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书吧 关注:142,798贴子:2,050,062

回复:【枕上书】云华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8-17 18:44
    前厅之中,毫不意外的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向来早起的父亲于先生此刻正优雅的用着早餐。墨羽施礼向二人问好后,方才坐到平日里常坐之位上,开始了用餐。
    慢条斯理的咽下口中最后一口食物,用侍女呈上的温毛巾擦了擦手,漱了口,方才问:“先生,今日的课题,又是什么?”墨家家主墨浥尘此时早已离开,佑大的前厅之中,只有这师徒二人。
    墨羽开口:“先生……你有心事。”明明是疑问句,却是肯定句的语气,笃定的望向了对面的云锦月。对方依旧自盘中取了一酥糕,细嚼慢咽的吞入了腹中,慵懒开口:“墨羽,涟儿或许,还未死。”明明依旧是那副懒散的模样,却透出了绝对的冷静与稳定,这才是那个疯狂入骨,却又绝对冷静的云锦月。
    话刚出口,便被女子设的结界挡住,只有被这二人听见的压低的话语,久久回荡这结界中。瞳孔不可思议的收缩,他颤抖着声问道:“这,这是真的吗……我,我母亲还未死?!”“唔,她没那么容易死。而且,这是她留给你的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8-17 21:16
      @柠檬非果♬ 今日二更结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8-17 21:17
        楼主外出旅游,发一番外补偿一下诸位。
        我遇见你,何其有幸,何其不幸。
        我遇见你,于是我懂得了如何去爱,于是伤的鲜血淋漓,仍不肯放手,伤痕累累。
        你是人间四月天,桃李芳华三千,你是人间寒霜天,冰寒如霜伤人至深。
        你的回眸一笑,令我情不自禁,你的放手离去,令我伤痕入骨。
        你的一切,是我深埋于心的伤口,鲜血淋漓之中,仍一遍遍的不肯撒手。
        你为何如此狠心,抛弃我于不顾,转身代我奔赴黄泉。
        我为你种下你最爱的十里夜昙花海,佳人可归否?
        我用十年寻了一绝佳之地,为你逆转夜昙花于夜晚开放的定律,甚至令它四季不败,四季常开,如此,可归否?
        我用天下为聘礼,许你十里红妆,你可归否,嫁否?
        你将是天下唯一的帝后,世间一切都是我为你打下的,甚至连那传说中的神迹,也可以给你,如此,可嫁与我否?
        十年梦醒,方觉不过是南柯一梦,梦醒,你早已归于黄泉,不再笑语晏晏,甚至不再懒散如猫,但我为何,万分思念那年时光?
        原来,我独爱你一人;原来,那年时光分外令人怀念;原来,我不过求你重归人世……原来,我不过是但求,不负流年不负卿。
        佳人已归,承诺可实现否?既已归,便好。不求其他,但求,不再错失。
        还好,你回来了,还好,一切都来得及,还好还好。
        未来那么长,我们还可以一起慢慢走。
        啊,还有,
        除非黄土白骨,我守你百岁无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8-18 14:39
          @柠檬非果♬ 已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8-18 14:4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7-08-18 14:44
              微泛黄的信纸带着淡淡的香气,缓缓展开的,是那个女子初为人母的一切喜怒哀乐,在席卷而来的时光长河面前,最鲜明的色彩。不知何处而来的水珠划破了空气,打湿了信纸。
              墨羽吾儿:
              见信如面。
              其实,当我第一次知道我怀了你的时候,是讶异的,不安的。但我很快尝到了初为人母的喜悦,如斯美好,令我倍感欣喜。
              亲爱的孩子,你带着数万人的情感出生。悲哀,欢乐,羡慕,嫉妒……这令你自小便要努力,这是无奈而悲哀的。
              生子灭母,是这个庞大的家族的传统,所以你不必悲哀,这是命。我想,你会好好的长大,成人,直至老去。
              我会在你之前死去,这是不变的自然定律,即使家族不杀了我,我也会死的吧。但没关系,你会代替我的那份,继续好好的活下去。
              你会结婚生子,会子孙满堂,会好好的……还有,别忘了,我爱你,以我的一切起誓。
              风素卿(风涟的字)
              故作坚强的少年,终是在这场告别中,泣不成声。
              不知过了多久,云锦月才开了口:“她应该还没死,凭风家老头子收的那么多法宝,足以保她不死。走吧,那个人,会知道一切。”“啊?”“你的干娘,桑家长女,桑子陌。”
              @柠檬非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8-22 16:15
                来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7-08-22 16:48
                  没看明白,可否给个人物简介


                  回复
                  43楼2017-08-24 19:33
                    嘿,你该更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08-25 11:50
                      桑家,有女名子陌。温婉贤淑,乃人人求嫁之女。而且桑家家大业大,如若娶了这与众多名要交好之女,绝少不了好处。但是,桑子陌的挑剔亦是出了名的。可惜,这以挑剔与貌美出名的桑家大小姐正在房间中与云锦月师徒二人谈天说地,素来冷漠的脸上是笑意盈盈,令周围的冷清也去了不少。
                      “阿月,许久不见了,上次见面,还是在墨羽出生时了吧。素卿倒好,昏迷不醒了这么久,把事情全丢给我们了。”叹了一口气,带着些许委屈意味的话语出口,倒像是对久别好友撒娇的豆蔻年华少女。云锦月安抚性的拍了拍桑子陌的头,笑意温婉优雅:“好了,带我们去见伯父吧,这么久没见,甚是挂念呢。”走时悄然望了一眼窗外的喜鹊,喜鹊叫,喜事到。近日,必有喜事。
                      拜见了桑家家主桑梓原,一副老狐狸模样的家主大人不料是极其怀念旧情之人,墨羽二人诸多照料,二话不说便又借又送了一大堆法宝,堆满了二人的空间袋,令人不由得哭笑不得。回了墨府的师徒二人本因好好练武,却因太过劳累而回房休息。月已上树梢,沾了水的犀角梳直了如墨乌发,用紫色发带松松绾好,解下华美的繁复衣裙,换上了舒适的在袖子与裙摆处仔细绣上了栀子花纹的素色长裙,镜中女子安静而眉目精致,眉眼之中却是淡淡的疲惫,令人怜惜。
                      苍白玉手拾了素净白瓷茶壶,倒了两杯西湖龙井,似是在等谁。缓缓扯出一抹苍白的笑意,朱唇轻启:“素卿,即来了,便出来吧。睡了这么久,身子骨还行?”绯色百花穿蝶长裙及地,懒洋洋的趴在桌上的女子柔弱无骨,慵懒的嗓音如羽毛般扫过心间:“锦月,你真的太不可爱了。”“哦?那你想要我干什么?风素卿,风大小姐?”来者正是几日前才苏醒的墨羽母亲,风家长女,风素卿。
                      面对近十年没有见面的好友,风素卿仍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锦月,你还是这样啊。还是一样的......肆意妄为啊。”满是怀念的语气,“彼此彼此。”相视一笑,似乎仍是当年模样。
                      似乎仍是当年骄傲放肆的模样,青春浩荡不可一世。但她们二人谁也知道,再也回不到从前了。示意的举了举玉酒杯,温热的酒液入喉,带来的却是一片冰冷。望着醉倒的挚友,她勾出一抹无奈的笑:“日出了......你还是像当年那样。但一切,都已无挽回之法了,素卿。”女子温柔的唤出挚友之名,目中却是晦暗一片,阴暗的情绪如海洋般看不到边际。
                      @ababa310


                      回复
                      45楼2017-08-25 18:14
                        由于明日要去学校初中学前教育,故而近几日有可能更不了,很快会恢复的,请多多包涵,谢谢。


                        回复
                        46楼2017-08-25 18:18
                          防沉模式开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7楼2017-08-27 23:42
                            福利来了!因今日是七夕的缘故,连更两章。且让我们拭目以待云姑娘在宫宴上狂秀恩爱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7-08-28 14:55
                              第二日,睡眼惺忪的云锦月边打了个哈欠边自衣柜中取了一月白色墨染芙蓉长裙,用银蝶戏花簪挽好长发,微移莲步,不过片刻便到了前厅。
                              浅浅饮了一口冻顶乌龙,特有的茶香在口中散开,清浅的近乎没有。敛了眉眼,夹了一块桃花酥,桃花的浅香夹杂着淡淡的甜味弥漫在口中,与茶香交加,称得上是绝顶的享受。
                              不得不说,云锦月确实很美,清秀的五官,加上她素来喜淡色衣裙,便如水墨画中的姑娘一样。再加上此刻乖乖巧巧的模样,便是视觉上极大享受,令向来看惯她强悍模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7-08-28 14:57
                                的墨羽突然有点看不惯了,喃喃出声:“老,老师?”
                                “嗯?叫我干嘛?”眼角微挑,平添了几分妩媚,令人忍不住沉溺其中。“额,是这样的,近日宫中有一宴会,但,但我没,没有舞伴。”被自家老师迷的结结巴巴的墨羽好不容易说完了整句话,脸已涨的个通红,像极了个番茄。
                                “哦?那又如何?”拖长了的尾音近乎勾了所有人的魂,酥麻了半边身子,但声音的主人还笑的恶劣,摆明是故意的。“所,所以,老师,你能不能,当我的舞伴?”
                                少年向自己的老师发出了舞会的邀请,期待着回答,眼眸中闪烁着如星辰的希望光辉,令云锦月不由得笑了起来:“你如果希望我去的话,可以啊。”“真,真的吗?!”墨羽激动的结巴了起来,“当然吗?!”“嗯。”
                                “好了,什么时候?”淡淡发声,又夹了一块荷叶糕,结束了对话,食不言,寝不语。
                                “今晚,老师您好好休息,到时学生会带您过去。”“好。”师徒二人以愉快的心情结束了这次对话。看来,这次的宫宴会很热闹了呢,云锦月想道,眼中闪过了一丝狡诈,宛如狐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2楼2017-08-28 14:58
                                  绯色牡丹云纹轻纱流仙裙,外披同色蜀锦百蝶穿花披风,长发用银镶红宝石簪绾成凌云鬓,绯色珊瑚耳环映得来人光彩照人,红石额坠在光洁的眉心格外起眼,如此灿烂的颜色,却又不会太起眼,来者正是云锦月。
                                  墨羽一袭青色银纹长袍,长发用银制镶夜明珠头冠绾起,正是翩翩君子,温婉如玉,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男俊女美,宛如璧人的一对顿时引发了不少仇恨,但二人仅仅只当一笑而过罢了。
                                  优雅的跪坐于苏绣垫上,纤纤玉手执了九龙玉酒杯,冰凉的酒滑入喉中,隐隐带着荔枝的甘甜,回味无穷。但云锦月明显兴致缺缺,仅饮了一口便放下了。
                                  当皇帝与皇后姗姗来迟时,云锦月正执了银箸夹了一块**软玉糕,往樱桃小口送。
                                  台上的舞姬一袭红衣,柔若无骨似的舞着水袖,吸引了全场男人的目光,但墨羽与皇帝皆是看惯了美人的人,于是也都无视了那妖娆如妖的舞姬,面不改色的继续与旁边的女子说说笑笑,一派亲热。
                                  舞蹈以至尾声,一声女音淡淡道:“唔,舞姬小姐,你的妆掉了。”被厚厚的妆掩盖的真容不料却是平凡无比。而女音之主云锦月却是貌美无双,此时含了笑意的一双眼平添妩媚,似妖如媚。
                                  “你,你是!”不料皇帝却是大惊失色,但明显喜大于惊,“云姑姑,你怎么在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3楼2017-08-28 14:58
                                    度受……你干了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4楼2017-08-28 17:10
                                      吞了楼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5楼2017-08-28 17:57
                                        阿不,他不让我发文,一千多字的文瞬间没有,而且草稿还被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6楼2017-08-29 01:48
                                          度受,我诅咒你永远也翻不了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7楼2017-08-29 02:28
                                            大陆北端,有一隐世之族,不理世事百年之久,当代家主为一女子,那是当今皇太后的结义姐妹,名云锦月,字姽婳。
                                            而这名皇帝陛下的干姑姑向来不喜这些宴会,今次的出席,着实令人惊讶不已。“云姑姑,您怎来了?您不是向来不爱这些场合吗?”
                                            朱唇轻启,她笑道:“因为我家的乖徒儿墨羽在啊。”这无疑于一个惊天炸弹在场中炸开,令众人皆愣慢悠悠的起身了,徒儿,墨羽?!要知道,这位可是从不收徒的啊!看来要重新判断一下那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墨府公子了。
                                            “云锦月大人,这实在不妥啊!您乃堂堂皇亲,怎可自降身份去做一公子的老师?!”“对啊对啊,实属不妥!”“臣附议!”……反对的声音令好端端的宫宴硬生生变成了讨伐会。
                                            而讨伐对象之一则慢悠悠的起身,眉眼弯弯如春光初现,却带着说不出的狠厉:“本尊的事,还没有你们说话的份呐。”那是久经沙场数十年的强大与高傲,如锋芒毕露的名贵剑器,锋利而见血。
                                            “咯咯咯,锦月你又何必大动干戈呢?交由我处理不就好了?毕竟,我可是羽儿的母亲呐。”他们听见一女音如此说道,淡蓝花枝交缠长裙拂过汉白玉地面,如墨乌发仅用银镶蓝水晶水滴状步摇绾好,勾起浅浅一抹笑,对端坐于龙椅上的皇帝陛下躬身施了一礼,动作优雅端庄,端的是大气华贵。
                                            墨羽与皇帝陛下皇甫德清已是悄然红了眼,唤出了一个纠缠在心底许久的名字:“娘亲/素卿姨”那是隐于他们人生之中最初的执念,亦是最初的最深的伤痕,深可见骨。
                                            “哎?乖,娘亲给你报仇呢。”风素卿慵懒一笑,目光却是与之不符的嗜血,“本族长的儿子,是尔等议论得起的吗?!”那一刻,千年压抑的嗜血与狠厉在此刻,终因那些侮辱而彻底爆发,强大的神魔皆惧。青冥之森的灵狐族长风素卿,已归否?已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7-08-29 12:18
                                              @柠檬非果♬ 我更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0楼2017-08-29 12:19
                                                很好看,支持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1楼2017-08-29 23:40
                                                  加油,我支持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2楼2017-08-30 22:57
                                                    大陆南端 有一森林,名青冥。其中有无数危兽,而其中皇者,乃是居于森林中心的九尾灵狐嫡系。此代族长乃上任族长之长女,名风涟,字素卿。
                                                    芊芊玉手捧起青花白瓷茶杯,衬得指尖更加白暂,浅啜一口,百年普洱的茶香在舌尖弥漫开清香。细细品味,先苦后甘的滋味在舌尖蔓延,是亘古而来的味道,带着古老的温度在唇齿间流转,令人难以忘怀。
                                                    “锦月,说吧,你又有什么事啦?”尽管如此,风素卿仍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极其欠揍的笑容中暗含担忧。“素卿,那个人来了。”深吸一口气,她把新到的消息告诉了风素卿,眼神中是一派慎重。
                                                    “哦,然后呢?”风素卿一副“我都满目期待了你就给我听这个”的表情,“我还期待你能给我什么大事呢。”深吸一口气,忍下心中的暴怒,揉了揉眉心,云锦月扯出一个牵强的笑:“那你打算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想让你死吧?要知道,你的8实力已经很弱了。”“啊,我当然知道。”满不在意的拿起一块糯米糍,软糯粘牙的口感令她长眉微皱,“大不了再睡一回而已。”
                                                    那是数十年的生死一线,数十年7的气息奄奄,数十年的强大与血腥令她早已成长为高傲而优雅的灵狐族长,即使已快要死亡,也能淡然一笑的风族族长,风素卿。
                                                    “如果那样,墨羽他们怎么办?!你想过没有?!”云锦月怒极反笑,但眼中的怒火以快要燃烧起来,令人望而生畏。“风素卿!你死了不算什么!但你身后有一大堆人!”“我知道,但已别无他法,不是吗?”仍然是冷静的”令人害怕,仿佛从不动情。“我有时候真的很讨厌你的冷静,甚至是厌恶。”云锦月微叹一口气,“我会照顾好他们,你自己保重吧。”
                                                    相传,九尾灵狐族长风素卿与人一战后退隐世间,不再问世事……
                                                    相传,九尾灵狐的新族长是一翩翩君子,温润如玉……
                                                    相传的相传,风素卿死后入了皇陵,与先帝合葬于千月陵……
                                                    原来,不过是你已死,我痴等,最终不再负了似水流年罢了。
                                                    素卿,走好。她轻启朱唇,终无声。冥界奈何桥,他微微一笑:“你来啦?等你好久了。”“嗯,不会再让你等了,绝对绝对,不会让你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7-09-01 01:14
                                                      更文啦@离不开◆记不住 @柠檬非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4楼2017-09-01 01:14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5楼2017-09-01 06:27
                                                          我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7-09-01 18:18
                                                            咳咳,楼主要搞事情啦。如果高贵优雅的云大小姐跑去唱戏而且被徒儿捉到的话会怎么样呢?敬请期待番外篇:戏子无情却有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7-09-03 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