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亦歌吧 关注:10,285贴子:55,139

↗岁月如歌◆『美文』没有人像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岁月如歌◆『美文』没有人像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27 01:43
    青山原不老
    她曾在此地,遇见他


    等晴天,等阴天,等雨天,等明天。

    等一个再也不会出现的人。


    01


    很多年后,白云和苍狗都已经老去。

    她听到他在叫自己的名字,她欣喜地回过头去,却只看见,望江河畔的长灯,一盏一盏沉默地亮起;苏州河边的樱花,大朵大朵地独自坠落。

    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许诺第一次见到舒望,远比舒望以为的那日要早许多。

    那年夏天,她考上故乡成都的大学,出了门沿着望江河畔一直向前走,穿过人来人往的九眼桥,就是学校少有人走的南门。

    进了校门,几栋陈年红瓦的旧房,旁边全是上百年的梧桐树。秋天的时候,漫天黄叶飞舞。北门则是池塘,有小孩咿咿学语,等着看荷花次第开放。

    她自诩是本地人,只提了日常用品,装在一个黑色行李袋里,单手甩在肩后,蹦蹦跳跳地走在路上,毫不介意阳光凶猛。

    一辆黑色山地车猛然在她身边停下,清瘦英俊的男生,戴着一顶棒球帽,用标准的普通话问她:“同学你好,请问望江路怎么走?”

    许诺抬起头,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然后是剑一样的眉,挺拔的鼻,她摘下耳机,习惯性地用成都话给他指路。讲完之后才反应过来,她脸红,他却笑着点点头,对她说谢谢。

    然后他飞驰着冲下一个坡,白色T恤被风吹得鼓起,道路两旁的梧桐枝繁叶茂。

    后来有个晴天,她经过那排老旧的音乐教室,听到有人用钢琴在弹周杰伦的《晴天》。

    许诺停下来,四处张望,才找到声音的来源。她搬来石头,脚踩在上面,透过斑驳的旧窗户,教室里坐着一个男生。

    他穿黑色毛衣,戴黑色棒球帽,背对着她坐在钢琴前。

    琴声如诉。

    她躲在梧桐树下等他,她从下午三点一直等到黄昏日落,再等到天边星光出现,终于等到他走出教室。她想鼓起勇气走到他的面前,对他说:你弹得真好,我也喜欢周杰伦,我也喜欢晴天。

    那晚月色冷冷,可最后她只是抬起头,借着黄昏的路灯看了他一眼。

    后来学院之间打篮球比赛,许诺所在的电子学院争气,杀入了总决赛。对战名单出来,遇上医学院,男生们跃跃欲试,觉得胜券在握。

    电子学院女生少,许诺被拉去场上翻记分牌。蜀地少有的好天气,她抬眼,看到站在篮球架下喝水的英俊男生,戴着黑色的护腕,和身旁的队友说话,表情沉着冷静。

    等裁判吹了开始,他高高地跃起,带球过人。观众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拿下两分。他回过头和队友击掌,蓝天白云下,少年意气风发。

    想起他弹钢琴的样子,那样好看的一双手,拿手术刀也恰恰好。

    她涨红了一张脸,手忙脚乱地翻记分牌,那厢裁判吹哨,他又得分了。

    一场篮球赛下来,电子学院被虐得体无完肤。说起临床医学的舒望,男生们各个愤愤不平,高考比别人多一百分,放着清华北大不上,在球场上还要虐人。

    人群散去,许诺和另外几个工作人员留下来打扫球场,夕阳西下,运动场上满地狼藉。许诺弯腰把垃圾一样一样捡起来,累得满头大汗,忽然前方一道阴影投下,抬起头就看到他。

    舒望帮她们倒垃圾,扛了一箱饮料回来,发给大家,他认真地给每一位后勤人员鞠躬,说:“辛苦了。”

    舒望给许诺的那一瓶是冰红茶,被许诺放在书桌前,夜晚的时候只开一盏暖橘色的台灯,有光落在瓶身上,舍不得喝。

    从此以后许多年,许诺都只喝冰红茶。

    许诺趴在桌子上,在日记本上翻来覆去地写他的名字:舒望,舒望,舒望。

    室友探身过来,然后撇撇嘴:“哈,舒望,又是舒望。”

    室友伸手戳许诺的脑袋:“知不知道我们学校临床医学的分有多高?他干吗放着清华北大不上来学医?干吗千里迢迢从上海来我们西部大开发?”

    “他有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小姑娘高考落榜只能读二本,他就跟着来了成都。学医也是,因为她身体不好,他要照顾她。

    “许诺,别想了,人家七年呢,你一生能有几个七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27 01:44
      02


      学校很大,悠悠百年,有望江水潺潺流过,一排是梧桐,一排是银杏,春去秋来,时间过得比想象中还要快。

      第二年的公共课,许诺幸运地和舒望选上同一门。

      一百多人的阶梯教室,她总是最后一个到,站在最后一排望下去,黑压压一片人。她随便挑个座位坐下,他身边总是有很多人,老师偶尔点名,“舒望”,男生举起手,眉眼全都是笑:“到”。

      窗外百年绿树茂密,有喜鹊停在上头,声声啼叫,然后就着春光正好,扑棱棱地展翅高飞。

      许诺每天吃过晚饭都会特意绕道去篮球场,医学院的课程太重,偶尔才能看到他。

      有一天下过雨,许诺买了一瓶老酸奶,习惯性地去篮球场,发现人少了很多。本来不指望能见到舒望的,没想到篮球从天而降,滚落在她的脚边。

      他和她隔着一张铁丝网,他微笑着问:“同学,可以麻烦你把球递给我吗?”

      雨后空气清新,一眼望去,远方隐约能看见彩虹。

      到了学期末,公共课老师让每个人准备PPT,上台做演讲。本来就是混学分的课,大家都只是草草准备,只求应付了事。

      许诺也是,上台的头一天东拼西凑的稿子,老师又把百来号人分成三组,因为姓氏排后,她和舒望分到了同一组。

      每个人轮流上演讲,没什么新意的主题,年纪大了,人人都不愿意在别人面前流露真实情感,于是一个比一个水。

      台上的人拿着稿子照着念,台下的人齐刷刷地埋头玩手机。

      轮到许诺,她慢吞吞地走上台,对上舒望的眼睛。

      别的人都在聊天吃东西,只有他一个人,认认真真地听。从头到尾,每一个人的演讲,他都在认真地写笔记,认真地鼓掌,认真地说加油。

      喜欢上这样的男孩,真的是一件太过容易的事。

      室友拗不过许诺,介绍医学院的同学给她认识。许诺跟着他们一起去图书馆占座,放了学去吃大盘鸡。日子久了,真的能遇到舒望。大家一起打桌球,他从来没有失过手。

      很多年后,蜀地落了一夜的雨,许诺看舒淇和张震演的《最好的时光》,雨天的台球室,没有一句台词。

      许诺忽地想起他,英俊的少年,在望江河边的清吧里,站在角落里,抬起头,微笑着说:换一首歌吧,我想听周杰伦。

      那年他还是个少年,穿黑色T恤,戴棒球帽,听周杰伦,会弹钢琴、打篮球、玩桌球,考试年年拿第一,全天下的好都给了他。

      再后来有一年冬天,许诺在寝室睡得脑袋昏沉,接到医学院同学的电话,医学院刚刚考完试,约她出来搓麻将。

      等她气喘吁吁地赶到时,已经凑齐了一桌人。他怕她尴尬,站起身,说:我让你。

      他坐在一旁看牌,从来不插嘴,可许诺觉得压力太大,越想装成无所谓,就越是容易出错。

      坐她对家的男孩笑起来,说:“许诺,你又少摸了牌。“”

      她嗫嚅,转过头对舒望说:“还是换你来吧。”

      他笑起来,眉眼弯弯,说:“随便玩,输了让他们晚上请吃串串。”

      过了夜晚十二点,学校门禁,大家都回不去,真的只能去吃夜宵,点一桌的串串。他喝不得酒,碰一点就脸红,偏偏大家喜欢逗他,喝了酒的人都口无遮拦,说:“哎,舒望,我们班的某某喜欢你多年了。”

      有人接话:“哪个女生不喜欢舒望才奇怪吧?”

      许诺坐在一旁,出了一身的冷汗,生怕被人看出少女心事。可还是挡不住话题跑到她身上,学姐开玩笑地问:“诺诺,你说是不是?”

      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她身上,唯独舒望没看她。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笑着说:“你们要喝酒找我就是,为难人家女孩做什么。”

      向他表过白的女孩可以从学校北门排到南门,他每一个都认真地说谢谢,从来不炫耀,也从来不提她们的名字。

      你看天上的月亮,落在河畔里,一片亮晶晶,你伸手去够,以为它离你很近很近,其实不是的。

      它永远都在天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27 01:44
        03


        大三那年的暑假,他没有回上海,而是留在医院里实习。许诺便借口要准备托福考试,赖在学生寝室不肯走。学校咖啡馆放露天电影——周杰伦的《不能说的秘密》。

        夏夜多蚊虫,电影还没开始,晚霞落在湖面上,岁月有着不动声色的美。

        许诺在人群里看到舒望,他正侧过头和身边的人说话。察觉到她的目光,他望过来,看到是她,他笑起来,叫她的名字:“许诺。”

        那一刻,她竟然忍不住热泪盈眶,只为他记得自己的名字,只为他的一句“许诺”。

        这些年,偌大的学校里,统共也就见过他那几面,所以每一次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年冬天,周杰伦来成都开演唱会,许诺没买到票,走在望江河边,一边走一边抹眼泪。那些年感情纯粹,喜欢一句诗一首歌一个人,都能喜欢一辈子。

        少年骑山地车从她身边掠过,又倒回来,迟疑地问:“许诺?”

        得知她因为没有抢到门票难过,他想了想,说:“我这里有两张票,你不介意的话就和朋友一起去看吧。”

        许诺惊讶,想问他怎么不自己去,又觉得两人其实没有那么熟,只好小心翼翼地接过票,要给他钱,他不肯收。

        “就当是毕业礼物吧。”

        他有两张票,都给了她,他让她约朋友一起看,但不包括他自己。

        后来才转辗听说,他和女友分了手。女孩本科学校太差,卯足了劲申请去美国念研究生。舒望读的临床医学,没有办法出国。

        年少时的情真意切,终究敌不过前途似锦。

        室友问许诺:“舒望的女朋友你见过吗?”

        许诺想了想:“在路上遇到过一次,穿着白色衬衫、牛仔裤,个子小小的,没有化妆,他牵着她的手过马路。”

        室友一针见血:“听说不好看。”

        许诺没有接话,从他那里学来的优点,尊重每一个人,不评价人的好坏美丑,不说任何人的是非功过。

        在饭桌上也听别人提到过舒望的女朋友,她装成满不在乎,可是直至今日,对方穿什么颜色的运动鞋,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但是她不嫉妒,岂止不嫉妒,甚至都没有遗憾和不甘心。

        因为对手实在太强大了。在爱他这条路上,多少女孩前赴后继,使出浑身解数,都不能得他半点青眼。

        和她没有关系,她们都是输给了他。

        演唱会那天,她一个人赴约,穿黑色毛衣,戴黑色棒球帽。全场尖叫声此起彼伏,荧光棒亮成粉色珊瑚海。不再年轻的歌手走上舞台,还没开口,已经有人哭出泪来。

        她打电话给他,男生接起来,客气而礼貌:“你好。”

        她不说话,举着手机,和他隔着漫长的信号,听完了一首《晴天》。其实不是不知道,周围那么吵,他根本听不真切。

        可是啊,他的难过她没有办法替他承受半点,那她的快乐,希望能分给他许多。

        挂断电话的时候,他微笑着说:“谢谢。”

        奇怪的是,演唱会以后,许诺再在校园里遇到他,他疏离地点点头,比刚刚相识的时候还要冷淡许多。

        室友说:“早就跟你说了,没可能的。不过舒望这点我觉得很好,从来不和女生暧昧,时间久了,你自然就忘了。”

        许诺欲言又止,没有说出口的是,她不想忘,非但不想忘,还想记一辈子。

        一辈子那么长,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她一样幸运,遇见一个舒望。

        他离开成都回上海的前一天夜里,她去找他。

        她穿着刚刚买的白色蓬蓬裙,踩着亮晶晶的高跟鞋,睫毛刷了一遍又一遍,明明知道这些都是无用的,喜欢他的女孩一个赛一个的漂亮,可不动心就是不动心。

        还是那排音乐教室,听说毕业以后就要拆迁了。六月盛夏,蝉鸣声歇斯底里,梧桐树下的长灯一盏一盏亮起,红色的灯笼落在粼粼的水上,不知道池中是否真的有鲤鱼。

        她踩在石头上,踮起脚,透过有裂痕的窗户看到他的背影。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弹钢琴,悼念一段已经逝去的爱情。他的身影看起来那么落寞,再不复四年前的神采飞扬。

        他们都长大了。

        “想要对你说的,不敢说的爱,会不会有人可以明白。”

        她捂住嘴,坐在皎白的月光下,难过得号啕大哭出声。

        爱一个人,怎会这样苦,可就算已经这样苦了,还是想要挡在他身前,替他饮尽一生的愁。

        好久好久以后,舒望推开门,看到坐在月光下的许诺,身边应该是一棵樱花树,不过花瓣早已凋零。

        “你……”

        “我等你很久了。”她说。

        男生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他迅速开口:“对不起,我……”

        她神色凄切,眼眶里有泪闪动,她说:“你总会重新开始的。”

        他轻声说:“但不是现在。”

        就这样,他和她都毕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27 01:45
          怎么没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7-27 22:07
            请问 江海番外的第一人称是谁 什么乐来着 和江海有关系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27 22:46
              楼主,这篇叫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29 12:42
                我,很喜欢许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31 13:02
                  百度有毛病啊剩下的死活发不出来,嗨呀好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02 03:21
                    再过了一年的春天,她二十四岁生日,请假一个人飞去上海,沿着淮海西路一直走。很少从他口中听到上海,所以只能在心底一遍遍的想象,他的故乡应该是什么模样。
                    结果离开的那天,钱包和手机都没人偷,她走投无路,只能硬着头皮着路人借了手机,踟蹰许久,拨下他的手机号。
                    那是她唯一能背出的十一位数字。
                    他气喘吁吁,双手放在膝盖上,给她道歉,说临时来了病人做手术。
                    她静静地看着他,他瘦了一点,头发长长了一点,还是喜欢穿着黑色毛衣,不再戴棒球帽。当初在阳光下驰骋球场的英俊少年,已经成长到这般沉静稳重,可以独当一面。
                    樱花花瓣落在他的肩膀上,她伸出后替他拍下来。这个倒是听他说过,上海樱花繁盛,就像蜀地芙蓉。
                    “没有关系,”她像个小孩子一样咧开嘴笑,认真地说,“能见到你我就很开心了。”
                    她怕他再躲着她,于是骗他说已经交了稳定男友,一切都顺风顺水。
                    那真是上海一年之中最好的时候,她和他并肩走在路上,一路繁花盛开,她喜欢花,一朵一朵地将名字说给他听。
                    他给她说刚刚救下的病人,且行且珍惜。
                    他请她吃饭,餐厅很安静,能看到外滩,他略为遗憾地说,可惜错过了这一季的青团。
                    她还是笑,转过头看外滩的灯火辉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03 23:13
                      我还是发不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04 01:32
                        完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8-09 18:52
                          想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11 23:43
                            没办法还是发不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14 04:5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14 1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