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一吧 关注:14,228贴子:184,123

【原创】歧途(蓝染x一护)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半原著向,中长篇,HE
*有大纲,放心,不坑。
*重温漫画萌到后疯狂爱上蓝一,无奈文少得可怜,于是控记不住记几的手,自己割腿肉。
有没有萌蓝一的小伙伴啊!!QAQ


01

  “把他的双眼和嘴也一同束缚起来!延长刑期至两万年!”
  
  蓝染对四十六室的奚落,轻而易举挑起了他们的怒火,黑色绷带如他们所愿的封锁了蓝染的双眼和嘴,黑暗随之而来,蓝染却依旧波澜不惊。崩玉已经赋予他永恒的生命,两万年对他而言不过是漫长生命中的一段颇为无趣的时光。
  
  被送进无间五分钟后,蓝染解开了束缚在他身上的枷锁,却依旧端坐在椅子上。即便周围如墨一般漆黑,但他知道,在无间里摆放的唯有这把椅子。
  
  比在虚夜宫时他的寝宫里的家具还少呢。蓝染悠闲地想着。
  
  虽说已被判入狱,不过由进攻空座町到现在满打满算只过去了不到一天的时间,他却由虚圈之王沦为一介囚犯,其中的落差可想而知,不论是谁,想必也会为自身的失败感到失意。
  
  但即便此刻只蓝染一人,他的面上依旧只有淡然。
  
  即便计划失败,可他依旧坚持自己的想法,静灵庭的迂腐和对尸魂界的管理不善他都深刻的体会过,所以才下定决心推翻这个世界,不过就结果而言,他还是忽略了那个最大的变数。
  
  黑崎一护,从出生起他就在关注的孩子,蓝染认为最完美的实验素材。
  
  那真是个成长速度突飞猛进的孩子,以惊人的速度吸收一切力量,蓝染认为无可挑剔的优秀的孩子,就是性格有些软弱,可惜自己没有办法离开无间,不然一定会继续锻炼他,看着他的成长。
  
  寂静而黑暗的环境中静谧被无限放大,心跳声都能清晰听见,思绪便放开了禁锢的缰绳,在脑内飞速奔驰,对蓝染来说,他没有什么牵挂,就连跟随自己一百余年的市丸银和东仙要,也能毫不犹豫地了断他们的生命,于是繁杂的、不重要的面庞尽数剔去,思绪间只剩下那个名为黑崎一护的少年。
  
  就这样心念全是那个橘色头发的少年,忽略了时间的流逝时,无间传来了一点异动。
  
  蓝染凝视着不远处的一片漆黑,虽然对方穿着隔绝灵压的斗篷,但蓝染依旧能感觉到那人的存在。
  
  对方明显不知道蓝染所在的位置,他在原地踌躇半晌,才好似终于想起来探查灵压。
  
  虽然蓝染已经解开了抑制灵压的束缚,但他此刻却是抑制起了灵压,所以意料之中的,蓝染看到那人在原地站了许久,依旧没有迈出一步,一副没有找到自己所在位置的样子。
  
  蓝染起身,瞬步到黑崎一护身后,俯身在他耳边低声说:“你来这里干什么?黑崎一护。”
  
  果然对方惊讶地回头,清澈的眼睛一眼望到底。蓝染满意地看着意料之中露出有趣的表情的黑崎一护,直起身子:“这次你没有拉开距离呢,我很满意。”
  
  “你怎么会……”黑崎一护显然没有料到蓝染竟能自由活动,声音中满是惊讶与尴尬。
  
  “虽然我现在是这副姿态,可你不要以为我就会受制于此。”
  
  对方没有说话,举起事先准备的油灯,试探着照向蓝染。
  
  “还真是严密的封印啊。”黑崎一护打量着蓝染,视线落到被黑色绷带覆盖住的右眼时,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同情了吗?”
  
  黑崎一护没有说话,只是蹙眉沉默地看着他。
  
  蓝染嘴边的笑意沉了下去,他料想到黑崎一护的各种反应,并能一一应对自如,唯独面对少年这般复杂又直白的,仿佛下一秒就会吐露出那句他始料未及的话语的目光,他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我今天来就是想看看你。”令人烦躁的沉默终于被黑崎一护打破。
  
  “看我是怎样的落魄吗?”
  
  “不是,”黑崎一护说着又沉默了下来,仿佛在思考如何措辞,“我只是觉得……这样能使我安心一点。”
  
  “这算什么?”蓝染的眉眼变得有些冷漠,“看我如蝼蚁一般被困于这里使你安心吗?”
  
  “都说了不是了!”黑崎一护有些不爽地看着蓝染,“没想到你是这么自说自话的人啊。”
  
  “所以呢,你今天特地潜入这里,只是想来看看我这么简单?”
  
  “啊,其实也想问你点事情……”
  
  “说说看吧,如果是有质量水准的问题,说不定我会好心回答你的。”
  
  黑崎一护无言地盯着蓝染,心说不管与之前相比有多落魄,这人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帝王模样。于是只好说道:“你说过你的目的是杀死灵王,对吧。”
  
  蓝染挑眉:“然后呢?”
  
  “如果这个目的这么重要……为什么又要培养我?你知道我一定会阻止你的。”
  
  “我想我已经告诉过你原因了。”
  
  “因为我是最完美的实验素材?”黑崎一护摇头,“不,不是这样,你在逃避问题。”
  
  “那么你来说说,你认为我是为了什么?”
  
  黑崎一护停顿了一下,才道:“你在寻找和你处于同等高度的对手。”
  
  蓝染的眸子变得深邃:“真是引人发笑呢,黑崎一护。在战斗中暂时让你处于上风就这么令你欣喜吗?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么以你现在不知何时死神力量就会消失殆尽的身体,又能做什么呢?”
  
  长久的沉默,蓝染看着黑崎一护垂下的眼睫,又说:“真是遗憾,你不能从我这里听到令你满意的答案。”
  
  “没关系,”黑崎一护抬起头,看着蓝染,“我只是没想到,你是个这么别扭的人。”
  
  蓝染眯起眼睛,盯着面前这个面庞有些消瘦的少年,不发一语。
  
  “我不能久留,下次再来看你。”一护关掉油灯,无间重新被黑暗笼罩。
  
  “还会有下次吗?”蓝染揶揄。
  
  黑崎一护的脚步顿了一会儿,随后坚定的声音传来:“会有的。”
  
  蓝染看着被黑暗吞噬的少年的背影,眉头渐渐地聚拢起来。蓝染知道所有人都痛恨自己,只是他没想到,第一个探望自己的会是那个因为自己告诉他一切战斗都在他的布置之下而惊慌又绝望的少年。
  
  有条不紊的思绪被打乱,蓝染皱眉思索黑崎一护此番来到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真的只是来问个问题?那个少年望向自己时眼底潜藏的情感,究竟是什么时候有了转变?蓝染回忆了一遍自己的所作所为,并没能想起自己做了什么暧昧的举措。然而每每忆起少年方才含着饱满情绪与话语的眸子,思绪就开始停滞不前,心底沉寂的情愫翻涌起来,窒息一般的感受,于是眉头愈发锁紧。
  
  不知不觉间,眼前如有实体一般的黑暗有了些改变,如同藏在雾里的不知名生物扭动着身躯,又如同被无形的手拍散的烟雾,诡异而慑人。蓝染立刻便发现了异状,正要思索这是怎么一回事时,忽然听到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惣右介!”少年特有的清脆的嗓音从身后传来,蓝染回头看去,一个身着和服的少年正沿河堤而下,朝自己跑来。
  
  蓝染愣住,那青涩的脸庞是埋藏在记忆深处,许久之前的回忆,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再看向自己,哪里还是无间的那副打扮,身上穿的已然是与那奔向自己的少年别无二致的和服。
  
  蓝染转头看去,垂柳如丝,碧波盈盈,夕阳为河畔镀了一层浅金,远处炊烟袅袅,近处孩童嬉戏,回忆中的一切都浮现在眼前,蓝染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中了幻术。
  
  “喂,你怎么还在这里啊,你父亲都着急了哦。”男孩跑过来有些气喘,匀口气后才道。
  
  父亲?
  
  蓝染疑惑的眼神令男孩有些不安,上前握住了他的手臂:“喂,惣右介,你怎么了?”
  
  蓝染看着握住自己的纤细的手,真实的触感让他心下一沉,瞬步到河畔边,借着水的倒影,看见了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正与自己对视,眼底氤氲着疑惑。
  
  蓝染看着自己明显变小的身体,不顾身后男孩“你什么时候学会的瞬步!好厉害!”的叫嚷,迅速探查了一遍这具身体,熟悉的数值令他的心情十分复杂。
  
  他竟然,回到了自己的少年时期。


=======
啊第一次写死神同人有点紧脏……有什么问题欢迎指出!
下章说明蓝染是啥情况,不过说不定你们已经知道了哈哈哈哈


回复
举报|2楼2017-06-06 21:20
    有新文!


    穿越?好吧!是我想多了……支持新闻


    棒棒哒 楼主加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加油,收藏


    高兴~


    啊啊啊 我最喜欢蓝一了 楼主加油↖(^ω^)↗


    lz啊,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敢弃坑。。。


    我来解释一下,因为到了考试周,所以一直没有更新。医学生的期末考……肥肠要命,总之等到考完试就更!感谢大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6-24 11:12
      加油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6-24 15:28
        02


          “惣右介……”男孩见蓝染脸上的表情由疑惑变成沉思,担心地唤他,“你还好吧?”
          
          “啊,没事。”蓝染温和地笑,“我们回去吧。”
          
          见蓝染不愿多说,男孩也不好追问,两人顺着河堤往回走,男孩显然不是寡言的性格,沉默了一会儿便忍不住说:“那个惣右介……你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说出来也许会好点哦。”
          
          “为什么这么问?”
          
          “啊,也没有啦,”男孩抓了抓头发,“就是觉得你有心事,一般你不会露出这种笑容的。”
          
          “……”
          
          蓝染对男孩的话语感到始料未及,自己以前不是这样笑的吗?
          
          在瀞灵庭度过的近二百年的时光,他一直以温和的笑容与话语伪装自己,伪善的面具戴得久了,已然成为身体的一部分,嘴唇勾出这样的弧度实属自然,在他的眼里却传达了这样的内容吗……蓝染凝视着站在身旁的男孩,埋藏在脑海深层的记忆浮现出来。这名男孩名为木村哲也,是自己在流魂街时的玩伴。多亏了他,自己早年在流魂街的生活才有了些许乐趣。只可惜……蓝染眉眼沉了下来,虽然又要经历一遍无趣的生活,不过有了前车之鉴,他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完善自己的计划,成功创生王键。
          
          蓝染思索着,看向被夕阳染红的河畔,脚步忽然凝滞住。
          
          “嗯?怎么了惣右介?”木村哲也跟着停下,顺着蓝染的视线望过去,只见一个橘色头发的小孩穿着古怪的衣服,正坐在河岸边,泛着金色的波光粼粼的河水,如同喷薄而出的岩浆洒满整片天空的晚霞,以及少年橘黄色的头发,相映之下那少年如同降临到凡间的太阳一般耀眼。
          
          那身影太过熟悉,与记忆中的一隅重叠,蓝染惊讶地看着那个明显缩水不少的身影,视线紧紧附着在少年身上无法移动分毫。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巧合吗?还是认错人了?此刻他理应在回现世的路上才对。而且那副令人在意的姿态……蓝染略一思索,不顾木村的叫嚷,朝那个少年走了过去。
          
          “迷路了吗?”蓝染在距少年几步远的位置站定,看着少年头顶的发旋,轻声说道。
          
          对方听到声音转过头望了过来,视线相撞,少年明显是愣住了,立刻站起来想说些什么,又忽然顾虑起来,最终只是疑惑地看着蓝染一言不发。
          
          果然如此。蓝染的猜测得到验证,继续说道:“黑崎一护,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蓝染!果然是你!”少年立刻咋呼起来,“我也不知道,回去的路上忽然眼前一黑……然后我就在这里了。”
          
          “是吗。”蓝染皱眉。自己来到这里已经是个谜,为什么黑崎一护也会来到这里?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有什么别的触发因素?
          
          “你又是怎么回事,怎么也变成这样?”黑崎一护仿佛一点也不在意为什么会莫名到这里来,他上下打量蓝染好几遍说道。蓝染看了黑崎一护一眼,对方的表情有些难以言喻的复杂以及些许……兴奋?“呜哇,还真是意想不到。”
          
          蓝染微微眯起眼,貌似想说些什么,却被一直在旁边围观两人说话的木村哲也出声打断:“惣右介认识?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啊,在真央灵术学院认识的同学。”蓝染解释道。
          
          “是吗。”木村哲也和黑崎一护打了个招呼,复又催促起蓝染。后者点头,看了一眼明显有满肚子话想说的黑崎一护说:“走了。”
          
          “……哦。”
          
          黑崎一护三两步跟了上来,木村看了看蓝染,见他没有解释的意思,便主动与黑崎一护搭话:“你也是这片区域的住民吗?”
          
          “诶?”黑崎一护愣了一下,抓了抓头发,“不是,我是从……从别的地方来的。”
          
          “是吗,”木村没有多问,看了眼蓝染又道,“黑崎君,那个啊,你觉得惣右介是个怎样的人呢?”
          
          “呃?”黑崎一护愣了,下意识的看了眼蓝染,对方并没有在意他们的对话。
          
          “蓝染啊……”被谈论的对象没有反应,然而问题还是要回答的。黑崎一护扯出一个复杂的笑容,“是个……很可靠的同伴。”
          
          “哦?”木村眼睛发亮,看着黑崎一护示意他继续说下去,黑崎一护只得继续道,“怎么说呢……性格沉稳,待人温和,感觉没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虽说回答掺杂了些许水分,但最后一句是大实话,不论智力还是武力,蓝染都超出护庭十三队几条街,在看到蓝染与崩玉融合后压倒性的实力后黑崎一护一度丧失了战斗意志,若不是黑崎一心骂醒了他,想必蓝染现在已经达到他的目的了吧。
          
          “诶——”木村拉长了语调,“看来你很信任惣右介嘛。”
          
          “啊……”黑崎一护语塞,扯出一个不怎么真诚的笑脸,“还好……”
          
          木村倒是没有过多在意黑崎一护勉强的笑容,他在一条巷口停下脚步与两人道别,黑崎一护与蓝染则继续顺着道路往前走。
          
          “那个人是你的朋友?”黑崎一护问,“感觉你们的关系很好。”
          
          “邻居而已。”蓝染说。
          
          “是吗……”黑崎一护看着蓝染的侧脸,不打算把这句话当真。
          
          没走多远就到了目的地,蓝染推开大门,领着黑崎一护走进去。
          
          这是一间不算很大的住宅,但与西流魂街的茅草屋相比要好上许多。
          
          蓝染并没有带他进到主屋,而是径直走向内院,然而还没走多远,两人身后就传来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
          
          “你去哪里了?”
          
          黑崎一护回过头,一个中年男人正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望着他们。
          
          “只是出去转转而已。”蓝染侧头看向男人,语气客气地说。
          
          “我已经说过了出去要告诉我们的吧。”男人微蹙起眉,黑崎一护看着对方脸上的表情,觉得有些违和,那神情就好像是在害怕着什么,“为什么不愿意听从我们的话呢,惣右介。”
          
          “如果我认为有必要的话。”蓝染扭过头,对黑崎一护说了句“走了”,便迈开步伐,将中年男人留在原地。
          
          黑崎一护又回过头看了一眼中年男人,对方显然不在意他这个客人,只是沉默地看着蓝染的背影然后离开。
          
          这诡异的气氛是怎么回事?黑崎一护满脑袋问号,却只得耐着性子跟着蓝染。
          
          拐了几个弯后,蓝染在一扇门前站定,拉开了门:“进来吧。”
          
          黑崎一护跟了进去,入目的便是占据一整面墙的书柜,以及遍布在各个角落却摆放整齐的书本。
          
          “呜哇——”黑崎一护惊叹,“这么多书,你都已经看过了吗?”
          
          “差不多吧,”蓝染倒了两杯水放在黑崎一护面前的桌子上,然后走到书柜前,从中取出一本书,坐在他旁边看了起来。
          
          “那个啊,”黑崎一护犹豫着,终究是问了出来,“刚才那个人……”
          
          蓝染打断他的话,平淡的说:“是我父亲。”
          
          “是吗……”黑崎一护皱眉,那个男人的眼神重新浮现在脑海,藏着畏惧的眼神让他有点不爽,“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怕我,你是想问这个吧?”蓝染再次打断,他平静地将目光投向满脸不解的黑崎一护身上,“一个人的力量过于强大,人们反而会感到畏惧。”
          
          “可那是你父亲不是吗?”黑崎一护有些忿忿不平,“亲人才应该更加相信彼此。”
          
          “这道理他们是不会懂的。”蓝染站了起来,“你先坐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要弄清楚为什么我们会到这里。”
          
          “啊,好。”黑崎一护看着蓝染的背影被另一道房门阻隔,整个人窝进座椅里,仰头看着有些斑驳的天花板。
          
          男人的强大他从一开始双殛之上便已深刻领略,而后的冬季决战交手后所显露的差距更是让他一度陷入绝望。高处不胜寒,这道理他明白,况且蓝染四处树敌,现世虚圈尸魂界,记恨他的人不在少数。然而蓝染本人对此毫不在意,他目的明确,手腕强硬,性格冷漠,举止优雅,黑崎一护本觉得男人是最接近神的存在,然而在刀刃真正触及到对方的时候,才感受到了男人如海一般深沉的孤独。那时的黑崎一护甚至产生了“原来这个男人也会有这种情绪”的想法。许是察觉到了这一点,在打败蓝染,一切尘埃落定后他也没能释怀,男人被封印时的歇斯底里和剑上流露出的孤独一度成为他的梦魇。
          
          这样下去不行。黑崎一护这样想着,于是偷偷摸摸地潜入了无间——当然,这其中的技术支持来自于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杂货店店长。
          
          黑崎一护也无法说清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只是觉得去见他一面,或许一直困扰自己的问题就会得到解答。
          
          然后他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如此的接近蓝染。
          
          只是他没想到,身为蓝染的至亲至爱之人也对他有所防备。那么在这世界,他还能毫无芥蒂地相信谁?
          
          淡淡的疼痛像是纤细而又柔韧的蛛网,将整颗心包裹起来,带来**一般的疼痛。
          
          黑崎一护烦躁的扒了扒头发,就这么干坐着也没什么意思,于是随便拿了一本书翻开浏览。
          
          蓝染果真是个天才,黑崎一护看着密密麻麻的字,脑袋一阵犯晕。这么晦涩艰深的内容也能看懂,不仅如此还做了各种各样的标记,要是没有变成敌人,他一定是非常了不起的人。
          
          黑崎一护看着男人挺拔苍劲的字迹,忽然想到原来露琪亚提过,蓝染在担任队长时还兼任真央灵术学院的书法课老师,虽然是门选修课,但是人气居高不下,不论男女,皆对蓝染怀着崇敬之情。
          
          现在想来,黑崎一护也能明白究竟为何了。
          
          腿上放着摊开的书籍,黑崎一护阖眼养神,结果就那么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天空已然变成深邃的墨蓝色,黑崎一护转头,蓝染正坐在他旁边,静静看着手中的书籍,见他醒来便问:“饿吗?”
          
          “还好。”黑崎一护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身上盖了条毯子。
          
          “谢谢了。”黑崎一护伸了个懒腰,“弄清楚了吗?我们到这里的原因。”
          
          “目前合理的解释有两个,其一是由于我们之前那场决战,扰乱了尸魂界的灵子分布,个别地方灵子分布十分稀薄,导致时空撕裂形成时空隧道。”
          
          “哦……是吗……是这样啊……”黑崎一护摸着下巴,却是与言语相对的完全没有理解的表情。
          
          “理解不了没关系,我认为另一个可能性更大。”
          
          “另一个可能是什么?”
          
          “崩玉的影响。”
          
          “崩玉?”黑崎一护皱眉,“崩玉现在还在你体内吗?”
          
          “在对我下达判刑之前就已经从我身上分离了,只不过它已经成为我的所有物,即便被封印起来,影响依旧存在。”
          
          “那影响会持续多久?”
          
          “说不准,也许一天,也许一两个月,也许一两年,也许……永远。”
          
          黑崎一护沉默了一会儿:“我们回去的可能性是多大?”
          
          “不清楚。”蓝染摇头,“现在还不清楚这个世界与我们的世界有哪里不同——事实上你会到这里来已经是最大的差异了,所以未来也许会与我们所知道的有差别。”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他们所面临的是熟悉却又充满未知的世界,这份认知对于黑崎一护来说,是不是有些沉重?蓝染心想,他深知对方有多么热爱空座町,多么重视他的朋友与家人,然而现在只剩他一人,他会作何反应?蓝染饶有兴致的想。
          
          终于,沉默半晌的黑崎一护如他所愿开了口:“真想不到啊,我可以和你这样心平气和的谈话。”
          
          “……看来你更喜欢针锋相对的气氛。”蓝染看着黑崎一护微微眯起眼。他没想到少年首先说的是这种事。
          
          “不不,只是觉得……”黑崎一护挠挠头,像是在组织语言,“这样的感觉也不赖。”
          
          黑崎一护看向蓝染,目光内敛,却是勾起嘴唇微微笑了起来。
        ==========
        写着写着大纲就不要了(。


        回复
        举报|15楼2017-07-07 14:27
          (⊙o⊙)哇!更新啦更新啦!【撒花】


          棒棒哒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02 03:31


            回复
            举报|19楼2017-08-09 11:01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09 18:35
                  03
                  
                  蓝染看着眼前的少年,他嘴边的笑意让蓝染产生一种仿若怜悯的情绪。
                  
                  这个少年即便知道了他的经历是由自己一手导演的真相,也依旧是这么天真。
                  
                  蓝染抱起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看来你是觉得,我们现在不是敌人的关系了。”
                  
                  黑崎一护直白地表现出自己的疑惑:“难道不是吗?”
                  
                  蓝染偏开眼:“罢了,既然你这么认为也无妨。”
                  
                  “喂,”黑崎一护挪着屁圌股离蓝染近了些,表情有些严肃,“你不会还没有放弃你的计划吧?”
                  
                  蓝染一手撑着下巴,只是含笑看着黑崎一护:“你觉得呢?”
                  
                  “……你啊!”
                  
                  蓝染饶有兴致地看着黑崎一护炸毛的模样,却新奇地没有继续说出让对方更加抓狂的话语。少年倒也有了长进,很快便识破对方在戏弄他,不出一会儿就冷静下来。
                  
                  “我不知道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想法,但是如果你还要继续你的计划的话,我一定会阻止你的。”
                  
                  “哦?”蓝染笑得神秘,“还是像上次一样,以失去死神力量为代价?”
                  
                  “如果没有新的方法,”黑崎一护点头,“是的。”
                  
                  “可是依我看,这可不是你的真实想法哟。”
                  
                  黑崎一护一愣:“什……”
                  
                  “当时你倾注全部死神之力将我打败,可是你留下了什么?”蓝染打断黑崎一护的话,看他不知是发呆还是思索的模样,继续缓慢吐露着蛊惑的话语,“你可是对打败我这件事耿耿于怀呢。”
                  
                  “……你想说什么?”
                  
                  “黑崎一护,我在与你的战斗一开始时就说过,你的剑上对我没有仇恨,故而你的刀刃无法触碰到我——我知道你想反驳后来你足以触碰,并且打败了我,但是仔细想想,将我打败之后,你是怎样的心境?”他的声音不及成熟时那般低沉,带着少年时期特有的清脆质感,可就是这样的悦耳声音吐露出的话语让黑崎一护无言以对,“仅仅是在这场战斗中获得胜利罢了。你赢的是战斗,输的是内心。”
                  
                  黑崎一护的眉头紧紧蹙起,像拧成一股的线团:“……你凭什么这样说。”
                  
                  “凭你去无间探望我。若是心中无事,为何要去见我?仔细想想吧,我想你心里也清楚,你困惑的地方到底是什么。”蓝染看着有些慌乱的少年,满意地做最后陈述,“现在你还能像刚才那样坚定地说,要阻止我吗?”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蓝染盯着掩藏在耀眼发丝下的脸庞,他自然清楚黑崎一护此时心中的波澜起伏,但也知道这个坚强的少年很快就会坚定信念。
                  
                  果然,少年很快便抬起了头,眼中一片清明。
                  
                  “当然会,”蓝染听见少年坚定地说,“因为我还要保护我的家人和朋友。”
                  
                  “别忘了你现在身处尸魂界,这意味着你在现世的家人和朋友极有可能视你为陌生人。即便如此,你还要保护他们?”
                  
                  “是。”
                  
                  蓝染勾起嘴唇,这才是他一直注视着的少年,没有迷茫,竭尽所能地保护他的同伴。
                  
                  肯让自己愿为他设计道路,助他成长,堪称奇迹的孩子。




                  
                  “……蓝染?”黑崎一护试探着唤了一声,“在想什么?露出那种笑容……”
                  
                  “怎么?”
                  
                  “不,只是配上你现在这张脸有些违和……”
                  
                  听闻黑崎一护的话,蓝染不由自主板起了脸,随后恍然:“因为年轻了啊。”
                  
                  一声轻微地咕噜声忽然闯进两人的耳朵里,蓝染不由看向黑崎一护,只见对方涨红了脸,眼睛可疑地偏到了一旁。
                  
                  蓝染了然微笑,站起来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
                  




                  记得当时为救露琪亚,黑崎一护一行人在浦原喜助的帮助下从现世来到西流魂街时,黑崎一护记得那里的夜晚显得格外荒凉。一入夜,本就不算繁华的街道上更是鲜少见到行人,店铺也基本打烊。然而这里却是灯火通明,和西流魂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这里真好啊,夜晚还这么热闹。”黑崎一护感叹。
                  
                  “因为马上就要举行烟火大会了,大家都在积极准备。”
                  
                  黑崎一护惊讶:“诶,这里也有烟火大会吗?”
                  
                  “当然,”蓝染说,“现世的习俗这里都有保留下来。”
                  
                  “是吗。”黑崎一护的眼睛直转来转去四处打量,心思显然已经不在谈话上,“咱们去哪里吃饭?”
                  
                  “就快到了。”蓝染看了眼黑崎一护,少年时期的脸庞还带着青涩,疑似婴儿肥的脸颊衬着那双大眼睛,显得尤其可爱。
                  
                  蓝染多看了两眼,便将目光收了回去。
                  
                  蓝染带他去的店是一家拉面店,蓝染没什么胃口,点了盘寿司,黑崎一护则是要了碗店内的招牌面食。
                  
                  “说起来看你现在的年龄……恐怕我们现在处于一百多年前?”黑崎一护在等面的时候问道。
                  
                  “准确说来是一百七十年前。”
                  
                  “呜哇,那还真是久远……”黑崎一护给两人倒上茶,捧着杯子喝了一口,琥珀色眼睛一转又开始打量蓝染,“你现在这模样……有13岁?”
                  
                  “一百二十岁。”蓝染垂眸喝茶。
                  
                  “……”黑崎一护默默思索,尸魂界的十岁相当于现世的一岁,他想起露琪亚有次提过她的年龄是一百五十岁,现在蓝染才一百二十岁……“那也就是说现在冬狮郎、露琪亚和恋次他们都还没出生呢……”
                  
                  “看我的模样,估计也就十岁左右,”黑崎一护伸起胳膊看了看身体,蹙起眉头,“这身体真麻烦。”
                  
                  “小小的身体看着很可爱哟。”蓝染不忘趁机戏弄。
                  
                  “别这样说我,”黑崎一护说,“现在你应该还没有进入护庭十三队吧?”
                  
                  “还在真央灵术学院,明年毕业。”两人的饭被端了上来,蓝染拿起一块寿司慢条斯理地吃着。
                  
                  “是么……”黑崎一护也只是沉默地吃着面,直到两人吃完饭,他才下定主意似的开口,“等开学,我和你一起去上课。”
                  
                  蓝染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想好了?”
                  
                  “嗯,”黑崎一护点头,“刚好可以学习我不熟悉的鬼道……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监视你。”
                  
                  “哦?”蓝染浅笑,“你?监视我?”
                  
                  他的语气实在有些轻佻,这让黑崎一护感觉自己受到了嘲讽,他毫不退缩地回望过去,“当然。现在最了解你圌的圌人是我,也只有我可以阻止你。”
                  
                  只是说这话的声音还没有经过变声期的洗礼,显得有些奶声奶气,没有一点气势,还有些故作稳重的滑稽感。
                  
                  “真的吗?”蓝染笑了,虽说经常观察黑崎一护的成长,但他还未见过露出如此表情和语气的黑崎一护,在他这个外表十二岁内心三十岁的大叔眼里,黑崎一护的表情简直犯规,就像对他撒娇一样。黑崎一护看着对方英俊的脸上露出如此明显的,不掺有任何阴暗的笑意,本来冒出的火气好像被一盆水浇灭了似的蔫了下来,唯独留下语气和表情虚假的壮壮气势:“怎么?”
                  
                  “没怎么,”蓝染自然不会说出原因,笑了一会儿便收住笑意,“吃好了吗?”
                  
                  黑崎一护点头。
                  
                  “那就走吧。”
                  
                  “我很认真的!”走出店,黑崎一护还是有些不甘心地继续说,“再说了我现在也只能和你一起去上学……”
                  
                  “嗯,我知道哟。”蓝染点头,“毕竟你的鬼道和灵力控制一塌糊涂。”
                  
                  “……喂。”黑崎一护不爽。
                  
                  蓝染自顾自说道:“离开学还有两个月时间,刚好可以让我准备些东西,你要跟我一起吗?”
                  
                  “什么东西?”黑崎一护警惕地问。
                  
                  蓝染扭头看他,神秘地勾起嘴唇:“秘密。”




                  
                  黑崎一护在被子里翻来覆去,脑海里一直萦绕着蓝染在路上说的那句话。
                  
                  到底是要准备什么东西?是崩玉吗?或者是其他不知道的东西?
                  
                  然而任黑崎一护再怎么追问,对方也没有松口,或是岔开话题,或是但笑不语。
                  
                  可恶,黑崎一护又翻了个身,罪魁祸首就在他的隔壁房间,说不定睡得正香,剩他一个傻乎乎的感到困扰。
                  
                  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猛然来到新环境,黑崎一护又有点认床,索性盘腿坐起来,闭上眼睛尝试潜入精神世界。
                  
                  比起在断界修炼时的艰难,这次的进入顺利许多。
                  
                  这是在冬季决战后,黑崎一护首次踏入内心世界。
                  
                  依旧是沉在海里的城镇,和略显昏暗的太阳,与之前未失去死神力量时无半点差异。
                  
                  黑崎一护望了一圈,没有找见熟悉的身影。
                  
                  “斩月!”
                  
                  忍不住喊了一声,却依旧没有听见应答。
                  
                  心中那股熟悉的充实感让他知道斩月依旧在他体内,但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看来又躲起来了,还在生气吗?想起天锁斩月年轻的脸庞,以及略显任性的性格,黑崎一护觉得这个可能性挺大。
                  
                  既然如此……
                  
                  黑崎一护坐了下来,他想起之前村正蛊惑斩魄刀叛变那次,虚白那家伙提起想让他给对方建一幢花园洋房,还要名贵品种的宠物作为奖励,那也就是说在内心世界里他有创造物品的能力。这么想着,黑崎一护闭上眼睛,试着在脑海里想象……
                  
                  面前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黑崎一护睁眼,果然面前出现了一群鱼,一只猫和一只狗。
                  
                  “去吧。”黑崎一护说罢,那些鱼便撒了花儿的散开,朝各个方向游了出去。猫和狗倒是挺悠然自得,散步似的离去了。
                  
                  黑崎一护看着一猫一狗离去的背影,决定再想个大的。
                  
                  然而想法还没在脑海里成型,一把气势汹汹飞来的刀打断了他的思路。
                  




                强行结尾  
                写着写着c就不要了(((
                好好的变成了魔法变变变节目(。

                变出来鱼是因为这里,天锁斩月追着鱼迷之脸红hhhhhhhh笑死天锁斩月太可爱了


                回复
                举报|21楼2017-08-11 21:02
                  我再頂頂頂 !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15 07:02
                    这就没有了?


                    白崎出来了?


                    等。。。


                    哇!好好看,原本就腦補藍染可以變成正太了!為樓樓加油(・∀・)


                    求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9-03 16:55
                      沃好喜欢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7-09-22 17:35
                        04


                          刀即刻而至,黑崎一护轻巧避开,朝挥刀的方向望过去,就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朝他冲了过来。
                          
                          等距离近了,黑崎一护看见对方此刻的状态,乐了。
                          
                          虚白的头顶上正趴着那只悠闲的猫,而裤腿被那只狗叼着,晃着耳朵跑得欢,虚白一脸不高兴地半是被动半是迁就的跟着。
                          
                          明明只一抬手就可以把这些动物挥开的,然而虚白没有那样做,看来他并没有像表面上感到烦躁,相反还挺喜欢它们的。
                          
                          “喂!一护!这两个家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虚白人未到声先到,大老远的就开始叫嚣,待他看清黑崎一护的模样,更是惊讶地扯着嗓子吼道。
                          
                          “冷静点,别这么紧张,”黑崎一护笑着挠挠头,“按理说外面发生了什么你都是知道的啊。”
                          
                          “切,我才懒得一直盯着你在外面做了什么呢。”虚白不屑地撇嘴。
                          
                          “好啦,”黑崎一护周围望了望,“斩月呢?他在哪里?”
                          
                          “我就是斩月,要说多少次你才明白……”虚白皱起眉头很是不满,却还是说道,“那家伙神出鬼没的,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是么……”黑崎一护四下看看,没有看见斩月也没有发现他刚才放出去的鱼群。
                          
                          果然还是在闹别扭啊……黑崎一护又想起断界那一战,斩月与虚白在刺穿他的身体后,悄无声息泪流满面的模样,只觉心痛。
                          
                          “现在你们的力量还在吗?”黑崎一护问。
                          
                          “当然,我还正想问你呢,”虚白扒拉了下头顶上趴着猫,试图把它拽下来,无果,只好放弃地转而踢开脚边撒欢儿打转的狗。“你用了什么办法恢复了力量?”
                          
                          黑崎一护愣住:“已经完全恢复了吗?”
                          
                          “是啊,”虚白蹙眉,“搞什么,你自己的身体还不清楚吗?”
                          
                          还不是担心你们。黑崎一护不爽,好在虚白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上坚持:“所以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说出来也许你不信,”黑崎一护挠了挠头,“我……来到了一百七十年前。”
                          
                          “哈?”虚白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你脑袋出问题了吗?”
                          
                          “是真的,”黑崎一护叹了口气,“我和蓝染一起被送到了这里,听他的推测,很有可能是因为崩玉。”
                          
                          “竟然是他……”虚白脸色不太好,“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黑崎一护看了眼虚白,笑了起来,“印象中这是我第一次心平气和跟你说话诶。”
                          
                          “切,”虚白不屑,“想打架就直说。”
                          
                          “有机会再说吧,”黑崎一护朝旁边一挥手,不远处立时出现一幢精致的花园洋房,“这是答应给你们的……抱歉拖了这么晚才兑现承诺。”
                          
                          旁边忽然出现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狗吓得一蹦,躲到虚白身后呲着牙谨慎地打量,而趴在头上的猫只是慵懒地掀了掀眼皮,便又闭上眼睛睡觉。
                          
                          虚白耀金的眸子立刻亮了,随后才摆正表情,一副勉强接受的模样:“……哼!算你识相!”
                          
                          黑崎一护笑了笑没有拆台,忽然心念一动,他转头朝着某个方向望去,就见远处一群鱼悠然自得得成群游着,一抹熟悉的黑色身影正站在鱼群不远处,抬头静静凝视着它们。
                          
                          “……斩月。”人没有出现时觉得失落,此刻出现了却又不知所措。黑崎一护犹豫着开口唤了一声,声音不大,然而对方依旧听见了他的低语。眼见对方平静地将目光投向自己,黑崎一护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他感觉语言在此刻是如此的无力。
                          
                          斩月大叔比天锁斩月沉稳,也更加寡言。黑崎一护却是希望此刻面对的是天锁斩月,相向的刀刃以及掩藏在刀刃中的情感总比现在这样以黑沉沉的眸子盯着他一语不发来得直截了当。
                          
                          虚白不知是不是嗅到了变得诡异的气氛,早窜到小洋房里躲开他俩,留下黑崎一护和斩月面面相觑。
                          
                          斩月看着黑崎一护盯着他欲言又止的模样,没有像以前一样对他进行语言及身体上的教育,而是依旧平静的望着他,目光中竟看不出一丝情绪。
                          
                          “……”既然说不出什么,黑崎一护觉得还是做点什么比较好,于是他三两步来到斩月身边,一把抱住了斩月。斩月本就比他高些,现下他变成了十岁的模样,身高只到斩月的腹部,他感觉整张脸都埋进了对方虚无的黑色风衣中。
                          
                          “对不起……还有,谢谢。”黑崎一护低声道。
                          
                          他们所要守护之物不同,所以在当时不可避免的产生冲突,最终以斩月和虚白的妥协告终。黑崎一护感到抱歉,他的斩魄刀有他自己的坚持,可对黑崎一护却是一直带着妥协退让的意味。黑崎一护想获得力量,斩月便把自己能调动的力量全数给他;黑崎一护想赢,斩月便倾尽全力帮他;到了最后,黑崎一护要学最后的天锁斩月,即便之后再没有机会保护黑崎一护,即便这与他想守护之物产生矛盾,他还是以黑崎一护的意愿为重,在战斗中教导他,教他领会,助他成长。
                          
                          对他的斩魄刀,黑崎一护有太多的话想说,然而涌到嘴边的却只是这短短的几个字。
                          
                          然,斩魄刀和主人本是一体,他们是最了解彼此的人,对他们来说,这几个字足以表达清楚一切。
                          
                          斩月抬起手,想揉揉黑崎一护柔软的头发,却在中途停住,犹豫半天,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一护……”低沉的声音被海水冲得破散,最终归于平静。
                          




                          次日,黑崎一护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起床时,蓝染正坐在他房间内的矮桌旁看书,察觉他醒来便笑眯眯地看着他。
                          
                          “你总算醒了。”
                          
                          “啊啊啊!谁让你进来的!”黑崎一护抱着被子连连后退,紧紧瞪着蓝染,面色很差。
                          
                          还没有适应莫名其妙来到一百多年前的尸魂界这个现实的黑崎一护,醒来时看见前反派大boss蓝染惣右介正在不远处挂着捉摸不透的笑意看着他,他内心有多大震动可想而知。
                          
                          “冷静点,”蓝染依旧含笑看着他,“昨天是谁信誓旦旦说要阻止我的?现在就吓成这副样子,可真是没有信服力啊。”
                          
                          “……条件反射,”黑崎一护皱眉揉了揉头发,放下了手中的被子,“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里是我家。”蓝染挑眉道。
                          
                          “我当然知道!”黑崎一护炸毛道,“为什么你要在我睡觉的时候进来?是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过来?”蓝染不理会黑崎一护生硬的语气,望着他脸庞的目光一路向下,诡异的视线让他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虽然还未成年有些可惜,但这样的姿态还算可爱,难怪大家都爱叫你草莓。”
                          
                          黑崎一护搞不懂蓝染为什么说他未成年有些可惜,但看他的目光就知道对方脑内想的不是什么好事。况且……他从小到大,第一讨厌别人叫他草莓,第二讨厌别人说他可爱!不知是不是凑巧,蓝染三言两语便成功戳中了黑崎一护的怒点,他瞪着蓝染,咬牙笑道:“……喂,你是来找茬的吧?!”
                          
                          “算是吧,”蓝染笑眯眯道,“想打架吗?”
                          
                          “好啊,乐意之至!”黑崎一护捏着拳头朝蓝染冲过来,周身没有灵力波动,看样子是打算肉搏。然而蓝染的打算显然不仅于此,他依旧稳稳坐在原处,笑眯眯地轻声道:“缚道之一,冲。”
                          
                          耀金的光线猛然由四周朝黑崎一护冲去,灵活地在他周身绕了一圈,紧接着将他的胳膊缚于背后。
                          
                          蓝染这招太过突然,加上没想动真格、只打算用拳头解决的黑崎一护完全没有防备对方会来这一手,竟是完全中招,一时没办法维持平衡,重重倒在地上。
                          
                          “你这家伙……”黑崎一护气愤地抬头瞪着站起来的蓝染,还来不及反抗,就被对方拉了起来。动作虽算不上轻柔,却没有让他感到疼痛。
                          
                          蓝染带着他来到后面的练武场里,站定后解开加持在黑崎一护身上的缚道,紧接着将他抛向另一边。
                          
                          “蓝染你个**!”黑崎一护气愤的吼声回荡开来,骂归骂,他在空中迅速找到平衡,稳稳地落到地上。
                          
                          紧接着,一记鬼道就朝他冲来。
                          
                          蓝染鬼道的威力早在营救露琪亚时在双极上已有深刻的体会,他不知道现在的力量与斩魄刀断界之战后的力量是否有区别,只好先躲避,先探探自身的力量究竟到何程度。
                          
                          对于黑崎一护的回避蓝染并没有感到不快,他只是继续持续密集的鬼道攻击,封死黑崎一护在躲避中露出的所有破绽。
                          
                          饶是黑崎一护经历过一系列越级挑战,此刻面对蓝染此刻不留任何手的攻击,也忍不住在心里骂娘。刚才的连连躲避,他便知道他现在的力量并没有断界之战后那日天操地般的逆天,大抵是还未进入断界时的能力。
                          
                          斩拳走鬼,乃死神的四大战斗方式。然,没有斩魄刀,他不能使用月牙天冲抵消攻击;不谙鬼道,他不能用鬼道进行反击;不熟白打,他不能像四枫院夜一或碎蜂那样直接攻击。斩拳鬼三大战斗方式皆碰壁,他唯一能用的,就是在若干次生死相搏的战斗中锻炼出的还算精湛的瞬步。
                          
                          要逃脱出这样狼狈的状态,当务之急是召唤出斩魄刀。
                          
                          心下决定,黑崎一护便在躲闪中带了观察,等待着蓝染的连续攻击中出现些微空隙,从而呼唤沉寂在身体中的斩月。
                          
                          不知是蓝染观察入微还是太过了解黑崎一护,在他心下有了计较之后马上转变攻击,一记百步栏杆扰乱黑崎一护的逃避路线,紧接着便发动下一记攻击。
                          
                          “破道之六十三,雷吼炮。”
                          
                          话音刚落,一道同树一般粗壮的浅金色雷电自蓝染手中发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黑崎一护冲去,几乎是眨眼便来到他身前。
                          
                          黑崎一护大惊,躲避已是来不及,只好疯狂催动体内灵力,手在腰侧虚握大喊:“斩月!”
                          
                          “轰!”
                          
                          攻击落到实处,金色雷电消散在空中,取而代之的是飞溅的碎石以及浓重的烟尘。
                          
                          蓝染微微皱眉,停止了攻击,眯起眼睛盯着那一片四散飘荡的烟尘。
                          
                          烟尘渐渐散去,一个矮小的身影慢慢清晰,虽还不能看仔细,但已不难看出那小孩儿的狼狈。
                          
                          黑崎一护身上的和服已然成了碎布,堪堪挂在身体上。身上以及脸上到处是细小的被碎石划伤的伤口,他灰头土脸的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手心,稚嫩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与茫然。
                          
                          他竟然不能召唤出斩月?!
                          
                          


                        趁着放假争取多写点,总之不会坑啦安心
                        关于斩月只是个人理解and文里瞎几把写(喂 , 持不同意见也欢迎提出来讨论嘿嘿嘿


                        回复
                        举报|29楼2017-10-01 20:44
                          歡迎回來 ! ! !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0-03 04:05
                            (冒出)樓樓加油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10-10 14:19
                              很好看啊啊(。・ω・。)ノ♡ 给太太疯狂打call(๑•̀ㅂ•́)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