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银吧 关注:18,632贴子:270,595

【原创】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大概短篇或中长篇。
稍不慎就OOC。
用生命憋肉。


2018-09-19 16:57 广告
【01】
——。
成功打胜了一场大战役,荒野上本该沉寂的黑夜被灯火点亮,划拳声与欢呼声此起彼伏,整个军营都沉浸于喜悦之中。
银时喝得酩酊大醉,踉踉跄跄地踏着脚下的路,一头晃眼的银发极其瞩目,随处都能遇到有人主动打招呼。毕竟这可是本次战役起了关键作用的大将。白夜叉的威名无人不晓。
身后跟着个穿白大褂的丫头,看年纪才十五六岁,满脸无奈地死撑着银时不往后倒,半扯着他往前走。白夜叉大人一喝上兴头,便连路都看不清了。
走到一个营帐前,丫头把他往前送了送,银时便自然地掀开门帘跌跌撞撞地走进去,醉话就没停过。
“喂喂阿银我还没喝够呢睡个鬼啊!我还能喝哟,阿银千杯不倒!……啊咧,谁啊你……”意识到营帐里还有另一个身影,银时定神瞅了瞅,眼前重得他数不清的影子勉强合起来。
“哟,这不是立了大功的总督大人吗?怎么着,没和大家一起喝酒吗?一个人又在规划什么呢,还跑到阿银这里来……想为上次吵架的事道歉吗,没事啦阿银大人原谅你了如果你跪下叫爸爸。”见着高杉居然在这儿,银时有些意外地出声,声音含糊不清,还冒出了几声酒嗝。这倒是他醉酒后说得够麻溜的话了。
手里那罐酒已经被喝尽,银时随手一丢。被酒灌得头蒙,没打算听到高杉的回答,眯着一双酒红的眼,神色迷离地摸上床铺,倒头便躺了上去。他喝得迷迷糊糊,连和高杉较劲这事都忘了坚持了。
高杉坐在桌前,上面摊开的是一副地图,圈圈点点的标记有些凌乱,面色还保持着凝重。他瞥了银时一眼,随口嘲讽:“蠢货,喝醉了酒连自己的营帐都不认得了?”
“哈?阿银我才不像你的智商呢呢,第一百……多少次赢你了来着……反正你上回拼酒输了嗝……阿银我千杯不醉还能喝!辣鸡高杉给我拿酒……来…ZZZ…”
“喂,起来。听见没?银时?”
“……”
“银时?天然卷?……死卷毛?你起不起?”
不知银时是故意不理还是真的睡去,怎么都叫不听,高杉干瞪了他一会儿,回头继续看自己的地图。
该滚出阿银地盘的是你!还有点清醒的银时暗自想着,可实在瞌睡得不行也没说出口,下一秒便沉沉睡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3-05 00:56
    多更些吧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7-03-05 02:15
      快更,12个小对都过去了


      暖暖


      然后呢然后呢😊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7-03-06 05:49
        更一点嘛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3-06 23:44
          我可以说666么


          收起回复
          举报|10楼2017-03-07 17:03
            哇呜,银老公,你这是在玩火知道吗(๑•̀ω•́๑)没错,高杉君不要大意的上吧✧٩(ˊωˋ*)و✧


            坐等,楼主棒棒的











            超級好吃


            收起回复
            举报|14楼2017-03-12 22:45
              想要键盘的图片(๑•̀ω•́๑)


              己保存好了


              哇哇哇一顿饱餐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3-15 10:22
                【03】
                ——。
                “喂,今天银时大人都上了四趟厕所了吧。”一群正闲着的士兵凑在一起,一个士兵看见银时全身虚脱地从厕所走出的背影,捅了捅身边的人。

                “啊,昨天是不是吃坏肚子了?说起来真是少见啊,白夜叉居然也有不舒服的时候。”

                “我看是被总督伤了什么地方了,听说今天早上银时大人急匆匆地跑进厕所,嘴里还咒骂着总督呢。肯定是两个人又打架了。”
                是打架了,不过打得和以前有点不一样。

                听力很好的银时自然把离他不远的这群士兵的话听进了耳朵,脸阴沉得不像样子。

                ——说是阴狠,倒不如说是气压非常低的绝望气氛。

                啊啊,阿银的处女膜哟,和不败神话一起破了!全都被那个死矮子破了!那个喝了不知道多少伟!哥!的混蛋!

                你以为昨晚就那一次就够了?他被折腾了一晚上!折腾到嗓子都哑了!折腾到他实在扛不住睡着!

                真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小子是个抖S啊!什么姿势都敢用!有考虑过阿银的感受吗?!得亏是天天在战场上的人,一觉醒来除了那特别疼外,其实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哦对了,还有肚子特别疼。

                老师啊……你的学生里有个基佬啊……

                心里十分悲愤地喊着松阳,银时弓着腰一步一步往前拖着脚,和迎面而来的高杉正对上。

                “混蛋你这个鬼畜矮子!!!”

                没有丝毫犹豫,银时的精神猛地抖擞起来,拔出刀就奔向了高杉。

                期间嘴咧了咧。后面真他娘的疼啊……

                “你发什么疯!”


                这一章未完哟,剩的明天再说orz晚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3-19 23:43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3-20 23:09
                    今天是否要更一下下了,楼楼


                    暖暖


                    【03】
                    ——。
                    “喂,今天银时大人都上了四趟厕所了吧。”一群正闲着的士兵凑在一起,一个士兵看见银时全身虚脱地从厕所走出的背影,捅了捅身边的人。

                    “啊,昨天是不是吃坏肚子了?说起来真是少见啊,白夜叉居然也有不舒服的时候。”

                    “我看是被总督伤了什么地方了,听说今天早上银时大人急匆匆地跑进厕所,嘴里还咒骂着总督呢。肯定是两个人又打架了。”
                    是打架了,不过打得和以前有点不一样。

                    听力很好的银时自然把离他不远的这群士兵的话听进了耳朵,脸阴沉得不像样子。

                    ——说是阴狠,倒不如说是气压非常低的绝望气氛。

                    啊啊,阿银的处女膜哟,和不败神话一起破了!全都被那个死矮子破了!那个喝了不知道多少伟!哥!的混蛋!

                    你以为昨晚就那一次就够了?他被折腾了一晚上!折腾到嗓子都哑了!折腾到他实在扛不住睡着!

                    真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小子是个抖S啊!什么姿势都敢用!有考虑过阿银的感受吗?!得亏是天天在战场上的人,一觉醒来除了那特别疼外,其实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哦对了,还有肚子特别疼。

                    老师啊……你的学生里有个基佬啊……

                    心里十分悲愤地喊着松阳,银时弓着腰一步一步往前拖着脚,和迎面而来的高杉正对上。

                    “混蛋你这个鬼畜矮子!!!”

                    没有丝毫犹豫,银时的精神猛地抖擞起来,拔出刀就奔向了高杉。

                    期间嘴咧了咧。后面真他娘的疼啊……

                    “你发什么疯!”高杉条件反射地抽刀抵抗,看清了来人才不满地皱了皱眉头。

                    “哈?!发疯?发疯的是谁啊昨晚?果然是发-情期到了吗高杉同学????”无视后面的酸痛,银时不顾手里拿的是真刀便向高杉一刀刀砍去。

                    两人手中的刀踪迹干净利落,速度却快得只剩残影,在阳光下折射着明晃晃的光。

                    “你以为我想?谁让你眼瞎走错帐篷,看不出我不对劲?”高杉躲过银时倏然闪到眼前的刀,右手握着刀柄便又是猛攻。

                    “阿银喝酒喝得嗨了你看不出?!一大清早就没人,这算吃干抹净就想跑??啊??”银时退一步挡下高杉的攻击,脚下一转踏进一条更加安静的路,人影稀少起来,他压低的音量也敢逐渐提高起来。

                    “我当然还要忙鬼兵队的事,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连高层开会还睡觉吗死卷毛!”

                    “鬼兵队的事交给部下不就行了,你就应该脱光光跪在地上等阿银醒了供上糖分顺便说‘原谅我吧银时大人为了表达歉意我愿意任您蹂-躏’——这样才对啊!!”

                    早知道银时大早上被肚子疼醒,然后昨晚的事全部涌入脑袋,炸的他头昏脑涨。空气里那股还没散的糜烂味道真是让人只感觉大写的心痛。

                    “哈?军中又不是没这种事发生,你想的太严重了吧喂!!”

                    “你还敢说?人家哪个不是你情我愿的,你这是霸王硬上弓!!”

                    高杉嘲讽似得咧开了嘴角:“原来你的文化水平还不算低啊。”

                    “去死吧死矮子!说来就来气,昨晚阿银可是爆了好几次粗口啊!要是以后在老师面前憋不住骂人了又会被砸进地里的啊混蛋!啊啊果然你还是去死吧!”熟悉的招式又一次袭来,高杉丝毫不畏惧。这家伙杀气满满,可还未到誓死不休的地步,于是动作都因昨天的体力消耗慢了些。

                    “所以说还是你太弱了,要不然怎么会在我身下只能乱骂?连挣都挣脱不开,辣鸡!”

                    “哈——?我还想问你呢,你是不是吃了伟——”

                    “两位能不能安静点,病患都在休息呢。”

                    猛地一道女声打断了银时的话,银时全身一僵。被、被听见了?

                    一时间脑子混乱如麻,脸红燥热。他竟然忘了自己正在躲避高杉那超级容易破解的一击。

                    ……高杉显然也没想到银时居然不躲开。

                    “嗷——!!!高杉晋助你他妈给我去死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3-21 23:13
                      继续更啊楼楼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3-25 23:36
                        【04】
                        ——。
                        “疼疼疼……轻点!”

                        面前的卷毛一脸疼得要死的模样,五官毫无美感地扭曲在一起,仿佛下一秒就会死掉似的。高杉阴着脸,环着胸冷眼旁观。

                        平时受重伤包扎这家伙反应都不带有的,被他砍了一下至于这么疼吗?又想讹他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银时夸张的哀嚎声便响起:“嗷——喂喂高杉同学这可是你干的哦?看见阿银多疼了吗?杵在那好意思吗?!去给阿银买五箱草莓牛奶过来阿银就不让你的事被你的鬼兵队知道!啊啊啊护士小姐你可以轻点吗?!”

                        给银时包扎的歌子翻了个白眼。白夜叉的演技有待提高。

                        “这事怎么看说出来都是你丢人吗?啧,蠢死了。”毫不在乎地摆了摆手,高杉挖了挖耳屎表示不屑。

                        ——手一顿。他什么时候跟着银时养成这种习惯了。

                        “哈??要不是你昨……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威名赫赫的白夜叉被同班同学伤了,会被多事者造谣成内讧不利军心哦,还有阿银负伤了诶,我们的攘夷队伍居然因为你暂时损失了一名大将!”暂时忘记了演戏惊呼的银时直指着高杉怒斥。语气十分激动的样子,可那双死鱼眼还是懒散地耷拉着。

                        高杉突然想起那时氤氲水汽的红眸。

                        撇开了昨夜的回忆,高杉丝毫没有愧疚之感怼了回去:“不要随便设定无聊的学校背景。我们打架又不是一天两天,我答应了你鬼兵队高兴才对。还有,就你受的这点小破伤,该上战场你继续上。”

                        这里有外人在,银时绝不可能把昨晚经历的事情暴露。于是再怎么恨也只能咬牙切齿。

                        “真的是超冷血啊高杉同学,一点同窗爱都没有?!”银时大惊小怪起来,满脸痛心疾首的模样搞得高杉想再来一刀给他的伤砍个对称。

                        然后脑子一热,话脱口而出。

                        “没同窗爱,有同床。”

                        ……

                        “咳,其实……”给银时包扎完的歌子弱弱的出声,打破了微妙的气氛。

                        装作什么也没听见,银时很专心地看着歌子。眼里迸射出【刚才什么都没发生喔咦歌子你想说什么呢很好奇呢快说快说!】

                        ……烂到家的演技。不过您要后悔了白夜叉大人。

                        歌子一笑:“其实我今天来找总督是因为……我昨晚给您送的感冒药……里面好像不小心混进去了……”

                        “类似chun药……咳……”

                        “等我发现后已经到了发作时间了,我怕您克制不住就……把白夜叉大人带去了,想让你们打架泄泄火……”

                        泄火……是哪种火?

                        当时的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银时蓦地脸色一变,又捂住了肚子准备奔向厕所。

                        歌子看了看他,十分无辜的眨了眨眼:“听说……中出会肚子疼。”

                        已经跑到门口的银时一个踉跄。


                        哈哈哈,倒數第二句好真實~


                        收起回复
                        举报|27楼2017-04-03 00:52
                          加油


                          暖暖


                          【05】
                          ——。
                          “好渴啊高杉君给我拿水来。”

                          “啊腿好疼啊高杉君快给我按摩一下。”

                          “好饿啊是不是到吃饭时间了,高杉君快把我的饭拿来。”

                          “……”被银时折腾好几天的高杉君阴着脸冷漠.jpg。

                          “唉,这几天总督被折腾得还真是很惨呢。毕竟两个人打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见白夜叉见血。”

                          旁边的鬼兵队队员凑在一起说悄悄话,路过的歌子嘴角扬起诡异的笑。

                          是啊,两个人常打架。不过水平相差不多且很有分寸,所以闹得再大也没出现过这种需要包扎的伤口。要知道军中什么都缺,绷带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用的。

                          这次白夜叉见血了啊~可惜了只有腹部见血了。

                          才没有期待什么呢。

                          收到了旁边队员对她迷之微笑的嫌弃,歌子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那天戳破了中出这个事实后,银时大人尴尬地躲进厕所蹲到腿麻都没出来,听目击者说处于怀疑人生低气压到可怕的状态。

                          留在简易搭建的医务室里,总督看起来没那么怨念——毕竟他是上面的那个。

                          第二天就又听见两个人从南打到北,具体怎么停战她不清楚,总督大概是也知道这次玩脱了,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都任劳任怨地伺候着白夜叉大人。

                          身为罪魁祸首的自己倒没被银时追杀,只是被勒索了一个月的甜食。

                          ……军中资金紧张的要死上哪给你供应甜食啊摔!

                          不过她自己被高银甜得掉牙了诶嘿嘿嘿。别看现在闹得凶残,感情发展起来相杀相爱就是满满的糖啊!!

                          ——事已至此,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穿越女了。虽然很想高银发展起来,不过搞错药这事儿她真不是故意的……

                          都是上天注定。

                          “喂喂难道上天注定阿银风光的一生要遇见你这个矮克星吗??”

                          “诶!白夜叉又开始嘴炮了!你们说总督能忍到什么时候?”鬼兵队八卦小组又开始下注了。

                          “十分钟后就爆发,总督脾气哪有这么好。”

                          “我赌三天。白夜叉这次居然嘲讽了好几天都没打起来诶!总督对砍伤白夜叉的罪恶感原来这么强烈吗?”

                          “肯定是银时大人威胁什么了吧?”

                          “谁知道呢。不过两个人的感情就是好啊……”

                          “感情好?”正处于变声期的少年音还有点纯真的音色,此刻却咬牙切齿地压低了音调,听起来下一秒就会爆发。

                          不,现在就已经在无形中爆发了啊!!

                          “总总总总督……!!”被吓到的队员们全体石化,十分整齐地僵硬抬头,看见总督大人写满了【我很不爽】四个大字的脸。阴郁的气场盘旋在周围,真亏白夜叉能受得了这气氛还不停使唤总督。

                          完……完了!!看着远处吊儿郎当地坐着当大爷的白夜叉,队员们很心累。

                          “看来训练的程度不够啊,都闲的开始说胡话了。”虽然个子矮,但总督的威严比大家都高了不止一个头【bu】。

                          “没没没总督!!这个程度刚刚好!!”

                          “很明显不够嘛,训练加倍吧,现在就去。事情决定好了就要即刻去做。”

                          “总……总督QAQ”

                          “嗯?”收到了威胁的一个蔑视眼神,各位都蔫了下来。

                          “……是。”

                          鬼兵队的各位,今天也很用功呢。嘴里叼着不知哪拔的杂草,银时懒洋洋地无视了来自八卦组的怨念。

                          哼,每次都是这群人在他俩打架的时候赌高杉赢,他可记得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4-08 16:00
                            心疼鬼兵队队员一秒钟😂


                            哈哈哈,可憐的鬼兵隊成員


                            收起回复
                            举报|32楼2017-04-09 00:40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