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花吧 关注:253,665贴子:3,576,624
  • 62回复贴,共1

【授权转载】半面妆(教书先生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授权转载】半面妆(教书先生瞎x戏子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7-19 22:13
    食用说明
    这里吴长安
    更新会比原作者慢非常多
    别撕别水
    另外,知道有一篇小说绘叫半面妆但是别带进来。
    食用愉快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7-19 22:15
      @我们彼此的依偎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7-19 22:15
        第一回
        京城的冬日冷得让人不想出门,雪大的时候被风一刮起,眼前就一片白,便是连什么都看不清了。
        好在现在的雪并不大,风也少。但街上的行人依旧并不多,只是零零散散的,全身裹着厚重的毛皮大衣步履匆匆得从大街走过,毕竟没有人会愿意在这寒冷的天气里待着。
        只是街头还能看到一些个乞丐,他们披着早已经破烂不堪的大衣以预严寒,尽管并没有多大的用处,起码心里有个安慰罢。
        一个老头坐在角落瑟瑟发抖,他没有御寒的衣物也没有挡风避雨的定所。他的大儿子在抗日战争中战死了,二儿子却把老头所有的家当变卖了去嫖赌,就连房子也被二儿子霸占着,却要他在这冷风中靠乞讨以供他挥霍。只是再这寒风中会有谁为他这个老不死的停留脚步呢。
        老头这样想着深深地叹了口气,吐出的气息在空气中化作白雾却又立刻消散在寒风中。撇了眼到现在依旧是什么都没有的破碗,又看了眼路上少的可怜的往来的路人只能无奈地轻叹。
        突然“哐啷”一声老人的碗里多出了一个硬币,和一张纸币。抬头是一位年轻人,大概不过二十几岁上下的样子,穿着一件非常厚实而奢华的大衣,身边还站着一个四十出头的穿着中山装的人,看着应该是管家之类的。不过老头认得他,他是这京城的一名角,说白了,就是个戏子。旁边的是他家的管家刘伯。不过解语花身家厚实,大家管他叫小九爷。
        “谢谢小九爷,谢谢小九爷!!”老头感动得紧,像解语花这般人也会停下脚步施舍与他钱物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他不停的磕头,只磕了两个便听见道:“行了,别磕了。感觉拿着钱回去吧。天冷。”
        “哎,我这就回去。谢谢小九爷。”老头笑颜逐开,艰难的爬起,拍了拍衣裤上的雪拿着那只破碗步履蹒跚地走了。
        解语花看着那伛偻的背影一步一步地走远,皱眉轻叹。即使是新中国成立了仍然还是会有一些人受饿受冻么……
        “少爷,风大,咋们感觉回去吧。”刘伯在一旁轻声提醒着解语花。
        “嗯……走吧……”
        人物可能会有点COS!
        此楼禁止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7-19 22:16
          更新
          【次日 念残夕】
          “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解语花立于那舞台中央,身着水秀彩服,头顶琉璃凤冠,胸前金黄色流苏随着他的动作自然地摆动着。那眉,那眼即便盖上一层胭脂也能看出这人儿的长相俊美。唱腔委婉动听,绕梁三日,婉转幽咽;表演技艺精湛,炉火纯青,让人拍案叫绝。
          而台下亦是座无虚席,他们品尝着花生米和上好的龙井安静地听着,即使是说话也都是低声细雨,绝不会大声喧哗,到了精彩的部分便会鼓掌叫好。一曲结束,碗里的花生和茶杯里的茶都所剩无几了,而解语花唱完后边退回后台。
          “小九爷,您的信。”解语花正在卸妆,念残夕 的管事走回去递给解语花一封信。
          解语花说了声“放桌上吧”就不再理会他,管事只好把信放在解语花的化妆台上便退了下去。
          卸完妆后,解语花用毛巾擦干脸上的水走到化妆台前坐下,望着镜中的自己出神。
          说起来他解语花为九门的二月红的徒弟,又是解家当家,后因二月红逝世,这解家硕大的家业全为解语花独扛。好在,解家就解语花一条独苗,后因那《霸王别姬》解语花一唱成名,再之后,解语花就成了这京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7-19 22:19
            《半面妆》第二回
            解雨臣收回心绪,收拾了东西回家。
            “少爷,您回来了。”刘伯道,“解爷在书房等您呢”
            解雨臣把披风脱下,交给刘伯道“好,我知道了。”
            解雨臣走到紧闭的书房门前,伸出敲门的手却在碰到檀木门的时候顿住了。
            解家一直是京城大户,长沙老九门排行第九。家里人丁兴旺,但是后来盘口防水的伙计越来越多,从解雨臣这辈开始已经开始有些不稳。现如今新中国成立,解家依旧住着那栋古色古香的大宅子,解家的人也是要么死了要么就领了工钱回家养老去了。
            解奇为解雨臣的父亲的结拜兄弟,解雨臣的母亲早死,八岁之前一直是由二月红带大的,后在二月红逝世后解雨臣就由解奇帮忙抚养长大,自然是知道他的严厉。在二月红逝世之后解雨臣之所以能活下来解奇也帮了很大的忙。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7-19 22:19
              《半面妆》第二回
              解雨臣收回心绪,收拾了东西回家。
              “少爷,您回来了。”刘伯道,“解爷在书房等您呢”
              解雨臣把披风脱下,交给刘伯道“好,我知道了。”
              解雨臣走到紧闭的书房门前,伸出敲门的手却在碰到檀木门的时候顿住了。
              解家一直是京城大户,长沙老九门排行第九。家里人丁兴旺,但是后来盘口防水的伙计越来越多,从解雨臣这辈开始已经开始有些不稳。现如今新中国成立,解家依旧住着那栋古色古香的大宅子,解家的人也是要么死了要么就领了工钱回家养老去了。
              解奇为解雨臣的父亲的结拜兄弟,解雨臣的母亲早死,八岁之前一直是由二月红带大的,后在二月红逝世后解雨臣就由解奇帮忙抚养长大,自然是知道他的严厉。在二月红逝世之后解雨臣之所以能活下来解奇也帮了很大的忙。在解雨臣当上这解家的当家时,大部分盘口的人都不服他。八岁那年,他们要求解雨臣亲手杀死他的奶母,但看到解雨臣真的将自己的奶母杀死时,也没有再不服解雨臣的人。也是在那一年,解雨臣真正从一个孩童变成了一个大人,时间也就在一夜之间。这十几年来解雨臣能把解家管的这样,自然也少不了吴家和解家的帮衬,因为特殊原因解家可谓是黑白通吃。明的为解奇帮忙暗的则为解雨臣来掌管,为此解雨臣还被吴邪称作“盗墓小王子”不过这个名号也是十分恰当,解雨臣因为从小练戏的原因,即便身着粉色衬衫也不显娘气,反到有了杀气。
              有一段时间不知是谁散布谣言,说是解家真正当家其实是解奇,这一传十,十传百。没几天全城人都知道了,可两位当事人却毫不在意,刘伯急呀。解雨臣完全没有要制止的意思,每天管管手下的人,没事时还会哼上一两曲,好不惬意。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但奇怪的是,这谣言没几天就无缘无故的散了,也不知是何原因。
              解雨臣理了理衣领,推门而入
              “解爷”
              解雨臣进去看到解奇正低着头,戴着老花眼镜在查看这个月的账本。
              “来了啊”解奇摘下老花眼镜放在一旁,手里的账本也像很随手地扔在桌上。他看着解雨臣伸出那双已经皱巴巴的手指了指他面前的椅子道“来了就坐下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7-19 22:20
                续上(第二回)
                解雨臣依言规规矩矩地在解奇面前坐下,坐姿端端正正,倒是没了在外面时的架子。
                解奇喝了一口放在一旁的茶,道:“花伢子今年二十多了吧”
                果然……“是的。已经二十六了”
                “真快啊,已经二十六个年头了”解奇轻叹一声继续道:“转眼间你的已经在这个尘世间活了二十六年了。花伢子啊,你解叔老了,眼睛也花了,怕也活不了多久了,只想你找个媳妇,生个儿子让这解家有个继承人。毕竟这个解家是不能没有后代的,总是要有人继承的。过几天我安排了几个和你门当户对的大小姐跟你相亲,到时候给我穿的好看些,知道了么?”解奇说这话的时候伸手敲了敲桌子,看来老头子是真的很着急了。
                “好,我知道了,解叔”解雨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星眸闪动。脸上虽带着笑但是那笑意却未达深处,而解奇看着解雨臣点头后就让他回房。
                解雨臣是一直走到了房间里把房门关上了之后脸上的笑容才散去。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解雨臣瞥了一眼门走向内室,把自己狠狠地摔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放空……
                不知是发呆了多久,解雨臣才想起来那封信,起身从口袋里拿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拆封 打开信读了起来:
                致 北平最美花旦:
                美人我们有许久未见了吧?一晃四年就过去了啊!听说你现在在北平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看来你过得不错。不过以你那家世想过得不好也很难吧。
                你前看你在哪园子练戏,让我很是难忘啊,在长沙教了四年的书我早就想回去了,正好趁着被调回去的机会,这次就待在北平不走了。毕竟不管是走到哪都没有自己的美人来的自在啊。而且我也挺想你的了。
                到时候如果没人愿意见我,那就来让我来看看你呗,美人啊,你拿北平有什么好吃的给我推荐推荐?我可是为了你空了几天肚子,如果愿意的话,那就回信到那个祠堂。
                自从我见了美人之后啊,真是对美人你日思夜想啊,不过我也过得挺好的,过没你好就是了。长沙也挺好的,但再怎么好也阻止不了我对美人的思念啊。
                美人啊,我想你了,你呢?
                十一年前的人
                1964年11月12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7-19 22:21
                  重开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19 23:09
                    可以把人倒过来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20 07:1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7-07-20 12:56
                        把图反过来发能避免被吞??还有这种操作Σ(ŎдŎ|||)ノ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7-20 15:35
                          我觉得,这个设定不适合凯源啊,简直是为黑花量身定做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26 22:37
                            关于各章的标题
                            -
                            第一话 : 纷飞飘雪季,戏子非薄情
                            第二话 : 寄以红豆,诉之相思
                            第三话: 竹马已成双,亦不负
                            -
                            辛苦啦,大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08-08 03:29
                              七夕节快乐(*´_ゝ`)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8-28 20:05
                                HE?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9-08 13:11
                                  退那么一小会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10-03 23:23
                                    《半面妆》第四话
                                    扶桑半染,梦牵魂萦思良人

                                    第二天解雨臣又是早早地就醒了,慢吞吞的穿衣起床,洗漱过后取了账本细细阅读起来。
                                    今日只有一场戏,偏偏自己睡的浅,堂口的事又多。不过说来还要怪那人。
                                    当初还是在学生,解雨臣并无早睡习惯,每每都是踩着先生上课的脚步到的。这一点没少被先生说,只是他一直改不掉这个臭毛病。后来,从某一日开始,黑瞎子还在红家大院里养伤时,总会早早地去叫解雨臣,为此解雨臣也就有了浅眠的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
                                    自后黑瞎子不知何因离开,从良教书,并在来年就被调去了长沙已有四个年头。解雨臣本以为与他就此别过,却没想到还有更大的风浪等着他。黑瞎子白嫖过解雨臣后,也从未去过北平,只是在他被调去长沙后的第二个春日里把他老友吴邪和他的小侣接了去。黑瞎子本以为花姑娘已经忘记他了,但不曾想他却在这时节寄信来说与他议事,好不让他欢喜。
                                    解雨臣明白解齐所想的,无非就是希望自己管好堂口之事。他本想着等自己去后,将自己的女儿许给解雨臣稳固后业,却不料被别人抢了去了。而且再不久后就要回到北平,解雨臣有些焦虑……
                                    不知不觉,解雨臣渐渐沉睡过去,他做了个梦,梦到黑瞎子到了长沙,与黑瞎子交谈几句,相聊甚欢,却不料这书生口无遮拦开了下流玩笑,解奇突然闯了进来,眉头一皱对着二人破口大骂。
                                    梦里的解奇气得发抖,狠狠地瞪了黑瞎子一眼,转身离去。却见解奇与伙计嘀咕几句,相视而笑。随后场景转换,入眼一片桃花……
                                    [未完]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7-12-30 19:38
                                      花儿爷寄信给黑瞎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2-31 08:52
                                        楼楼新年快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1-02 03:21
                                          《 半面妆 》 小短篇[与正文无关]
                                          那日,连下了几日的雨,这会难得放了晴。解雨臣倒也觉得舒服了许多,解决早餐便钻入厨房,半日也不见出来,也没人有那好奇心进去。
                                          待到正午时分,厨房门在霍秀秀第二十次敲门时被推开,解雨臣探出脑袋看了看,撇了撇嘴:“怎么,还担心我在里下毒了不成?”
                                          “我哪敢怀疑您啊”吴邪无奈道。
                                          “那是何事能让您大驾光临?”语罢走了出来,就见他手里提着盒子,拔腿便往大门走,边走边向吴邪一行人道:“走吧。”
                                          话音渐远,吴邪无奈只能让下人告诉解奇。
                                          解奇得知之后自然无奈,解雨臣已是要脱离他父亲的夙愿。
                                          家仆在一旁安慰道:“吴家少爷一大早便来了,少爷午时带了些小食就出去了。应是有些事……”
                                          这样闻言解奇皱着眉微微沉思了一会,摆摆手便不再去究探。
                                          也无权干涉。
                                          另一边,解雨臣拎着盒子走在街上,哼着小曲儿,心情甚好。就是霍秀秀的打趣也未生气。
                                          解宅离吴邪家不远,不过一会就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3-31 21:4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4-01 00:15
                                              重修。
                                              个人觉得原著和大花的性格有些出入。瞎子也没那么风 骚,就改了一点点。
                                              ——

                                              解雨臣依言坐了下来,呷了口那刚泡的碧螺春,悠哉得很。
                                              解奇也不说,习以为常的道:“花伢子也二十多了吧”
                                              “是。已经二十四了”
                                              “真快啊,已经二十四个年头……”解奇轻叹一声继续道:“你也活了二十四年了。不容易,真是不容易。花伢子,你解叔老了,怕眼睛也花了,怕是不能好好的帮你管管那群老东西。这堂口的混账东西一日比一日猖狂,我怕你累着。这年纪轻轻的呀……怎么就……唉。我也不说,这几日那些老家伙帮你挑了个姑娘,我看他们是着急赶你走。到时候看那姑娘,就拒绝了吧。估摸也是那几个老狐狸派来看你的 ”解奇说这话的时候颇为无奈。
                                              后来解奇又扯着解雨臣拉了老半天的家常。
                                              ,到月亮都爬到正上头了才让他离去。解雨臣也不烦,就这么陪着老爷子。
                                              随后才慢吞吞的走到自己院里。准备入睡。解雨臣躺在床上忽的像是想到了什么,从兜里抽出一封信来:

                                              小姑娘现在在北平可是混出了头?啧,就是勾栏里的姑娘也不如你好看。瞎子我难道写一封信,小姑娘你可别不看啊
                                              过几日我就来找你唠嗑唠嗑,你看行不?和那群穷苦学生待久了坐个车都心疼老半天。唉,穷怕喽。到时候小姑娘你可要收留收留我,不然这大冷天的我就冻死在街头了。
                                              不是有句诗叫什么来着?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
                                              要是您不留我我可就横死街头喽。

                                              老师傅
                                              1964年11月12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8-09-16 19:24
                                                第三回。
                                                说起来这黑瞎子和花儿爷的渊源也颇深,那日偷翻红府是好巧不巧的被他撞见。小娃娃年纪小,见着人也不怕。看着这浑身血污的怪人兴致勃勃的,冲他打趣了一两句。
                                                黑瞎子这老流氓见着小娃娃生的好看,就掏出几串糖葫芦给了解语花。一边和他唠嗑一边跟着二月红来。
                                                或许是这糖葫芦太深入人心,硬是让解语花记住了这老流氓的样子。当天就吃了好几盒糖葫芦,可把那小贩乐坏了,老流氓摸着空了的腰包一阵肾疼。
                                                当天晚上,二月红知道了拿起教板就要抽,把小娃娃吓得满园跑。小娃娃聪明的很,一边跑一边吼着“哎呀呀师傅我错了,都是那个怪哥哥给我买的”“师傅我还给你留了几串您别生气,吃串糖葫芦休息休息 ”
                                                这教板可把他吓坏了,连师傅都叫了出来。院里鸡飞狗跳的,旁边的师兄师姐看了笑的不行。
                                                小孩子脸皮薄,走时狠狠的瞪了眼黑瞎子。可把这老流氓笑坏了,拿了几串糖葫芦就跟上去。
                                                可惜不是跟着解语花的。
                                                后来这老流氓走时把那几串糖葫芦留在了解语花平时练字的桌上,招呼也不打。
                                                而解语花这猫嫌狗不待见的童年就这么戛然而止了。

                                                解雨臣自认为他和黑瞎子十一年未见。其实不是,他走了没几年解雨臣这名号就飘到长沙来了。明着是那梨园里的角儿,解语花。暗着就是那毒辣的小九爷,解雨臣。
                                                一想到解雨臣那生的极其好看的脸,他就想笑。勾栏里的姑娘都不如他好看。
                                                后来他随张起灵去了北平一趟,见着了那角儿。几年不见那孩子个子窜的飞快,身段也极好。而那一身傲骨也日渐变的厚实,谁都碰不了。
                                                他觉得怡红院的花魁腰身都不如解雨臣的好,卷着花魁的手帕,就溜进了解雨臣的院里。
                                                秋日的桂花开的旺,香味一下子就掩住了他身上浓重的胭脂水粉味儿。月儿早就爬上了梢头,解语花的在案前的灯火还是不灭。黑瞎子就等,等着他睡。
                                                直到天蒙蒙亮时他才睡下,老流氓披着桂味的晨曦走了。后来张起灵见他回来时,那一身桂味便无语的极了,本就沉默寡言这会更是静的吓人。
                                                他也不解释猴急的跑到勾栏院里去寻乐子了。那勾栏院是怡红院隔壁的一个小院子,叫黄花馆,里面皆是男倌儿,也是他们这次的任务点。
                                                黑瞎子直到张起灵那闷葫芦是不会来这种地方的,就算是来了也能把人吓哭。和他共枕的人打趣道:“这张公子往门口一站就是活生生的门神。”
                                                黑瞎子一想,便不由得笑出声来。要站那也是站到狗五爷门口和那里面的狗比凶。一人一狗在门前大眼瞪小眼的呆着,可想有多好笑。他起身拿起笔就刷刷的写,和一群文绉绉的寒窗学士待一起,这老流氓多少是学到了一点。
                                                ——哄姑娘的技术突飞猛进。什么情话软语都是信手拈来,要是能看到那层层布条后的眼睛效果更佳。
                                                黑瞎子带着笑意将脸埋入那倌儿的脖颈间,嗅这他身上的香气。兴致一涨,握着脚踝就干柴烈火的拉帘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9-16 20:31
                                                  《半面妆》第四话
                                                  扶桑半染,梦牵魂萦思良人


                                                  解雨臣的睡眠很浅,浅到外面有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把他惊醒。这也是多年来养下的习惯,要是睡的深可能就见不了明天的太阳。
                                                  解雨臣在院里用了早饭,把白粥当水灌。望着面前的清明果便不由得带起笑来,就像是一个吃到糖的小孩。
                                                  吃完饭便泡在账本里醉生梦死。算着之前的条款。
                                                  他家下人觉得他主子很奇怪,每每到算账时就特别开心。是带着光的。“李家八月借七万银子,今日归还……”“顾家前日借四万银两,今日还——”“陈家……”
                                                  “齐家十一年前借糖葫芦七串,至今未还。”解雨臣的停下手中的算盘,冷不丁蹦了出一句话。
                                                  他转头看向一旁的家奴,笑着说:“小安你托我问问张嫂……”
                                                  家奴屏息凝神紧张的听着。
                                                  “哪个不长眼的借个糖葫芦一十年不还。”解雨臣脸上挂着笑,一字一顿的说。
                                                  “……”家奴一时之间感受到了杀意,提着那小细腿往张嫂哪跑。
                                                  解雨臣啪啪的算盘声又在他耳边响起,带着魔怔的声音。要不是已经习惯了自家家主这一面,不然真的以为他是被人夺了舍。
                                                  真的特别可怕。

                                                  “家主,这是二爷以前的老友借的。”张嫂在一旁看着解雨臣。
                                                  老奴一时说不出话,她看着自家主子长大,看着自家主子逐渐魔怔。想想也心酸。二爷一走,小主子的依靠就没了。等她再看到解雨臣时,已经没有了那副机灵样。反而沉稳了不少。
                                                  泯灭了他所有的光彩。
                                                  那时的解雨臣和张起灵有的一比。往门口一站,什么妖魔鬼怪都不敢入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9-16 21:06
                                                    瞎子嫖娼,大花快来打死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9-21 08:02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10-15 00:07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8-10-16 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