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止吧 关注:85,347贴子:2,445,429

【一见容止误终身】【小说】凤囚凰之忆流年(父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容止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4-29 16:37
    第三次发了,之前格式错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4-29 16:38
      一见容止误终身。小生萌父子,钟古风。故写下这篇文,这篇文算是凤囚凰的番外吧,但讲的是容止小时候的故事比较虐,慎入。很多人看了天衣的凤囚凰都会好奇容止的身份,就让小生带大家解开容止的身世之谜吧。(碎碎念:容止的身份是小生自己理解的,可能和大家的想法有出入,小生第一次发文,求轻喷,最好不喷)*\(^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4-29 16:39
        年光逝 韶华落 风烟残 夕阳晚
        路漫漫 空梦断 游丝转 离殇暗
        忆当年 已成殇 忘不掉 人长叹
        大概已经过去了一年的光景,当年哪个锦衣雪华玉颜色回眸一笑天下倾的翩翩少年和那位曾经“妻妾成群”的好色公主早已淡出人们的记忆。而当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辗转多年,两人终究还是在一起了。或许这便是缘分吧!
        容止楚玉一直没有定居下来,在这一年的时光中,两人一直四处云游,仿佛一对神仙眷侣,忘却尘世烦恼。容止的身体在两人的共同努力下也逐渐好转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4-29 16:40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婚礼自古至今都是终身的一件大事。尽管只是一个过场但一个女人如果没有一场属于自己的婚礼那么她的一生不算圆满。对于山阴公主来说这并不是她人生中的第一场大婚。但对于两世都未为人妻的楚玉来说这将成为她两世最幸福的回忆。
          容止楚玉的大婚地点选在了他们初见的地方--公主府
          虽然当年容止弃江山为美人,但多年的积蓄和人脉还是很充足的。楚玉离开健康城时便命人盘下了公主府,只因这里是他们缘分开始的地方。他们的大婚很简单,简单到甚至比不上山阴公主以往的任何一场婚礼;简单到只有寥寥几位宾客;简单到只有小小的一间婚房。然而楚玉并不在乎,此时的她觉得自己很幸福只因身侧的男人是她第一眼见到便误了终身的男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4-29 16:41
            开头是容楚大婚番外为了铺垫,这片文章主父子,讲了容止小时候的故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29 16:42
              婚礼已经到了尾声,拜过天地后楚玉便让容止去迎一迎宾客自己独自向洞房去。楚玉觉得这么多年如果没有这些朋友的帮助,自己可能就会顺应历史如同史书中的山阴公主香消玉殒。可腹黑如容止怎么会真去迎宾,当然是去“赶人”的。本想闹洞房的宾客们也只能悻悻而归,因为他们知道惹到容止这个大腹黑是没有好下场嘀。可是。。。当容止回来时便看到楚玉捂着口,漂亮的眉拧成一团,干呕着。突然脚下一软便晕了过去。容止飞身冲了过去,一把抱住了楚玉,此时此刻容止慌了。可能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从容如他,有一天也会慌张至此。抱着楚玉向洞房飞奔而去,将楚玉放到床上定了定心神。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将手搭到楚玉的脉搏上,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容止似是确定了什么。缓过神来,嘴角渐渐向上弯起,形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笑的如同吃了蜜的孩童般。
              楚玉悠悠转醒,刚醒来便看到某人坐在自己身旁傻笑。楚玉满头黑线,看见自己昏迷很高兴是不是。正准备在容止腰侧掐一把,手刚伸到一半便被握住。容止拉着楚玉的手轻吻一口道:“阿玉,我们有孩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4-30 07:35
                楚玉愣了愣,其实楚玉是聪明人,看到自己的身体反应和容止的表情就隐约猜到了,但得到确定心中还是很开心的。自己上一世都三十多岁了,却迟迟没有结婚。每次妈妈看见亲戚家的小孩总会上前抱一抱逗一逗,然后转身催自己赶紧结婚给她生个大胖孙子。想到这,楚玉难免有些伤感,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很久了,如今她终于和喜欢的人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可惜远在二十一世纪的亲人却无法看到。罢了,无论如何自己都回不去了,还好有容止。
                想到容止楚玉脸上浮出些许红晕。轻抚小腹,有些憧憬未来孩子的模样,要是长得像容止无论男孩女孩一定都很好看。像容止。。。楚玉脸一下子就黑了,鬼使神差的问道:“容止,你不会从小就这么腹黑吧。”楚玉想要是将来孩子要是像容止一样腹黑那她还有好?沉浸在喜悦中的容止听见楚玉的话愣了愣,表情貌似扭曲了一下,但仅一瞬,随后浅浅一笑。楚玉话刚出口就后悔了,记得观沧海说过容止小时候经常被他父亲虐打。怕勾起容止的伤看向他,看到某人在笑。。。果然,这个家伙!
                楚玉入睡,容止出了庭院,飞身坐到了暮雪园的屋檐上。小时候吗?还真是不怎么愉快呢!拿出玉笛,悠悠吹起。那段回忆容止不想记起,却也难以忘记。
                忘不掉 人长叹 再忆时 已成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4-30 07:35
                  小剧场
                  作者:哈哈哈,终于过度完了,容止准备好了吗?你的好日子到头了,嘿嘿。
                  容止:还没有人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
                  作者:这是父子文,后妈的力量是无穷大的。就算你是古言第一腹黑又如何?看见你老子还不乖乖当好你的小受儿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4-30 07:3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5-16 00:31
                      2017-05-16 06:12:52
                      未悟我之求不得


                      星座王
                      点亮12星座印记,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5-16 06:12
                        喜怒向来不表于色的容止,在得知楚玉怀有身孕之后会如此开心是因为,容止也没想到楚玉真能怀上孩子。当年山阴公主被人偷偷下了避子药,容止是知道的,但也并未阻拦。那时楚玉还没有来到这里,自然那时的容止也没有必要管那些闲事儿。楚玉并不知道,可能连这具身体的正主都未必知道。
                        当年他们一同照顾小拓跋宏容止便看出楚玉是喜欢小孩子的。最主要的是容止知道自己的身子,虽然表面看不出什么但其实一日不如一日了,也许自己能陪在楚玉身边的日子不多了,他想留给楚玉一个孩子,留给她一个念想,如果自己有一天走了楚玉也不会做傻事。所以容止便一直为楚玉寻找避子药的解药,然后在掺在饮食中让楚玉服下,没想到真的有用。
                        研好磨,一只纤长好看的手握着一只狼毫灵动的在纸上写下两个名字:容思楚 容念玉
                        容止不知道在楚玉平安把孩子生下来之前会有什么变故,他不想留遗憾,这是孩子的名字,亦是他们的情感见证。
                        思即此,容止的神色暗了暗,英俊绝美的面容仿佛隐在一层阴影之中,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忘不了那个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5-16 23:06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7-05-16 23: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5-17 12:35
                              那人并没有给他取名字,每次都唤他什么?逆子?不,可能到最后那人都没有承认他这个儿子。**,孽障。嗯,貌似自从母亲走后便一直这么叫他。
                              只有很小的时候母亲唤他熙儿。母亲走后三天,那人抱着母亲的尸体在母亲的院落呆了整整三天。然而自己也在紧闭的大门外跪了整整三天,三天后就在他快支持不住时那扇门终是打开了。涣散的眸子亮了亮,终是有了些聚焦。
                              那时还尚未习武,那一脚直直将自己踢出几丈开外,一脚一脚无规律夹着愤怒毫无怜惜的踢在身上。小小的身子轻颤着,红了眼滴滴道:“爹爹,熙儿疼,不要”
                              可那人却冷冷道:“呵,爹爹?熙儿?你-不-配”
                              自那时起他便在也没有唤过那人爹爹,从那时起他便再未向任何人求过饶,从那时起世上便再无那个天真无邪,懂事聪明,被人看作神童的熙儿。唯有那个颜倾世无双,心性淡如冰雪,外表纯善无害,却极善谋断,具有惊世之才,也有坐拥天下的野心的容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5-17 21:09
                                小剧场
                                作者:恩,既然你儿子是楚玉生的,那就叫容楚生吧。哈哈哈
                                容止:(阴险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不明物体塞入作者嘴里)
                                作者:我 哔- -(自动屏蔽脏话),你给我吃的神马东西。
                                容止:(阴险笑)唐门出品,名~粒,以后最好乖乖听话。
                                (未完待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5-17 21:47
                                  以前也是想过,容公子的童年到底是这样的!现在,确实是看到了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7-05-17 22:03
                                    题外话:
                                    其实要写容止小时候的故事并不容易。其一,容止腹黑的形象深入人心,突然变成一个乖巧懂事的小受儿子很多人可能都不是特别能接受。其二,原著里天衣大大很多东西都没有交代,而且每个读者的理解肯定会有差异,甚至大相径庭。其三,我是大概一年前看的原著,很多东西都不太记得了,但又没时间重看。所以。。。我会加油嘀(≧∇≦)
                                    最后,因为小生要面临一场很重要的考试,文章不定期更,在此承诺,只要有一个人看就绝不弃文。谢谢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5-18 00:4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5-18 13:0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5-19 11:47
                                          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5-19 11:47
                                            冯亭番外(手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5-20 22: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5-21 23: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5-29 19:29
                                                  0.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6-08 03:20
                                                    依稀记得那时候母亲与自己被绑在柱子上,立在布满血腥味的战场之上。
                                                    那个男人不要命的向他们的方向冲了过来,所过之处留下一条血路。
                                                    不知从何处飞来一箭,那男人生生摔下了马,直直昏了过去,被他的同伴带走了。
                                                    一阵兵荒马乱过后,那一场混战终是结束了。自己和母亲被人救了下来,被束缚久了的手有些青紫。
                                                    尚不到四岁的容止不哭不闹。要放其他三岁多的孩子身上,别说被绑在战场中央,就是无意看到这血腥场景估计也会吓的大哭不止了。许是容止生性坚强,又或许是习以为常了,只是用小手轻轻柔了柔青紫不堪的手腕。
                                                    后来,他和母亲被带到一个帐子前,母亲说里面的人是他的爹爹。
                                                    母亲带他进了帐子,又看到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赤裸着上身,身上裹着的绷带上隐隐透着血。男人穿好衣服,抬头间看到了他们。那男人看着母亲颤抖起来,双目睁的通红。一步三摇的朝他们走来,一把抱住了母亲,紧紧锢入怀中,似乎是要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之中。一个将近不惑之年的男人如同孩童般失声痛哭。母亲抱着他亦是泪流满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6-10 12:47
                                                      小剧场
                                                      作者:容止你个 哔--(消音),快点把解药给我。
                                                      容止:什么解药?
                                                      作者:少给我装傻,你上次往我嘴里塞的那什么粒!
                                                      容止:不过一颗糖粒,你要何解药?
                                                      作者:唐门出品...糖门出品...名粒!你你你...你耍我!
                                                      容止:(轻笑)你奈我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6-10 15: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7-06-11 15:17
                                                          容止清楚的知道冯亭不会相信他和楚玉已经死了。虽然他如今对皇位已经不感兴趣了,但未免冯亭藏了斩草除根的心,公主府是肯定不能久留的,于是大婚之后容止和楚玉就继续开始四处游历。楚玉如今有了身孕虽然月份尚浅,但容止却不忍让他受半点累,一路上悉心照料,几乎是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这次游历的队伍里又多了一人,那就是容止的亲亲师兄--观沧海
                                                          容止知道他的这幅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了。虽然容止的医术敢称天下第二就无人敢称第一,但在他失去自理能力时也不得不假借他人之手了。观沧海的医术自然是没得说,不过他的主要目的倒不是让观沧海给他瞧病。更不是为楚玉保胎,楚玉的身体完全由容止来调理照看,从来不经外人之手。其实他就是想如果哪天他死了,以观沧海的武功定能保楚玉周全,最主要的是他很清楚观沧海对楚玉没有半丝念想。
                                                          一路上观沧海都不怎么说话,楚玉看着观沧海这张脸不之怎的想起一个冷笑话:从前有一个剑客,他的剑很冷,他的眼神很冷,他的心很冷……最后他冷死了。想着想着楚玉不由打了个冷颤。不过想想也是,谁天天当着会移动的电灯泡儿还能天天美滋滋的有说有笑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7-26 21:02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8-05 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