的是,这点正打在软肋上,若在这宫道做些什么,倒让旁人看了娘娘这边的笑话。只是——虽打不得,冲着这惹眼的笑脸儿,便知姑息不过是养奸,到底还是要教训一下。】
        【拿定了主意,嫌恶地瞅她一眼,冷笑道】既然知错,便将宫规抄个百遍吧。
        【轻眨了下羽睫,学着她的模样笑得灿烂】唔,贵人这般惦着娘娘,索性再抄百遍心经与娘娘祈福吧。

        华贵人◇楚听

        闻声有刹那的惊慌,转念一想同是娘娘身边儿的人,还得罪了陛下,量她也不敢重罚下去。
        桃花眸一眨,瞬间水雾氤氲一片,一副楚楚之态,娇音里透着股浓浓的委屈“妾不过是关心娘娘,不想却惹恼了您,是妾的不是,可您也不该借着楚娘娘的名头来罚妾,娘娘素来宽厚仁德,您 这事儿要传到别人耳里,指不定怎么想的呢。”柔荑执帕半遮花容,仿佛被人欺负了一般“娘娘三思呀。。。。”

        晴德仪◇荆玉瑗

        【冷眼观其伪作之态,情不自禁嗤哼出声,眼皮一抬怒极反笑】贵人倒提点起本嫔来了?不过……
        【欺近几步,眉宇之间张扬尽现,将眼中的坚决生生印进她的眸中】本嫔正想看看,这“别人”怎么想。
        【道完这句又退回原处,又想起什么般,似有恃无恐地补充一句】既为纯娘娘祈福,心经贵人抄完自是要交给纯娘娘。那便索性一事不烦二主,宫规也一并呈给娘娘吧。

        华贵人◇楚听

        眼眸是湿漉漉的,鸦睫沾了泪珠,嘴角却微微上扬“这事儿关乎着楚娘娘,妾还得去请示一番--”
        顿了顿,收敛了泪意,眉眼弯弯,仿佛很是随和“娘娘可介意?”又自顾自地说着“妾听闻娘娘一向宅心仁厚又善解人意。。。”消了声,且瞧人如何反应。

        晴德仪◇荆玉瑗
        【不耐烦摆摆手示意她自去,言语间难得带了几分骄狂】原本本嫔是要去麟游的,不过如今为了避嫌,便贵人先请吧,本嫔先去琳淑容那里走走。
        【话音落旋踵向来路去,早有不忿的秋玉更是似模似样作了个礼,道一声“小主好走”,才跟上脚步。】
        =结。=


        回复
        举报|5楼2017-07-31 16:59







          回复
          举报|6楼2017-07-31 16:59
            【080418】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盛世王朝◆大明宫斗========
            【年号】延熙八年1476
            【时间】四月初六
            【人物】璟贵嫔顾琛大明天子朱祁镛
            【顺序】同上
            【地点】摘星台
            【剧情】皇帝在摘星台碰见璟贵嫔,给璟贵嫔迁宫
            【要求】禁抄、雷、水,闲话前加S
            =============开始=============

            贵嫔顾琛
            玉础生润,碧桃外是迢递的楼,飞檐流丹,龙蟠虎踞。晦暗处千山遁去,只影凋敝。
            银河浓淡而华星明灭,微渡轻云。晚风曳过裙裾,似敛了太湖微波,开出簇拥的兰花。
            我携了在毓灵院中埋了许久的桃花酒,椅栏自饮。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摘星楼,是个好名字。

            大明天子朱祁镛
            【月朏星堕,以明葱笼,其色如霰,俱以闃寂。花木成畦,草树尨茸,临道矊眇,黛山崚嶒,朱城苕苕,万物且寂,唯余连甍双阙,倚楼摘星,灯火犹昼。起步迈入。】
            天色不早,你身子差,不怕着了凉?
            【捋一捋她的发,轻声。】
            多注意些自己,朕会多看你。

            贵嫔顾琛
            醴泉辛香入鼻,便先染了几分醉意。斟酒入喉,已是微醺。声入耳时,眯着眼睛看了来人半晌,略行过礼,难得的流露出娇憨的神态来:“月明风清,璟儿占了天时。星辰可摘,占了地利。”
            抿了抿嘴,“如今,又占了人和。”
            眸底闪过狡黠,“璟儿运气好,哪里又会怕这点子凉意。”

            大明天子朱祁镛
            【臂携楚腰,轻握纨兰,鼻尖是琼浆玉液葳蕤浓,眼前是丹面星目旖旎人。尚未开口,心业软了一半。】
            你倒是会说话。
            【再随眼下瞰,百里山河铺陈,灯火阑珊尔尔,唯天河曜曜,是万家入梦长安城。】
            你运气不好。
            ——今儿碰了朕,这良夜是不得赏了,星辰也摘不得了。
            【转眼佳人在前,伸手扣住十指,低笑。】
            只得听话摆驾了。

            贵嫔顾琛
            月横中天银光阔,人面亦添几分幻。微仰臻首,眉潭去盛夜色,眸底去承春莺。
            唯余一句:“良夜星辰,不如…”
            有你,有我,无它。
            十指相扣,却不能谓之心心相印。视线从他的手上意味不明的流过,点头。“好。”
            一派欢喜之状:“您和璟儿,一块儿回去。”

            大明天子朱祁镛
            【楼下一小池,有女漾灯,靴下似临万顷星田,烁子成湖。五指摩挲一刻,继而撤去了。】
            良宵难观了,只好与卿卿同宿同归。
            骋目于远,又望回人面,一掌抚上】
            也不算辜负。
            【仰观穹庐,长风引墨翳,灵兽衔皎月,清晖半掩处隐隐彤云,再多行几步,是摆驾了。眉一攥。】
            这地儿不衬你。

            贵嫔顾琛
            风光霁月,竹听风语,琼海摇曳。掌心的温度犹存,他却是收手了。
            屈指春归,随人移步。素手已是染了夜里的凉意,附上他手,欲汲取些暖意。
            “嗯?妾在这儿住了这么多年,也会是有感情的。况且毓灵二字,妾极喜欢。您何出此言呢?”

            大明天子朱祁镛
            【俯观俏眼妙眉,似带赤晕,眼尾绵绵一点风情,大抵千万明灯,也只得沦作陪衬。】
            【抽出手来,只轻掠过眉骨。】
            卿卿目间窈灵,确可承毓秀钟灵之名。
            【拢紧她颈间披风,指延长带而下,于尾处一卷】
            你既喜欢,便移去正殿,朕心上毓灵,唯你一人可承。

            【结】


            回复
            举报|7楼2017-07-31 17:00











              回复
              举报|8楼2017-07-31 17:01











                回复
                举报|9楼2017-07-31 17:02
                  【080470】自作聪明以为同舟济,假做不知且行且珍惜
                  ========盛世王朝◆大明宫斗========
                  【年号】延熙八年
                  【时间】四月十六
                  【人物】琳淑媛◇苏璟元司礼监少监景阳宫管事牌子◆杨天顺 司礼监掌印太监段誉
                  【顺序】正
                  【地点】先景阳宫璟瑄殿 后司礼监衙门
                  【剧情】琳淑媛查皇三女案,欲取湖边遗落的簪子一看,司礼监不允。
                  【要求】禁抄、雷、水,闲话前加S
                  ============开始============

                  琳淑媛◇苏璟元
                  【送罢了令贵嫔,一面吩咐辛淳去打听那侍卫杨安的底细,一面令雪盏取请了杨天顺来,只道是有事相商】

                  司礼监少监景阳宫管事牌子◆杨天顺
                  杨天顺倚着红墙看着景阳宫的几个猴儿崽子蹲在墙根底下肖想几个漂亮的妞,听他们说的热火朝天,咱们新上任的杨公公也只摸着没毛的下巴但笑不语。
                  前头宫女服饰的丫头往这处来,杨天顺忙踢了踢旁边小子的屁股,“哎哎哎,你小子不是说趁火上炖着汤来拉个呱的,去去去,时候差不离儿了!”
                  那丫头来寻了杨天顺便引着往璟瑄殿去了,进了门,他行了礼,笑模呲儿的道,“奴婢杨天顺给娘娘您,请安了。”

                  琳淑媛◇苏璟元
                  【等了些时候,侧首以掌撑额,半倚了桌边,待那人进来,自扬手免了他的礼,抬眸慵散望其,丹唇轻勾】这几日都忙忘了,杨公公新官上任,本嫔还未贺过呢【招手示意辛淳拿了先前从库里取了的那羊脂玉坠子至他跟前,那坠子花纹简洁清爽,虽不是甚大富大贵的模样,玉料品相却都是极好的,搁在红绸盘上折了窗棂间折射进来的日头都透着股子莹亮劲儿。这礼横竖瞧了为贺这一桩是重了些,倒也未明说】喏,不是甚好东西,公公且笑纳

                  司礼监少监景阳宫管事牌子◆杨天顺
                  杨天顺直起了身,笑眯眯的垂头嘿嘿一笑,“哎呦,是奴婢糊涂,这来了景阳宫该是奴婢来拜见娘娘啊!”
                  侍从婢女将一方盘子递到杨天顺面前,他小心翼翼的接过,对着光源细细瞧着,“嘿呦……瞧瞧这坠子呦,水头真足诶!”
                  “这要还不是甚好东西,”杨天顺瞧着上座人,将那坠子攥在手里,“那什么还算是好东西啊?”
                  杨天顺幼年入宫,进了司礼监,跟着干爹也不是没见过好东西,只是为贺这事……礼重了吧?杨天顺抿着嘴笑着,脑子里飞快的转,琳淑媛这是……无事献殷勤?

                  琳淑媛◇苏璟元
                  哪儿的话,司礼监的事儿多且杂,一时不顾上也是有的【也只笑与他客套,倒瞧他瞧那玉坠的模样,唇畔笑意愈浓,示意辛淳搬以绣墩搁在近前,更有雪盏奉茶,续言】日后本嫔这景阳宫的,各处还多劳杨公公照拂着些【也未接那粉彩芙蓉花描的盏子,只示意她搁了在桌上,复启唇添上后半句,语含深意】所谓这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您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司礼监少监景阳宫管事牌子◆杨天顺
                  杨天顺拱了拱手,面上神色似是松了口气,可怜巴巴的垂了眼角,遇到知音般模样,“诶嗨呦,有您体谅些可咱们这些奴婢,奴婢这差事也就好当多喽!”
                  至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嘛……杨天顺心里头犯着嘀咕。
                  “娘娘您如今宠眷优渥,”不及昔日孝懿皇后淑妃之时,“位分呢也高,”位高权不重,且无子嗣,“奴婢这新来景阳宫当差,”也就出宫离宫门近点,“得了这么个美差也是惶恐,”总归没有伺候干爹舒服,“是奴婢该多仰仗您照拂才是啊!”老子干爹坐镇司礼监倒是还不怕些可谁!
                  杨天顺此时倒是弄不大明白了,这琳淑媛究竟是几个意思啊?司礼监掌多大权管多少事她不知道,那这第一署的名头总是知道的吧?她这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叫杨天顺捡着她高枝儿落喽?可杨天顺是司礼监掌印的干儿子啊,多少年前就在这高枝儿上头了啊,琳淑媛这枝儿……嗨,前头江公公不就是么,寻思着榜上孝懿皇后这枝儿了,孝懿皇后一死在少监一位上就没动过,多少年了啊都。
                  杨天顺也不多言,笑了两声只道了句,“娘娘言重了。”

                  琳淑媛◇苏璟元
                  【听他那假眉三道的奉承话说得极是漂亮,却也无动于衷,只长叹作一口,倒与他诉起苦水】瞧公公这话说的,公公少往宫里来怕是不知,如今宫里新出这么档子事儿,祸引景阳,本嫔这代主的位置,坐得甚惶恐才是真【景阳宫糟了牵连,他面上自也是无光,日后又怎有脸在宫里行走】本嫔也念着自扫门前雪,可一宫里出了点什么事儿,到底是牵四挂五,这池鱼之殃可不就是一损俱损么

                  司礼监少监景阳宫管事牌子◆杨天顺
                  那边说着话,这边点着头,杨天顺竖着耳朵听着,面上仍是恭谨的神色。他顺着人的意思,愁容满面,像是自己也遭了难般,“可不是么,这事儿奴婢倒也听说了,这好好儿的摊上这么个事儿,搁谁心里都不好受,都愁的慌!”
                  这琳淑媛也是有趣,到了这地步竟还想着自扫门前雪,“奴婢的娘娘诶,左右这事儿都栽在和容华身上了,您要是琢磨着自扫门前雪,不殃及这池中鱼啊,那您换个池子待不就是了么?”他似是反应过来什么,利索的摇了摇头道,“额不是……奴婢的意思是啊,您将自己个儿摘出来不就结了,何必趟这浑水……”
                  杨天顺停了一停,仔细又琢磨了一遍她话里意思,赔着小心问,“莫不是,娘娘已有了万全之策?”

                  琳淑媛◇苏璟元
                  【那人语中讽意尤甚,不过五品少监,小人得志认个干爹便也学会了横着走。只眯了眼睛上下瞧他,心下斟酌一番,也只装作听不懂,掂了那盏子在手里】这事儿明着冲着和容华去的,但谁也知她不过一默默无闻的小容华,又怎敢随意打皇女的主意。本嫔若不去求这个恩典,难不成就此坐以待毙?【揭盖浅酌一口清茶润喉,复长叹一口气】计却是有一个,只看杨公公肯不肯为景阳尽一份力了

                  司礼监少监景阳宫管事牌子◆杨天顺
                  杨天顺被晾在那里,被人上下打量着,心下极不舒服。自从干爹任了司礼掌印,且不说恭恭敬敬,谁不客客气气的对他。自然了,他不常进后宫,娘娘们接触也少,也不清楚这些可娘娘的脾气性子,倒不知这琳淑媛是一直这么阴阳怪气儿的还是单对他一个。
                  杨天顺耐着性子听这娘娘将这事胡乱往自己身上揽,自以为能摆平的样子,只是垂首答了个是。
                  很快,这只笑面虎的脸上也皱上眉了——这娘娘,说话也忒难听!
                  “嘿呦,娘娘这说的哪儿的话呀,奴婢这司礼监景阳宫两处里跑着,哪有光眼瞧着的道理啊!”杨天顺沉下脸来,似是面露难色,“只是奴婢甚少进宫,这宫里的事儿啊,只怕是帮不上忙啊。”

                  琳淑媛◇苏璟元
                  杨公公背靠大树好乘凉,本嫔求这一小桩,于您在司礼监还不是信手拈来?【初夏里,依稀已能听得几声蝉鸣。抬手撂了手里那盏子,咯噔一声脆响】本嫔奉皇上谕旨协查此案,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司礼监当今查出个什么,还望您与本嫔说道说道【越想越觉着月初那事儿来的蹊跷,复添作一句】还有那簪子,本嫔觉得当中蹊跷,想借来看看


                  回复
                  举报|10楼2017-07-31 17:02
                    司礼监少监景阳宫管事牌子◆杨天顺
                    杨天顺面上仍挂着他那几十年都不变一变的笑,将司礼监的审理过程大致说了一遍,当然,也只限于复述呈上来的审理文书。
                    “娘娘想知道的,奴婢该说的,都说完了,您奉了陛下旨意协查,可这案子啊毕竟是人家刑部的,司礼监信手拈来这句话可不敢乱说啊。”杨天顺眯缝着眼,笑呵呵的续了一句,“今儿个啊,奴婢就当没听见。”
                    他喘口气儿,抬了抬眼皮,为难道“至于簪子的事儿,奴婢可做不了主,所谓后宫不得干政,这刑部的差事便是朝廷的差事,若单说审理文书,奴婢还能跟您讲两句,这证物,却是做不得主的。”

                    琳淑媛◇苏璟元
                    【徐徐听她倒听他几番曲解我意,也不欲同其纠缠,面上仍笑】瞧瞧瞧瞧,这帽子本嫔可担不起,本嫔也不过奉旨行事,公公这一句干政可是说皇上错断了不成?【侧眸示意辛淳将预先备下给段公公的礼拿了出来,指上鎏金嵌血珊瑚的戒指映得眸色亦亮了几分,玉指摩挲着上头繁复花纹,复悠悠启唇】杨公公这话说得就过谦了【示意辛淳递至其人面前,复又瞧一眼他,添作一句】这事儿着实偏劳了您二人,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劳杨公公替本嫔向段公公问个好

                    司礼监少监景阳宫掌事牌子◆杨天顺
                    杨天顺抿着唇,在宫中约么十来年的修为迫使他面上不动颜色,胡乱道了句不敢,便垂了头。
                    他捧了那礼,再没了方才受那玉坠子般神情,而那一直攥在拳头里的羊脂玉,却有像块烫山芋般,灼的手心儿直疼。故而他只是中规中矩腆了笑脸,道了一句,“劳娘娘您破费了,奴婢就先替干爹谢下您这礼了!”,便退出了殿外。
                    杨天顺抱着礼盒出了宫,满肚子不乐意的往司礼监去,进了衙门,几个处的来的毛头孩子窜上来要看那盒子,杨天顺本就气儿不顺,瞧见这景象忙往后让一让,大叫道,“哎哎哎!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宫里头琳淑媛叫送给段公公的!旁的你们闹闹也就罢了,这送给段公公的你们闹得起吗!?”见那几人吓住了定在那里不敢乱动,杨天顺这才略略顺过气儿,摆摆手,“行啦,去吧去吧,往后注意着点,再这么毛糙,小心你的脑袋!”
                    杨天顺脚下不敢停,同那几人胡闹了一番便忙不迭往段裕那去。及至屋外,他小心扣了扣门,细细听着里面的动静,叫了声,“干爹,儿子给您请安来了!”


                    司礼监掌印太监段誉
                    【日头渐烈,左右不稳定,闷燥的很,一只腿半屈直着,横臂搭膝,就坐在塌上,掀盖吹茶沫,玩的不亦乐乎。】
                    【听着外头声音,眼皮子不抬,应了一声】
                    哎,乖儿子,进来说话。

                    司礼监少监景阳宫掌事牌子◆杨天顺
                    门外的杨天顺得了人音儿,干脆的“哎”了一声便推门进去,脸上笑着,心里苦着。
                    他快步至人脚边,跪下,低头,将手上东西尽力高举,“儿子给干爹请安!”一语毕,他这才抬头,往那礼盒上一瞧,道,“景阳宫琳淑媛娘娘今儿个叫儿子过去说了好一趁子话,临走了拿出这个礼盒来,叫儿子带给您,并叫儿子替她向您问个好。”
                    他垂下头,撇撇嘴,想起那琳淑媛说话的样子,还是不顺气儿。
                    可这事儿到底不是他做的了主,气顺不顺先撂一边,他总得知道干爹是个什么意思才好接着在景阳宫当差不是?是而他抬头盱着干爹脸色,小心着道,“干爹,这琳淑媛叫儿子去,是为着皇三女一案。”

                    司礼监掌印太监段誉
                    【哦一声,抬眼看过去,把茶杯搁一边,去接来礼盒,只手掂量着,啧一声】这娘娘可真不了解我这儿脾气。
                    【随意搁置这礼盒,屈指扣在盒上,一上一下】说来听听,这礼是为的什么事儿?
                    【眯着眼松了脸皮子,意味阑珊。】

                    司礼监少监景阳宫掌事牌子◆杨天顺
                    杨天顺这厢心头嘿嘿笑了一声,顺着答了了声,“是,这位娘娘也的确怪有意思的。”
                    “儿子这刚到任上,景阳宫多大点地方儿子还没转完呢,便叫到璟瑄殿去了。”他略略摇摇头,微微叹了口气,“进了璟瑄殿,娘娘便张口闭口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到最后儿子才听明白,这淑媛娘娘是觉得皇三女溺死那天落在湖边的簪子不对劲,想着司礼监这活儿信手拈来,所以想拿去看看。儿子不知道轻重,也没明确回她,只说这事做不了主,得回来问下,这才阴阳怪气儿的让儿子带着东西回来。”杨天顺喘了口气,渐渐敛了笑,“儿子听那娘娘的意思是,儿子也算是她景阳宫的,这事儿成了,也算儿子为景阳宫出力了。”
                    他一股脑的把话里话外的音儿全抖搂了出来,一并自己的想法,“这事儿儿子心里没数,只是娘娘这话说的实在不好听,倒叫儿子在那璟瑄殿待不住。”
                    杨天顺这下完全收了脸上的笑模样,蹙了眉头,心里倒是惋惜,若是方才那琳淑媛说话肯饶饶人,不至于说绝,那他定然告诉她干爹喜欢银票不喜欢玩意儿!
                    他从袖中掏出路上扔进袖子里的玉坠儿,小心的擎给干爹看,“娘娘赏了儿子块儿玉,儿子光瞧着这水头足,想起来干爹您那把乌木扇子还缺个扇坠儿,您看要不要挂到您那扇子上?”

                    司礼监掌印太监段誉
                    【听的是眉头一挑,眉须也飞,平展了扣指,嗤着声】好个一损俱损啊!这娘娘一手棋也下的差啊。
                    【话不说尽,只留着意味在那,瞥一眼过去,看那玉坠,不接,抬掌拍在他肩头,吊着嗓拿着腔,欣慰】
                    你有这孝顺劲儿,就行了,这玉你就拿着玩,回头再给你些更好的。
                    【呼了口气,不想再谈,问一句】璟瑄那位娘娘知道怎么回话了?

                    司礼监少监景阳宫掌事牌子◆杨天顺
                    杨天顺不敢在干爹面前装聪明,所以他只是抬头小心瞧着干爹神色。
                    他应着干爹的话自个儿收了那坠子,从新攥进手里,顺从答了声是,腆了笑,“那儿子可又偏了干爹好东西了。”
                    杨天顺听了问话,垂下头琢磨着。干爹没说给那簪子,也没说不给,又留了这么句下棋差的评价……姑且……大概可以算是不允了吧?
                    杨天顺琢磨着开口,“那……儿子便去回了娘娘,只道是此事事关重大,事事不敢疏忽,是而不能借娘娘一瞧?”

                    司礼监掌印太监段誉
                    【只恩一声】
                    顺带将这礼再送回去。
                    【扬一句,啧】无功愧受啊。
                    【重端回茶杯,不予看人,示人退下。】

                    司礼监少监景阳宫掌事牌子◆杨天顺
                    杨天顺恭敬应了句是。得了这句话,他这颗心这才算放下。
                    磕头,告退,他从新捧了礼盒退出去。
                    四月的天儿已经是有些热了,杨天顺将礼盒用一只胳膊夹着,伸出另一只袖子擦去额上在出门后一瞬冒出的细密的,也不知是热汗还是冷汗。
                    那两三个淘气的一瞧这架势,又凑上来,贼眉鼠眼的指着那礼盒问,“公公,这是……怎么个景儿?”
                    杨天顺停下往前走的步子,似笑非笑回头瞧他一眼,“怎么个景儿?”他干笑两声,瞅一眼那盒子,“不就这么个景儿吗?咱们段公公叫给送回去。”杨天顺接着往前走,回头嘱咐了一句,“哎,你小子把新得的那壶梨花白留住喽!等我待会晌午带回来下酒菜的!”

                    【结】


                    回复
                    举报|11楼2017-07-31 17:10








                      回复
                      举报|12楼2017-07-31 17:14
                        【080503】麻雀欲飞枝头,馥嫔巧送清风——定位
                        ========盛世王朝◆大明宫斗========
                        【年号】延熙八年
                        【时间】五月初七
                        【人物】淑女◇冯玖儿 馥嫔◇邵清宛
                        【顺序】正
                        【地点】翊坤宫华穆阁
                        【剧情】冯氏淑女苦于久未晋封,寻馥嫔求助。
                        【要求】禁抄、雷、水,闲话前加S
                        ============开始============

                        淑女◇冯玖儿
                        【本就是乡下的野丫头,入了宫,见识了一番世面,心就不怎么安分了。奈何家中贫困,无法打点,加之这南北方的语言差异还真是大,如今,眼见得一同入宫的,都成了主子,偏偏自己...】
                        【如今,这京城的口音也学会了些,攒了些银钱凑够打点,才得了些消息。这新晋的馥嫔有了身孕,或许可以...】
                        【忍痛打点了宫人一些银钱,烦请通传一番,外头候着】

                        馥嫔◇邵清宛
                        御前一道圣旨,本只做了晋位的打算,哪成想连一宫代主都收入囊中,这知语轩不免忙乱起来,一行人忙活着迁宫的事。
                        与依岚叙家常便忘了时间,迁宫倒是也没觉着久,打赏了宫人赏钱。回到新居多少还有些不习惯,抬手轻抚着案面,翊坤宫……一倩影浮现脑海,深深叹气。
                        一夜无话,晨起梳妆,喝了银儿端来的酸梅汤,用了早膳,才想观书怡情,水儿捧了拜贴道是淑女冯氏求见。
                        皱眉,都这般时节了,宫中竟还有淑女。“带进来吧。”
                        抬眸打量一番,随手一指,“赐座。淑女前来,为的是贺喜,还是其他?”

                        淑女◇冯玖儿
                        【入内,操着并不怎么熟练的帝都口音儿请安】
                        【谢过,起身入座儿,手指绞着衣角,闻言,脸上挂着一副别扭的笑】凉凉英明,妾...
                        【手心儿冒汗,想好的说辞一句也说不出来】妾一来贺喜,凉凉鸿鹄(福),棱(能)为皇家延绵子嗣。二来...妾...妾...
                        【支支吾吾半天,又行了大礼】求凉凉帮帮妾...

                        馥嫔◇邵清宛
                        听得她口音,噗嗤一笑,忍不住认真打量起眼前之人。手指不似常人一般纤细,肤色也略沉些,但是长得水灵。转动腕间玉镯,眉间添一丝狡黠,调侃道,“本嫔不过一介平平女子,不敢有何鸿鹄之志。”
                        复得一礼,不做阻止,听完她话语,葱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打着案面,“淑女有何事竟行如此大礼,若本嫔帮不上岂不吃亏了?”
                        这丫头虽册封晚,但能耐得住性子,也懂择良木,还是个可造之材。且宫中矫揉造作的人多了去了,偶有这般人也觉着十分可爱。
                        “且你入殿除了行礼,本嫔也未见着贺礼呀。”

                        淑女◇冯玖儿
                        【听她此言,急了一脑门儿的冷汗,强调说】回凉凉,系(是)胡(福),不系“鹄”,胡气的“胡”的啦...
                        【双手比划着,又因为不识字儿,也不知道怎么写,一番手忙脚乱】
                        【见她并未否认,心中一喜】凉凉系个有胡气的啦,妾介(这)点点小系(事),对凉凉系毛毛雨得啦。
                        【搅着衣角,皱成了一团】妾家里头...家里头穷,贺礼...贺礼...
                        【急得快哭出来了】

                        馥嫔◇邵清宛
                        这回算是笑出了声,绢帕掩唇,眼角硬是憋出了泪来。抬手拭去泪珠,轻抚胸口缓解笑意,饮了一口茶,才道,“你这丫头忒可爱了!”
                        抚了抚小腹,换了舒服姿势,本也知道她拿不出贺礼,若是有贺礼的,一进门就该恨不得一件件掏出来。不知为何,就想逗逗她,清清嗓子,学着她的语气,“这后宫的路还是得寄几走。”抬眸对上她的眼,打量她头上璎珞,都是规规矩矩的宫里配饰,倒是一支桃木簪十分惹眼,“本嫔觉着你这桃木簪,甚是好看。”

                        淑女◇冯玖儿
                        【自己也知道,这帝都的话忒难学,绞了绞那褶皱不堪的衣角】凉凉不嫌弃妾愚笨就好。
                        【这一句“寄几走”说的人愣了愣,心里一凉】
                        【又闻后话,倒像是大石头落了地儿。玖儿到底不是多么蠢笨的人,知道这事儿十有八九成了。连忙从发髻上取下了簪子,递给一边儿的宫人】介系妾的爹爹给做得,献给凉凉瞧个新鲜。

                        馥嫔◇邵清宛
                        银儿呈上木簪,拿起瞧了瞧,簪子普通,但手艺精巧,样式也新颖,在宫中倒是头一份。对银儿微微扬首,银儿拿了锦盒,打开呈上冯氏面前。手里把弄着木簪,“这是本嫔新得的杏花玉簪,换你的桃木簪。”
                        嘴边挂了玩味笑意,“你来寻本嫔不过是迟迟不得册封之故,本嫔也不常得闲,不想帮外人,”对她扬了扬手里簪子,“这就算是你给本嫔的投名状,本嫔助你,你也别叫本嫔失望。”

                        淑女◇冯玖儿
                        【瞧见盒子里温润的玉簪,眼睛都有些发直了,进宫里虽说也见着了些好东西,但一个淑女,好也好不到哪儿去,自然是少见多怪了些】介...介个...系...系给...给妾的?
                        【又行了礼谢过】
                        【闻言,倒也不觉得惊诧。说到底,也不是乡下的小姑娘了,这点意识还是有的,垂眸,敛了敛激动的心情,声音有些发颤儿】妾...晓得。
                        【倒是没有赌咒发誓那一套虚的,留待日久见分晓】

                        馥嫔◇邵清宛
                        单手支头,脸上笑意盈盈,这丫头十分好点拨。“好了,下去吧。本嫔会跟陛下提提这桃木簪的。”
                        待到人走后,饶有兴致的看着这桃木簪,“真是个有趣的人呀。”

                        【杀青】


                        回复
                        举报|13楼2017-07-31 17:17







                          回复
                          举报|14楼2017-07-31 17:18
                            【080511】逢御园指点绣技,引雪溪谈论水情
                            ========盛世王朝◆大明宫斗========
                            【年号】延熙八年
                            【时间】五月十二
                            【人物】才人◇文茵 才人◇叶清欢
                            【顺序】顺
                            【地点】御花园
                            【剧情】叶氏文氏偶遇御花,叶氏指点文氏绣技时询问对水的理解,文氏巧应,流露交好之意
                            【要求】禁抄、雷、水,闲话前加S
                            =============开始=============

                            才人◇文茵
                            [紧着时候收拾了物什,等庆云里头都规整了,便叫苏雾领那新拨来的奴儿到跟前立了好一通规矩才放走。连来几日,实在是称足了神气劲儿。]
                            [这日早晨,先左右四下里察看一番,满意地点了点头,问了御花园的去向,这才拿住了针线活儿往去了。寻一处僻静地儿,做活儿。]

                            才人◇叶清欢
                            进了五月,天是越发热了,十二这日倒是云漫天际,少了昀光,却更几分凉爽。膳罢便出。御花人稀少,四顾见僻静处有人飞针走线,起了好奇,彳亍近前,敛了袂收了神色。
                            “文才人安好。”

                            才人◇文茵
                            [因那步子声响儿,很快地抬头瞥去一眼,却见是叶氏。同作淑女时候便较别人多青眼她些,这会儿见了,却有些不咸不淡。手上动作停了,正将开口说话,也不过是那一瞬,便听见她话起头。便同她很和善地笑了笑,东西交与苏雾,自起身去迎她]叶才人安好。今儿天不错,您也过来御花园啦。

                            才人◇叶清欢
                            原意是不想扰她,见文才人已然起身,便行了半礼,因着是同届的秀女,她也不拘泥礼数,笑意盈然。
                            “可别这么唤我,还和当初作淑女时一样的自在就成,左右也没旁人。”
                            执了她手入座,顺势坐在下首,偏首瞧瞧拿着东西的媵儿。
                            “你是苏雾?”
                            遣退一二随侍的媵儿,示意苏雾递来女红,一面问文茵。
                            “绣什么呢?”

                            才人◇文茵
                            [她的话细细地在心里琢磨了几回,须臾便抬手掩了笑,应声]哎。
                            [由她一同坐了。苏雾递来一个眼神,便示意她拿来,再亲自交与叶氏,话里很随意的]没什么事做,随便做的点花样子,想绣做手帕什么的……叫你见笑了。[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兴致也高了一些]我从前听人讲,您是南直隶下有名的贤能巧手……

                            才人◇叶清欢
                            接了一方帕子细细观来,也笑道。
                            “你也是自谦了,这方景到也是精妙。”
                            小心地将针抽出,引着线走了几针,加重了边的厚度,再拿了线篓,指了一种颜色于她。
                            “水自是好,添一二蓝绿到显真实。可见你平日少去水边了。”
                            偏首仔细瞧她神色。
                            “水任方圆,清则千丈见地,浊亦可养鱼虾,可积渊,可奔流,你以为如何?”

                            才人◇文茵
                            [心里暗暗讶异她的推断,凭一块花样便可知我不近水畔,颇有兴趣道]我的确不大爱水,缘由么还得追溯至幼时,您实在是知音知心。[她再有别的见解,也专心去听,笑道]您说的是,再有藻荇交横,洋洋此景,亦可做出。曾有诗曰,水能性淡为吾友,气象便比花鸟大得多。方之圆之,正是圣贤之谈:安之若素——文氏受教了。

                            才人◇叶清欢
                            缥碧之色是寻常的清水,瑶宫的水虽也清澈,到底是岸旁草木葱茏因而多几分青绿。她不常与人走动的那段时日,倒是览尽了瑶宫的风光。
                            她欲以水比瑶宫,却不想文茵作这回答,挑了眉。
                            “受教?是你聪慧。”
                            叹了声气。
                            “后宫的水浊着呢,安之若素安之若素,我的字唤作安素,可是哪里能佑得叶氏安素?”

                            才人◇文茵
                            [向来不爱与人说清道明,人情世故这样的东西,就是菩萨神仙来了也厘不明白。叶氏的话听进了心里,却也只能是一笑而过。清了清嗓子]原来叶才人闺字安素,我能这样叫你么?
                            [执了她的手,声儿也轻柔]我不曾想过这样多,水清濯缨,水浊濯足,在哪儿不是一样么。

                            才人◇叶清欢
                            任她执了手,弯了眸笑。
                            “自然好啊,多久没人这样唤我了。”
                            觑一觑天色,叹一声如今身在瑶宫,后庭几事猜不透,是裂做几分天,各据一角,争指后庭。
                            这瑶宫,哪比淮阴小苑!住处越华美也越伫韶华薄凉,透了心寒。声也是如她一般的轻柔温软。
                            “天阴欲雨,我不久留,你,若是想再让我看看这帕子,咸福雪溪斋来寻。”
                            施了半礼,召来媵儿离。



                            回复
                            举报|15楼2017-07-31 17:18











                              回复
                              举报|16楼2017-07-31 17:20






                                回复
                                举报|17楼2017-07-31 17:21
                                  宫斗特招人物三:令贵嫔付氏(细节可更改)
                                  【姓名】:付氏
                                  【职位】:妃嫔
                                  【生辰】:元康十七年三月十一日
                                  【身世】:八品县丞嫡幼女
                                  【家人】:祖母(年迈),父母,庶兄(元康17年1.22),嫡姐(元康十五年6.17),庶妹(元康二十九年7.07)庶弟(记养嫡出,延熙二年5.19)
                                  【随侍】:采薇,抱夏,芸香,荟香
                                  【外貌】:郑爽
                                  【喜好】:琵琶,弄香,甜食,玉器金饰,精致乖巧之物
                                  【厌恶】:狂妄自大,不修边幅,除猫以外的动物
                                  【性格】:自卑怕死,有点敏感自尊偶尔会仗势欺人
                                  【习惯】:取晨露制香,独居只喝水不喝茶
                                  【弱点】:容貌,惧水
                                  【籍贯】:四川布政司成都府顺安县商户
                                  【经历】:在家从小与亲姐勾心斗角争宠,好不容易姊出嫁得几日清净又被选入宫中不得不继续斗。
                                  初册选侍本想投婧贵人阴差阳错从了樰贵人。然后一面和婧贵人藕断丝连一面和樰贵人缠缠绵绵,年底大封被低调地晋了充华。
                                  樰芳仪假孕败露后暗投贤妃。后假投婧嫔败露,与穆慎仪婧嫔一行撕破脸。
                                  后因贤妃做事不讲章法而对其有不满,偶然得知贤妃降为昭仪后告知璟贵嫔婧嫔流产真相而彻底对其死心并告知良嫔此事,疏远昭仪。
                                  后与良贞二人三堂会审,与戚氏煽风点火,致使琳淑华被杖责三十,后帝下旨,令昭华杖责一十,贞顺华杖责二十,良嫔杖责三十。
                                  原本喜爱新秀荆氏并大力拉拢,被苏氏洛氏挑拨离间之下荆氏为求自保投靠纯昭媛,虽是无奈之举,但仍因此心伤,之后越发收敛心性不肯轻易亲近人,只与戚氏交好依旧。
                                  延熙八年累进至令嫔,因御前为荆氏禁足一事求情与荆氏关系缓和。
                                  八年四月晋贵嫔,可奈何永寿宫有代主位钰嫔,是而不得代主一责,心中愤懑。后与琳淑媛合作,查清皇三女溺毙一案,得偿所愿得到永寿宫代主。
                                  五月琳淑媛被陷害不孕事发,令贵嫔左右手良嫔贞德仪一死一降,悲痛不已。


                                  宫斗代招人物四:仪婉仪洛氏
                                  【姓名】:洛氏
                                  【职位】:妃嫔
                                  【生辰】:元康十九年四月十七日
                                  【身世】:南直隶采选
                                  【家人】:父亲:苏州丝绸
                                  母亲:原昆山县令庶女,
                                  长兄:绸缎庄少东家
                                  弟:一身武艺,丝绸外运是随行照管商队。
                                  【外貌】:唐嫣
                                  【喜好】:诗词,吹箫
                                  【厌恶】:厌姜,最恶以母家、皇宠炫耀之人
                                  【性格】:不爱多言,平日谦和不喜邀宠,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习惯】:早膳前饮茶,晚膳不食主食,多食粳米粥
                                  【弱点】:姜过敏,一旦用情难以忘情。
                                  【籍贯】:南直隶布政司苏州府常熟县
                                  【出身】:商户
                                  【经历】:母亲体弱自幼由姨娘抚养,虽未苛待但大抵不是亲生,且并未生育,顾自幼不曾体会母爱。
                                  因以认为人与人之间必有利害维持,行事低调不喜喧闹的性格。
                                  因父亲为丝绸商,顾五岁学习女工,六岁识字,八岁入闺阁专心诗词萧曲。
                                  十六岁正式入宫,同年生母亡。初入宫闱不求荣宠,只求保身。
                                  延熙二年八月,为淑女,误伤付徽亦猫儿,结怨。
                                  延熙二年九月,封选侍,与楚听交恶,与楚姌亦交好。
                                  延熙二年十月,探望病中东方氏梦。
                                  期间染风寒,邵清宛出手相助拉拢。
                                  延熙二年冬月,探钰嫔送香谱,钰嫔回赠金钗。
                                  延熙二年腊月,晋才人。

                                  延熙三年正月,年宴装傻与东方梦附和惹昭仪党不悦,从此进入众妃视线。与玉倾欢交好。
                                  延熙三年二月,晋贵人投东方梦麾下。破局广交新人,与荆玉瑷交好。昭仪党亦多有刁难,与沐婳倾、戚若彦交恶。
                                  延熙三年五月,与苏依岚交好。
                                  延熙五年六月,一曲幽兰操,搏君一笑。
                                  延熙五年八月,与苏长安交好。
                                  延熙五年冬月,拉拢御医女曲玲珑

                                  延熙六年八月,戚若彦失子,怜心变为疼心,对立关系渐渐舒缓。
                                  延熙六年冬月,与戚若彦交好。

                                  延熙七年四月十七,生辰晋容华。
                                  延熙七年冬月,因戚若彦诬告邵清宛与戚若彦关系破裂。后与邵清宛,苏依岚产生隔阂。经楚姌亦劝引导多年心结浮出水面,有意折服调整。

                                  延熙八年元月晋昭华。
                                  二月遇沐婳倾,首次对低位恼怒,但心结随之解开,后寻东方梦表露自己有意一争。


                                  回复
                                  举报|19楼2017-07-31 17:25
                                    回复
                                    举报|20楼2017-07-31 17:26
                                      回复
                                      举报|21楼2017-07-31 17:28
                                        回复
                                        举报|22楼2017-07-31 17:30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17-07-31 17:31
                                            d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7-31 17:32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7-07-31 17:34
                                                d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31 17:47
                                                  d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7-31 17:48
                                                    d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31 19:24
                                                      d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31 19:24
                                                        dd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7-31 19:24
                                                          滴滴滴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07-31 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