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雏吧 关注:70,818贴子:1,255,310

【naruhina】【原创】光影如灼,映你背影橙焰似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文为楼主写的同人文 〔光影系列之鸣人传〕。
本文是长篇,主cp为鸣雏,附cp为所有官配,原著向,且有少量原创角色出没。
不喜勿喷,小心慎入。
【 金发男子满脸血污,平时充满了活力的碧眼也黯淡了下来。
他苦笑着看着离自己不远的黑发和服男子,千鸟聒噪的在耳边响个不停,电流从被洞穿的胸口直达神经,电流造成的**与失血的脱力造成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
在他的胸口被高压的电流洞穿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窟窿附近的血肉焦黑,跳跃着蓝色的电弧,滚烫的鲜血不停地涌出。
而和服男子满身血污,右手臂的衣袖空荡荡。
他用仅存的左手捂住腹部那狰狞螺旋形的洞。
但透过他的指缝,还是能看见白花花的内脏。
这时和服男子仍摆出胜利者的姿态说道:
“哼,吊车尾果然是吊车尾,一点长进都没有……”
金发男子并没有说话,而是面向峡谷的隘口,拼尽自己全部力量支撑着自己残烛一般的身体。
他眼中的是期待,但更多的是愧疚……
终于……一个墨蓝色的影子挣脱了隘口的黑暗,映入惨红的夕阳。
金发男子嘴角勾出一抹笑,温暖如同太阳的笑。
“你来啦……” 】
p站图片作者:Mary


为什么超过100万的华人留学生都选择UAKA来充值微信,支付包,苹果手游呢? 新用户送10美金,限量100份!
2018-01-22 08:15 广告
楼主终于又鼓起勇气发文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17 14:52
    三楼给吧务:对不起啊……实在没有找到图片地址
    不知道只写作者的名字行不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17 14:54
      四楼,此文为楼主原创[光影系列]之鸣人传。
      [光影系列]之雏田传名为【光影斑驳,烙你脸上如血似珀】
      下面是网络地址:
      子-申-未-辰-丑-卯-巳-亥-寅,出来吧,异界空间传送门 http://tieba.baidu.com/p/5201999985?share=9105&fr=share&see_lz=0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17 14:55
        五楼,只要各位吧友真诚地回帖,楼主一定会回复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7-17 14:55
          六楼,楼主提供艾特服务
          想要楼主更新第一时间被艾特的雏友或者鸣友请回复“【◎】”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17 14:56
            七楼,也是最重要的一条
            感谢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无言正中 @魆魘 @飝臻 @我啊上个 @尾兽旋鸣恒
            没有各位的支持,楼主可能走不到今天。
            thank you,阿里阿多


            最后,关门,放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7-17 14:57
              第一章 你的笑颜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17 14:58
                文?


                专业的技术团队为您定制太阳能发电设备 您买的实惠,用的放心.为您提供安全稳定的绿色电力
                2018-01-22 08:15 广告
                金发男子满脸血污,平时充满了活力的碧眼也黯淡了下来。
                他苦笑着看着离自己不远的黑发和服男子,千鸟聒噪的在耳边响个不停,电流从被洞穿的胸口直达神经,电流造成的无力与失血的脱力造成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
                在他的胸口被高压的电流洞穿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窟窿附近的血肉焦黑,跳跃着蓝色的电弧,滚烫的鲜血不停地涌出。
                而和服男子满身血污,右手臂的衣袖空荡荡。
                他用仅存的左手捂住腹部那狰狞螺旋形的洞。
                但透过他的指缝,还是能看见白花花的内脏。
                这时和服男子仍摆出胜利者的姿态说道:
                “哼,吊车尾果然是吊车尾,一点长进都没有……”
                金发男子并没有说话,而是面向峡谷的隘口,拼尽自己全部力量支撑着自己残烛一般的身体。
                他眼中的是期待,但更多的是愧疚……
                终于……一个墨蓝色的影子挣脱了隘口的黑暗,映入惨红的夕阳。
                金发男子嘴角勾出一抹笑,温暖如同太阳的笑。
                “你来啦……”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17 14:58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7-17 14:58
                    来人是一个女子,有着纯白的眼瞳,还有墨蓝色如瀑的长发。
                    她满身伤痕累累,鲜血和灰尘遮住了她绝美的容颜。
                    “鸣人君!”
                    金发男子终于支撑不住倒地,面容此时竟笑得迷人:
                    “记得吗?小时候你说要我娶你的。”
                    记忆如潮水般涌出,女子一把抱住倒在血泊里的男子,拉着她的衣袖:
                    “鸣人君,你以后娶我好不好……。”
                    泪水模糊双眼,画面却一幕幕回放,这么多年来鸣人一直安慰她保护她照顾她……直到现在倒在她的面前。
                    “鸣人,你不要离开我,你走了就再也没有人关心我了……”
                    她抱着男子泣不成声。
                    他微凉的手指抚上她的容颜:“你还记得,真好……
                    ”温柔的眸子缓缓合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17 14:59
                      鸣人如同坠入了一个黑暗的空间,双手被无形的力量束缚着,承受着被撕裂的疼痛……
                      .
                      “好黑……好冷……好难受……”
                      .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
                      突然,一道亮光撕裂眼前的黑暗,那束缚着自己手脚地力量也完全消失,身体各种感觉也回来了。
                      .
                      斑驳的光影映在鸣人的身上,入耳的是清脆的蝉鸣,身下则是芳草微凉柔软的触感。
                      .
                      鸣人一骨碌爬起来,用手挠了挠毛茸茸的脑袋,心中满是疑惑。
                      .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么熟悉?”
                      .
                      鸣人苦笑着向森林的尽头走去。毕竟比起待在原地,不如尝试着去迷路。
                      .
                      你永远不会找到路,除非你敢于迷路。
                      .
                      鸣人的行动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
                      “叮咚……哗啦……”
                      .
                      鸣人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
                      丝丝凉意迎面扑来,还夹带着桔花的香气。
                      .
                      鸣人拨开路旁芭蕉的叶子,一条小溪赫然于岩石之上。
                      .
                      “水源……”
                      .
                      鸣人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鞠一捧清泉打在自己满是血污的脸上,然后再鞠一碰一饮而尽。
                      .
                      经过那场大战,他实在是太渴了,太累了……
                      .
                      鸣人往后一倒,双手抱头,一头栽倒在溪边的草丛里。
                      .
                      冰冷的阳光透过桑的叶子,映入鸣人那湛蓝色的眸子里,一阵迷离……
                      .
                      “这里……为何这么熟悉……”
                      .
                      鸣人用手支撑起身体,缓缓坐起来,环顾四周。
                      .
                      清脆的小溪,浓密的芭蕉和桑,生长在岩缝中的桔树……
                      .
                      “这里是……我在木叶后山的秘密基地!也就是说……”
                      .
                      鸣人一跃而起,跳上一棵又一棵高大的树,往自己所熟悉的方向奔去。
                      .
                      终于,他在一棵榕树上停了下来。
                      .
                      映在湛蓝色的眸子里的,是鳞次栉比的房屋,弯弯曲曲的小巷,来来往往有的带着木叶护额的行人,明红色刻有“火”字的办公室……还有在岩壁上所刻的巨大影岩。
                      .
                      初代火影千手柱间,二代火影千手扉间,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四代火影波风水门……
                      .
                      五代火影千手纲手的影岩不见了!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鸣人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
                      没几分钟,鸣人便来到了他熟悉的街道。
                      .
                      看着如此熟悉的地方,鸣人本应该高兴才对。
                      .
                      但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
                      因为……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
                      先放下纲手婆婆的岩雕消失了不说,原本被佩恩破坏重修的村子,却和被破坏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
                      更奇怪的是……他现在是满身鲜血,衣服也破烂不堪,竟然没有一个行人回头看一下……
                      .
                      来来往往的人们依旧是说的说,笑得笑,好像鸣人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一样。
                      .
                      鸣人心里一凉,一个可怕的想法用上心头。
                      .
                      为了验证这个想法,鸣人举起自己的有拳,往旁边的一个行人招呼过去。
                      .
                      果不其然,鸣人的拳头直接穿过了那个行人的身体……就像是向空气打了一拳一样,什么也没有碰到。
                      .
                      那个行人却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地走过了。
                      .
                      “怎么会这样!我……果然是死了吗?”
                      .
                      鸣人双手抱头,满面痛苦地蹲在地上。
                      .
                      因为牵到他身上的羁绊实在是太多了……
                      .
                      手打大叔,伊鲁卡老师,卡卡西老师,木叶丸,樱,佐助,佐井,鹿丸,丁次,井野,牙,志乃,李,天天,我爱罗,奇拉比……还有雏田……
                      .
                      这些好不容易得来的羁绊,就这样没了……
                      .
                      越赢,就越怕输。得到的太多,就越怕失去……
                      .
                      “我死了……他们会很伤心吧?特别是雏田,她一定会很伤心吧?”
                      .
                      周围的光影开始变化了,四周所有的东西都开始随之扭曲……
                      .
                      一个身影,出现在光影的中央……
                      .
                      那个身影有着金黄的发,小麦色的皮肤,天空一般湛蓝的眼睛,脸上还有六道猫须胎记……
                      .
                      “那……是我……”
                      .
                      光影开始如同电影一般播放起来……
                      .
                      【一群无脸人围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对着他指指点点。
                      .
                      “怪物!你怎么还不去死!”
                      .
                      “就是!害死那么多人还理所应当地住在村子里!真当自己是个人啊!”
                      .
                      “看到没有,不要去和那个孩子玩!否则他会变成怪物把你吃掉!”
                      .
                      那个被这些语音所伤害的孩子,泪花在眼睛中打滚,硬是没有让其滚落下来。
                      .
                      “我不是什么怪物!我的名字叫漩涡鸣人!我可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
                      .
                      说罢,便独自转身跑去,泪水不住地往下落。
                      .
                      为什么!为什么!
                        
                      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讨厌我!
                        
                      为什么不愿意陪我玩!
                      为什么不愿意卖给我东西!
                        
                      为什么不愿意给我一个笑容!
                        
                      为什么!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的爸爸妈妈又是谁,为什么他们不管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17 15:00
                        鸣人内心深处最深的伤疤被彻底掀开,那段暗色的回忆瞬间如同潮水般涌出。

                        “为什么?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为什么——”

                        光影又开始变化了。

                        【树林里,金发的男孩嘴里叼着一根草,正在闲逛。

                        “救……救命啊!”
                        .
                        男孩向呼救的地方走了过去。
                        .
                        几个小混混围住了一个墨蓝色头发的女孩。
                        .
                        “你的眼睛是白色的,应该是日向家的人吧!”一个小混混说道。
                        .
                        另一个小混混也说道:“听说你是日向宁次的堂妹呢?!”
                        .
                        “日向宁次那个家伙在学校里狂地很,不好欺负,但他的妹妹却是一个软货!”
                        .
                        “来啊,兄弟们,一起打她,想当于给日向家的人吃点苦头!”
                        .
                        “不……不要啊!”雏田蹲在地上,双手抱住脑袋,大声呼救:“谁能救救我!”
                        .
                        “就算你喊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的……”
                        .
                        男孩看不下去了,便冲了出去,挡在女孩的前面。
                        .
                        “你们几个人怎么能欺负一个女孩子!”
                        .
                        小混混头儿不屑地说道:“一边去,你这个怪物!”
                        .
                        “我不是怪物!我可是漩涡鸣人!我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
                        .
                        “就你这个货色还想当火影,做梦吧!兄弟们,一起揍他!”
                        .
                        男孩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被打趴了。
                        .
                        小混混们拍了拍手,说了一句“晦气”便转身离去。
                        .
                        男孩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向女孩走去。
                        .
                        “喂,你没事吧?”
                        .
                        女孩摇了摇头,说道“谢谢你……”
                        .
                        男孩摸了摸毛茸茸的后脑勺,露出来了一个招牌的笑容:
                        .
                        “哈哈,没有事的,毕竟我可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
                        .
                        女孩的脸一下红了,支支吾吾的说道:
                        .
                        “内个……我叫日向雏田,请多指教!”
                        .
                        男孩明显愣了一下,毕竟很少有人会这样对他说话。
                        .
                        “我叫漩涡鸣人哦,请多指教跌吧哟!”】

                        “雏田……”

                        一片水雾模糊了鸣人的视线。

                        光影依旧在变化。

                        【在小溪边,一个金发的男孩牵着墨蓝色头发的女孩的手,说道:

                        “雏田,你听我说啊,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秘密基地了,不许告诉别人哦!”

                        墨蓝色头发你女孩娇羞地点了点头。

                        金发男孩笑了笑,拨开小溪一旁的芭蕉叶,变戏法似的取出一个用柳条,雏菊还有各种各样不知名的野花编成的花环递给了女孩。

                        “呐呐,雏田喜欢这个花环吗?我可是用了一个早上才编好的呢!送给你哦!”

                        女孩的脸更红了。

                        “鸣人君,你真的要把这么漂亮的花环送给我吗?”

                        “我一向说话算话哦!我来帮你戴上吧!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啊?”

                        “戴上这个花环后,你就是我的新娘子喽,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我最喜欢鸣人君了!”

                        “那你一定要等我娶你哦!”

                        “嗯!”】

                        一滴泪水从鸣人的眼角滑落,流过脸颊,最终滴露在手背上……

                        鸣人用手摸了摸泪,自言自语道:

                        “对不起……雏田,对不起。我没有实现我们的承诺……真的对不起……”

                        光影仍继续地变化着……

                        【金发男子用一根丝带束住墨蓝色头发女子的眼睛,神秘兮兮的在女子面前放上一个盒子。

                        “鸣人君,什么时候才好啊?”女子问道,话语中不免带些小小的窃喜。

                        “好了!可以看了哦!”

                        女子取下丝带,说道:

                        “这是什么啊?”

                        鸣人微微一笑道:

                        “雏田你打开不就知道了?”

                        “哦。”

                        雏田缓缓打开盒子,一个银白的心形怀表静静躺在盒内。

                        雏田小心翼翼地取出怀表。

                        怀表是银质的,表面是精美的雏菊状镂空花纹,在怀表的开关处还刻了“N♡H”符号。

                        雏田打开了怀表。

                        怀表的底衬是一个金发男子和墨蓝色头发的女子的照片。

                        男子脸上有六道淡淡的猫须胎记,他睁着一只眼,眯着一只眼,将自己身旁的女子拉到怀中,用一只手在女子脑后比划了两只兔耳朵。

                        女子则红了耳朵,但还是如同一只乖乖的小兔子般靠在男子的怀中。

                        这两个人,正是鸣人和雏田。

                        “鸣……鸣人君,你真的要送给我这个怀表吗……”

                        “当然啦,雏田。”

                        “谢谢你……鸣人君……”

                        “雏田。”

                        “嗯?”

                        “生日快乐。”】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17 15:01
                          嗯……明天更新(可能)


                          没有人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17 15:13
                            有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7-17 15:15
                              怎么会没有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17 15:15
                                等你更新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7-17 15:15
                                  有有有


                                  没人看吗




                                  虽然文很好看,我的关注点竟然是鸣人打不过佐助?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07-17 18:18


                                    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7-17 20:57
                                      期待鸣人传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17 21:50
                                        @魔魇魁 能容我宣个群吗owo


                                        “喂!小鬼,起床啦!”

                                        鸣人一下子从地上反弹起来,看着眼前的人。

                                        那是一个身着玄衣的白发及肩的男人,虽然满头白发,但奇怪的是,他的眉目和十九二十岁的年轻人差不多。

                                        鸣人回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周围环境又变了个模样。

                                        原本光影中血肉横飞的沙场变成了一个金黄色的空间。

                                        在空间的中央有一棵盘虬卧龙的古树。看起来是一棵腊梅。

                                        古树上全是苍绿的叶子。星星点点的梅种藏在绿叶之间,躲避着风的追寻。

                                        白发男子很生气,因为鸣人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

                                        “喂!丑小鬼!老夫在和你说话呢!你倒是吱一声啊!”

                                        “嗯?”

                                        鸣人看着眼前在自己面前自称“老夫”,跟个小孩似的乱蹦乱跳,还一口一个“臭小鬼”的白毛男子,心中暗道:

                                        “这到底是什么幻术啊……好麻烦啊!”

                                        决定了!

                                        鸣人伸出双手,一把抓住眼前“老顽童”的脸,然后……一阵乱揉!

                                        “臭小鬼!老夫今天要是不弄死你,我就不姓昼!”

                                        鸣人已经沉浸在光影带给他的“幻术”里。

                                        然而……

                                        “这柔软的触感,这熟悉的温度……难道……”

                                        “你竟然是真实的!”鸣人惊讶道。

                                        “不错,吾名——昼练尘!受死吧!不懂礼貌的臭小鬼!天神压!”

                                        一股看不见的威压顿时全部压在了鸣人的身上。

                                        庞大的威压让鸣人无处可躲,只要硬抗。

                                        “开什么玩笑!我明明死了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啊!?”

                                        昼练尘理了理自己刚刚被鸣人弄乱的白毛,蹲下身去,看着被天神压压得动弹不得的鸣人,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竟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这里是昼之阁,是世间唯二个帮人延续命运的地方……”

                                        “可以先撤去天神压吗……”鸣人痛苦地问到。

                                        昼练尘傲娇地转过头,冷哼一声:“哼,看在你与那人缘分未尽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放过你一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就是唯一的那一次!”

                                        昼练尘挥了挥手,威严顿时灰飞烟灭。

                                        鸣人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挠了挠金灿灿的脑袋,问道:

                                        “与那人……缘分未尽?”

                                        “就是你那个小女友拉。”

                                        “雏田!你是说雏田吗!”鸣人震惊道。

                                        “对啊,骗你干啥?”

                                        “给。”昼练尘仍给鸣人一个沙漏装的吊坠。

                                        吊坠是古铜色,藤蔓样式的装饰缠绕着一个沙漏。

                                        “这个是……”

                                        “重生沙漏,可以让你回到三岁,在你十六岁的时候,沙子将全部流完,你便会回到这里了。”

                                        鸣人刚才还闪闪发光的眸子顿时又黯淡了下来。

                                        “只能到十六岁吗……”

                                        昼练尘一脸阴沉地看着鸣人,一把过去拍了下他的脑袋,道:“知足吧,不是每个死人都有这种待遇的。等会儿沙漏会隐没在你左手的手腕上,然后那里会出现一个沙漏的图案。”

                                        “哦。那雏田……她也会来吗?”

                                        “当然,不过要等她死了再说。”

                                        “草!”鸣人骂道。

                                        “呵呵,你骂吧,不过放心,你们的时间是同步的,也就是说你和她都是三岁的时候重生的。不过你要是再骂,我就把你那个小女友的时间点往后调个十年八年……”昼练尘说着,露出一丝老狐狸一般的笑容。

                                        “啊啊啊——大哥,我错了!”

                                        “时间不早了,我还是先送你走吧……”

                                        昼练尘话音刚落,古树上便落下了许多叶子。

                                        叶子开始围着鸣人转动,越转越多。

                                        “昼大哥——”鸣人透过绿叶间的缝隙,向昼练尘挥了挥手。“多谢啦——”

                                        昼练尘依旧傲娇地转过头,说道:


                                        “臭小鬼!下次叫爷爷也不行——”

                                        终于,绿叶散去。

                                        但是中间的鸣人却消失地无影无踪……

                                        昼练尘踱步到古树下,仰面朝天地躺在了地上。

                                        他从怀中拿出一个书签状的小纸片,上面贴着一朵玲珑剔透的腊梅花。

                                        昼练尘将书签放在离自己心脏最近的位置,眼中是欢喜,亦是悲伤。

                                        久久不语。

                                        终于,他自言自语,仿佛有一个人就在他旁边一般。

                                        “修独……夏天的光影很美,你那边的冬天怎么样了……腊梅花开了吗?”

                                        “修独……我……想你了……”

                                        “等我……行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7-18 18:09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7-18 1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