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35,715贴子:44,747,700

【原创】贪心by二尘(渣攻贱受/古早狗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v1
风流攻x冷漠执念受。
古早狗血。
姑且算是圆满一下自己的恶趣味。
——
文案

世界上总有那么些人,喜欢给自己创造一个乌托邦。
然后在乌托邦里建了一所房子,房子前面有个小院子,院子里有个养鱼的小池子,池子不远处还有个晒太阳的小花园。
直到有一天,乌托邦消失了。
这所有的一切,也就变成了痴心妄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14 10:51
    第一章

    顾轩死了。
    死之前给我留了一封信。
    大意是让我找到少爷后,好好保护少爷。

    我看着掉了漆的大门,犹豫了几秒从口袋里拿出钥匙,习惯性的抿抿嘴,这才将钥匙插进锁孔,推开门。
    还好,那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沙发太小,他只能将脚伸到外面,熟睡的面孔紧挨着沙发靠背。
    我拿起一旁沙发上的被子给他盖好,然后俯下身偷偷亲了他一口,亲在了左边嘴角处,他往沙发里面缩了缩。
    我寻思着明天去家具市场买套大一些的沙发回来,给茶几上的透明水杯又添了些热水,想起冰箱里还有昨天他吃完饭剩下的一些饭菜,我放轻脚步往厨房走去。
    见到一盘凉拌黄瓜和一碗饭,我端着它们做到了客厅分隔出的饭厅,一边看着他露在外面的脚一边扒饭。
    低头准备扒最后一口,突然听到他的声音。
    “变态。”
    他一向这么喊我,我应了一声,将最后一口饭咽下去。
    他起身从沙发那儿朝我走过来,身上穿着大码的衬衫,底下套着我给他买的沙滩裤,两条腿在我面前晃啊晃,晃个不停。
    “我想买东西。”他坐到我旁边的椅子上,翘起腿,眼神嘲讽的看着我道。
    我连忙点头,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他,小声问道:“你要买什么?我记下来待会出去帮你买。”
    他靠在椅子上,一脸的嘲讽之意愈发的明显,开口的语调也拖长来。
    “买**的东西啊,怎么,你也要自己去买?”
    喉咙里卡了一个“好”字,我拿着手里的空碗有些不知所措。
    他总是把这种话说的理所当然,也对,我和他比……又怎么比得过万分之一。
    见我不说话,他伸手拍拍我的脸,满脸的悠然,轻佻道:“你最近在外面有没有找男人**啊?”
    以前夫人在的时候总说他有一双笑眼,无论说起什么的时候都是笑起来的模样。
    确实是这样的,我看着他那一双笑眼轻轻回道:“没有。”
    他一副非常惊讶的样子,“真的?”
    “是,我只喜欢被少爷操。”我有些想笑,他明明知道我除了他……却还是要问上几句嘲讽的话来。
    听到我这么回答,他有些轻蔑的扫了我几眼,然后起身走到别处,仿佛和我多待一会儿都难受。
    我也随他开心,拿着碗起身去厨房刷,顺便把晚上他要吃的料理材料准备好。
    等把厨房收拾后出去,在客厅没见到他,想起他说要买东西,只好提着电脑到主卧找他。
    他正趴在床上,手上拿着一条手链把玩。
    我将床旁边的书桌移过来,再将电脑打开放好,这才开口请他起来。
    喊一声邱逸,换来他抬头的满眼冰冷。
    我看着他那眼神,胸口被人掐死了一般疼。
    真是怕了啊。

    他从床上坐起身,然后流利的在电脑上动作。
    我就这么站在旁边看着他,看着他盘起来的腿,看着他在键盘上游走的手。
    “你说我给你买个最大号的怎么样?”
    出神出的痛快,连他说话都没听见。
    等他再问第二遍的时候连我裤子都扒了,我低下头,朝他点点头。
    “对了,裴……”他一边伸出手指来往我后面捅一边说道,说到我的名字时卡了很久,我伸手扶着书桌边沿,咬咬牙才吐出两个字,“裴秋。”
    他一下子捅进四根手指,痛得我浑身发颤,眼前发黑。
    “哦对对,裴秋。”耳边响起他恍然大悟似的语气,听得浑身还有点发凉。
    其实他很久没喊过我的名字了。
    自从我将他从高高在上的邱少爷变成了阶下囚以来,就没再喊过了。
    想起顾轩死前的遗愿竟然是托付给我的,我简直要对着他那一口棺木发笑。
    我才是绑架少爷的人啊,我才是。
    你怎么能让我把少爷找回来呢?
    “贞操带我就懒得买了,反正我把不得你这种野狗在外面发情***,这样我负担可就小多了啊。”
    他正对着一屏幕的情趣用品做挑选,左手还插在我后面,抽插不停。
    我想了想,离他被我关在这里的时间已经快三年了。
    大概巴不得像我这种野狗死在外面好放他自由,想到这里,我情不自禁的笑出声。
    “笑什么?我说的话好笑吗?”他突然从电脑前面跳起来,一脸的厌烦,将手指从我后面抽出来,然后猛地将我往地上一推。
    说起来,他很不喜欢我笑。
    我只要笑,他都会想尽办法让我笑不出来。
    摔在地上有些疼,刚好后面被他捅出来的血顺着又流了一小片地方来,血淋淋的,我看着怪恶心的。
    他大概也觉得很恶心,拿起书桌上我给他新买的小吊兰朝我砸了过来。
    看到掉在地上折断的吊兰我有些可惜,上次买来看到他很喜欢的样子……
    “***有病吧!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出去?你就这么**?!”
    哦,对了,我还**。
    也许这也可以成为我囚禁他的理由之一。
    轻声叹了口气,我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非常小声道:“邱逸,我喜欢你啊。”
    “狗屁的喜欢!”他一巴掌拍开我的手,满脸的厌恶。
    “你买好了吗?”我看了眼电脑页面,还停在那上面。
    他皱着眉头看我一眼,“你这个人,就这么喜欢别人虐待你?”
    其实他这话问的不对。
    我只是喜欢他。
    觉得他不爱我不喜欢我也可以。
    只要能让他玩我玩得尽兴就好。

    我知道我囚禁他是在折磨他,而不是爱他。
    但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我真的,真的,特别喜欢他。
    就像小时候只能看不能吃的冰淇淋,我想时时刻刻的看着他。
    也想品尝他的味道。
    我很贪心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14 10:52
      可是为了他,我只想贪心一辈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14 10:52
        暖暖♥(ノ´∀`)
        ――――――――――
        ――――――――――
        辣鸡,你会娇喘么?
        啊……不~不会~呀~~
        胡说,你明明就会!
        啊~那就当我会好了
        ………
        嘤嘤嘤

        ———原创小尾巴,盗者自行了断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14 11:04
          暖 ƪ(•̃͡ε•̃͡)∫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7-14 11:17
            原地旋转爆炸,给大大疯狂打cal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14 17:04
              前排前排!!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7-14 17:09
                前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14 17:35
                  暖\^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7-14 17:56
                    我超喜欢这个梗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14 18:48
                      mmmm!!!
                      渣攻贱受最好吃啦2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14 21:05
                        加油!大大我超喜欢你的!


                        收起回复
                        13楼2017-07-14 22:0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14 22:34
                            二狗子你可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遇竹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14 22:40
                              第二章
                                
                                身边传来窸窸窣窣动作的声音,我在黑暗里睁开眼,适应了一会儿看见他正轻手轻脚的往床下走。
                                
                                好像怕吵醒我,他的动作放得非常的轻以及小心翼翼。
                                
                                不过听到厨房里传来的细碎声音,想起晚上给他煮的一桌子菜他看都没看一眼便回房睡觉了,我知道自己这又是自作多情了。
                                
                                邱逸这个人啊,实在是好脸面,我不由扬起一丝嘴角,他以前同我交往…时,便经常为了脸面在我面前出糗了。
                                
                                什么单手骑自行车啊,什么一口吃一整个冰淇淋啊,结果摔得膝盖淤青,冰得眉头直皱。
                                
                                其实很可爱,就像现在他在厨房偷偷啃西红柿的模样。
                                
                                我说不出来什么感觉,不由自主的凑到房门口,偷偷瞥着他。
                                
                                我知道他是因为我下午对他问‘什么时候放他出去’这个问题视若无睹在闹脾气,不吃我做的饭,丢开我给他盖的被子,然后半夜偷偷爬起来吃东西,冷了又往我这儿缩。
                                
                                我觉得他是在可爱的不行。
                                
                                正看到他坐厨房那小板凳上啃我前些日子嘴馋买来吃的山楂,一阵震动声从我身旁的书桌上传来,我扫一眼,靳九溪的名字显示在手机屏幕上,正散着白光。
                                
                                余光瞥见他酸的直皱眉,我好笑的接起电话,打开阳台门走了出去。
                                
                                “喂,靳哥。”靳九溪常教导我说,秋秋,你要学会以礼待人,先发制人,先礼后兵。
                                
                                我没读过书,对他那套文邹邹不感兴趣,便悟了个跟他打电话或者沟通凡事先一步。
                                
                                那头的靳九溪这次倒没有一如既往的玩笑语气,只是语调不明的叹了口气。
                                
                                我听着邱逸进屋的声音,捂着手机往更外侧走了一些,他倒是不在意我在哪儿,倒床翻个身卷着被子闷头就睡。

                                我惦记着他有没有盖好肩膀,靳九溪的声音又传来,“裴秋,顾轩的遗愿你记着的吧?”

                                这话听的我后背发凉,看着邱逸在床上拱成一团的背影,我定了定心神道:“是,轩叔的话我不敢忘。”

                                靳九溪闻言突然发出一声轻笑,在寂静无声的夜晚听起来有些渗人,“有什么不敢忘?那老不死的都死透了,那没出息的小王八流落在外都一年半了还没消息,难道你还指望这人活着不成?”


                                他话音落地许久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顾轩是他憧憬的人我一直都知道,我也知道靳九溪是个对少爷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裴秋你这人当真是茅坑里万年不化的臭石头,陪我笑一笑是会怎样!”他又道,语气里带着些急切。

                                我却听出了哭腔。

                                “我笑不出来。”我看着对面的高楼大厦,看着交错陆离的灯光,顿了顿,又道:“靳哥,节哀。”

                                他挂了电话,我思索了几秒突然意识到他这是催促我赶紧去找少爷。

                                又或许,他只是给我打个电话。

                                我关上阳台门往屋里走,在床边给邱逸盖好边边角角,看着他陷入黑暗中熟睡的五官,良久,轻轻靠在他身边睡下。

                                想起他吃酸山楂的模样。

                                想起他骑自行车的模样。


                                恍惚想起顾轩在时,靳九溪常念叨他,说自己年少憧憬的人居然是这么个坑货。

                                现在想想,其实憧憬还有另一层意思,是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7-14 23:08
                                笔芯一路追过来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7-15 02:43
                                  攻是邱逸受是裴秋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7-15 10:53
                                    第三章
                                      
                                      ——其实你可以尝试着投其所好,而不是一味的把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强加给他啊。
                                      
                                      给他准备早餐时收到一条消息。
                                      
                                      是前些日子在网上认识的一位朋友发来的,我同她讲过我囚禁少爷的事。她只当我是在讲故事,还对我的疑问提供解决方案,思及此我将面包片从面包机处夹到盘子里,给她回了一条消息:好的,我会试试。

                                      将手机收起来,端着盘子往饭厅走,早晨送牛奶的人多送了一瓶,我在他的那瓶旁边摆上了送的那瓶,然后给他摆好碗筷,等他穿着睡衣睡眼惺忪的从房里晃出来。

                                      等他收拾利索了又同他讲一些邱家的情况,现在主家的是他的哥哥邱斐。

                                      听到邱斐的名字,他抬头瞥了我一眼,突然冷笑道:“这么一说,你是邱斐派来的?”

                                      我咬了一口面包片,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见他还看着我,我朝他解释道:“我只是喜欢你。”

                                      囚禁你是因为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们兄弟争权。

                                      “呵,有什么区别你告诉我?”他拿起手边的牛奶,抿抿嘴,不屑道:“说到底还不是害我丢了应该属于我的东西。”

                                      听到他的话我闭口不言,静静的拿起另一瓶牛奶。

                                      我知道他在怨恨我,怨恨我害他失去自由,失去权利。

                                      他其实是很温柔的人,但是他不会再温柔对待我了,就像现在,他打翻了我的牛奶,连同他的牛奶一起。

                                      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我是他我会是什么感受。

                                      后来想想,我又怎么有资格成为他呢?怕是连假设也没资格。

                                      算了,我为什么要想这么多。

                                      看到他渐渐平复心情,倔犟的偏过头去吃东西,我没忍住,又多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被他瞪了一眼,这才开始收拾地上的残局。

                                      他吃完早餐在沙发上看书,我准备出门去邱家找靳九溪,临走前看到他翻书时修长的手指,真是,非常好看。


                                      ————————

                                      邱家历来从商,表面彰显着白,内地里却是混着黑。

                                      我随靳九溪多年,便是这邱家的黑,而邱逸,是白。

                                      他很优秀,也很好,但是更多的是天真。

                                      早晨他的问题我其实很想答非所问,告诉他,他有资本成为邱家的家主,但是不及邱斐那般心狠手辣。

                                      穿过邱家主宅的大厅,绕到后院的一栋小屋,我在门上轻轻敲了三声。

                                      “进来。”靳九溪的声音从门里传来,这是他的住处。

                                      轻握着把手推开门,入眼便看见长发男人正在穿西装,我走过去帮他理了理衣领,他突然转过脸来靠到我肩上,笑得像个女人一般,“秋秋~”

                                      我垂眼看着他:“靳哥。”

                                      “啧。”他一把推开我,又走到衣柜处拿裤子,然后脱了睡裤开始穿西裤,“你那张脸,一天到晚冷的跟冬天似的,是个人见着你也不高兴。”

                                      他又开始小声抱怨道。

                                      我只得听着,同时默默记着,打算回去多对邱逸做些表情,除了笑。

                                      他嘟囔了一会儿又开始在书桌前翻找,趁着他还混乱,我从口袋里拿出昨天医生给我开的药,在旁边的饮水机那儿接了一杯冷水,顺着把药灌了进去。

                                      “邱斐回来了你知道吧。”

                                      我点点头,看到他还低着头找东西,只好出声道:“嗯,昨夜到的,六子跟我说过了。”

                                      “**狼崽子,回来就上我这折腾,你下次去五金店给我买个棒槌回来,看我下次不弄死他。”靳九溪开始拉抽屉,长发绕过耳朵落到脸颊旁。

                                      我看着他,心道你这是引人犯罪要棒槌有什么用。

                                      他习惯我不搭话,又开始念叨,“要邱逸那个小王八崽子还在就好了,给我拉个曲弹个歌心情也好啊。”

                                      邱逸才不会听你摆布做这些事,我继续心道,又不禁脑补邱逸弹钢琴拉小提琴的模样,然后又弹又拉……

                                      邱逸大概会打我…嗯。

                                      “杀顾轩的凶手找出来了。”

                                      “嗯?”

                                      “我要你去杀了那个人。”

                                      靳九溪总算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然后丢给了我。

                                      我还在想邱逸,他突然说起顾轩我一时反应不过来,顺着低头看向地面。

                                      他刚刚丢过来的是一把短刀,我弯腰捡起来,借着窗外的阳光看了看刀刃,又伸手摸了摸,见血从手里滑出来我有些兴奋。

                                      “邱斐最近盯我盯得紧,我只能靠你了。”靳九溪兴许是瞧见我眼里的雀跃,语气放得极慎重,“这短刀是当年军区特供限定的……因为太锋利了一刀致命,所以全球也才二十把,你这次要是成功了刀就送你了,要是没成功……”

                                      他欲言又止,直接隐了下面的话,我握着这刀好心替他补充道:“没成功就去死。”

                                      “瞎说什么呢你这臭石头!”他一本字典朝我飞过来,眼角有些发红,“老子就你这么……一个人还在了,没成功就赶紧逃,好了你出去吧,别烦我。”

                                      停顿里的意思我想他是说他养过的那么多人里只剩我还活着了。

                                      眼角发红估计不是为了我。

                                      有些好笑,将刀收进去我朝他道了别。

                                      出去的时候遇见邱斐,他很客气的同我打招呼,我便朝他点头,然后绕过他朝外走。

                                      眼前闪过邱逸的手,我打算去琴行转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7-15 21:00
                                      就喜欢这速度,好看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7-15 21:53
                                        三百六十度螺旋转疯狂给二尘打call!!!!!!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07-16 01:03
                                          二尘!二尘!文真的都太太太好看了啊啊啊啊阿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7-16 01:41
                                            萌新路过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7-07-16 01:53


                                              么么哒


                                              回复
                                              24楼2017-07-16 18:55
                                                他以前同我交往时经常因为修学分的需求在家练琴,指尖触碰黑白键时发出的悦耳声音我至今还记着,有时出任务需要熬夜,我不喜欢咖啡也不喜欢茶,讨厌功能饮料,犯困时喜欢回想他弹出的旋律。

                                                  这么一想,我真像个有情调的人。

                                                  琴行的老板戴着一副金边框眼镜,举止优雅,见我进门微微颔首,而后起身到一旁的桌上倒茶。

                                                  扫了眼他递来的茶,我摆摆手,径直走到另一侧摆满钢琴的位置。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类型的钢琴呢?”

                                                  我看了看摆放在面前的钢琴,左右看不出什么,只觉得好看,便回头朝他道:“你有推荐的吗?”

                                                  他笑着应了一声,走到我身边来,笑得客气道:“您的价格区间是多少呢?”

                                                  我闻言便道:“随便。”

                                                  他诧异的眼神瞥我一眼,见我又不说话了,只好道:“我前些日子刚好订了一架施坦威钢琴……价格在两百万左右。”

                                                  “施坦威吗?”我笑了笑,这钢琴品牌我倒是知道,邱逸之前的不就是吗,想了想,我又问道:“什么颜色?”

                                                  “黑色,三角钢琴,待会儿我把资料发给您看一下吧。”

                                                  我打断他的话,轻声道:“不用,我要了。”

                                                  他有些错愕,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我看起来大概非常不像有钱人,事实也确实如此。

                                                  阻止不了他打量我的眼神,我只好面无表情的垂下眼,淡声道:“钢琴在吗?”

                                                  他一愣,连忙道:“在的,您要看吗?”

                                                  摆摆手,我拿出电话,朝他说了句,“你给我张白纸。”然后给靳九溪拨电话。

                                                  靳九溪接电话的语气开心的很,知道我是找他借钱的时候瞬间不开心了。

                                                  “讨债呢你!”

                                                  “这笔业务做完了我不收你报酬。”我同他商量道。

                                                  “@#¥%……”

                                                  “待会打到我卡上,谢谢。”懒得再废话下去,我直接挂了电话。

                                                  那个店主也拿了白纸和笔来,我接过来写了电话号码和地址,然后递给他,道:“待会送过来,钱的话……”

                                                  “不急,你地址都在我这儿。”他这时候倒变得极好说话。

                                                  我点点头,说了声谢谢,准备回家。

                                                  ——————————————

                                                  邱逸正在看电视。

                                                  我想同他讲话,告诉他我为他买了一架钢琴,但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见我从玄关口走到他身边来,看着我坐到他身旁,突然开口道:“我饿了。”

                                                  我诧异了几秒,猛地起身,连说了几个好。

                                                  他像看疯子一样看了我一会儿,厌恶的撇嘴道:“好什么?我饿了你还好?”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哑口无言,觉得自己在他面前真是尽做些蠢事,又问他想吃什么,他犹豫了半晌才道:“上次你做的小牛排很好吃。”

                                                  不知道犹豫的是吃什么还是犹豫着夸我。

                                                  我晕晕乎乎的直说好,走到厨房才想起家里没有买小牛排。

                                                  “那你等我一会儿啊,冰箱里还有我早上出门买的荔枝,你吃一些先压压。”

                                                  拿起鞋柜上的钥匙我一边换鞋一边朝他说道。

                                                  他敷衍的应了两声,又开始看电视。

                                                  我下意识去看屏幕,电视里正在放重嗣演的新剧。

                                                  哦,怪不得邱逸心情这么好,原来在看他心上人。

                                                  超市里今天的小牛排不新鲜,我寻思着去远一些的市场买,刚走出超市,手机震动了一下,我随便扫了一眼消息,说是两百万已到帐。

                                                  便顺着在那钢琴老板手上要的帐号打了过去。

                                                  “啧,你买钢琴是什么意思?”

                                                  刚到家,就见邱逸趴在沙发靠背上凶巴巴的看着我。

                                                  我想捏他的脸。

                                                  “钢琴已经送到了吗?”

                                                  “嗯,我问你是什么意思?”他先乖巧的应道,然后又凶巴巴的。

                                                  我见了好笑,先把手上的食材放进厨房,又给他洗了几个苹果,才道:“你喜欢钢琴不是吗?”

                                                  他脸色不虞的变来变去,一下红一下白,直结巴道:“关、关你什么事啊。”

                                                  见他这副样子我知道这钢琴买对了。

                                                  朝他微微笑道:“因为我喜欢少爷啊。”

                                                  “所以,少爷想要什么,我便给少爷什么。”

                                                  天日昭昭,此话虽然听起来华丽,却全然出自肺腑。

                                                  我知道他不会信,甚至还会反驳我为什么不放他出去。

                                                  果不其然,他下一句话就是,“那我还喜欢自由呢。”

                                                  我下意识道:“但是那样少爷就不会喜欢我了。”

                                                  他顿时气的脸通红,身子直抖,我依旧猜得出他下一句话是什么,然后换了个方式说给了他听:“我知道你本来就不喜欢我,我也不指望关着你你就会喜欢我,”

                                                  他直接拿起手边的抱枕朝我砸了过来,我接住,又朝他笑:“但是少爷,你要知道,就算没有你那颗心,有你人对我来说也已是极大的幸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7-17 00:06
                                                  绑架囚禁的文好像还是第一次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7-18 15:11
                                                    追过来,等二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7-07-20 01:17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7-20 01:17
                                                        尘尘在渣贱套路里另辟蹊径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7-20 23:28
                                                          渣攻变弱攻了,贱受变病娇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7-20 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