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吧 关注:123,765贴子:1,042,951
  • 2回复贴,共1

【古颜倾城】原创 妃谋天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打小我便明白一个道理,做为嫦氏的女儿,将来不是成为皇后,也要做一个宠冠六宫的后妃!
如今,我已经行过及竿之礼,姑母说,阿玺,一直觉得你是个孩子,不觉长成这般荣华,又生的这般门庭,有些事是该你去做了!
长安城的风云又起,云烟乱人心,朝堂相争,后宫相斗,牵连着我的命运。风又起,迷了我的眼,我大概忘记了,这长安城里的风何时停止过?
昔日里,那些疼爱我的人,他们,都走丢了。
然,我的梦,它碎了。
那梅堤下的白衣少年,你怎么不在原地等我了。


回复
1楼2017-03-01 15:00
    2020-05-26 15:14 广告
    等你哈


    回复
    2楼2017-03-01 15:32



      那年的寒冬与今日一样铺天盖地下着大雪。


        风卷着雪,不时打在窗棂上,发出“沙啦啦、沙啦啦”有节奏的响声。


        房内,兰汤沐浴,熏香缭绕。与屋外的天寒地冻形成两个鲜明的对比。


        我身着彩衣才履,及肩的长发由婢子绾成双鬟,看着婢子阿婉还在鼓捣什么,我有些不耐烦的挥手拒绝:“好了,就这样了。”


        “郡主!”阿婉在身后追着我,我徐步走过长长的回廊,凝望着弥天大雪,脚步一顿便问:“明日便是除夕了,爹爹会赶在明天回来吗?”


        我不自不觉穿过华堂,望见娘亲与盛装的姑母正在叙话,我见姑母的倾国倾城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险的狡诈,进屋向主位上的姑母行了跪礼,姑母笑盈盈的轻柔的抬手示意免礼,我起身深揖谢恩。


        难道是我刚才看错了?


        我仰头看着神容端丽的姑母,悄悄的挑了挑嘴角,她目光如水,端庄得一丝不苟,亲手将我头上的一片飘雪拂掉道:“这在家中,小阿玺不必拘礼。”


        我点点头,垂目,见一双朝凤宫履与黄鸾紋织金裳映入眼帘。她正坐着,递给娘亲一个十分精致的锦盒,娘亲仔细一看惊叹:“娘娘这份礼太过贵重。”


        我偷偷的瞟了一眼,只见锦盒有一颗浅蓝色的随珠。这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就像黑夜里的星星,散发出莹莹的光。


        这个随珠可是宝贝,是在黑暗中,人眼能明视的,天然的,能自行发光的宝物。


        我缓缓扬起脸,看见母仪天下的姑母,眼中含笑如绵绵春日,她目视着我:“阿玺这孩子到了晚上眼睛不好,这随珠便是本宫送给小阿玺的。”


        她,嫦锦瑟,是姑母,也是皇后!


        她额前凤坠摇曳,笑颜盈盈。


       


      回复
      3楼2017-03-01 1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