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桔吧 关注:14,544贴子:457,067

【文阁】日月作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从我第一次看《犬夜叉》,从此桔梗就印在了我心里,我一直深信,犬夜叉心里爱着的一定是桔梗。现在以此文来弥补我心中的遗憾。
楼主在此声明:1、绝不弃文,2、更文速度:不出意外一天一更,短时间内能更完。
楼主多年未好好写作,文笔较烂,请谅解。


为什么超过100万的华人留学生都选择UAKA来充值微信,支付包,苹果手游呢? 新用户送10美金,限量100份!
2018-01-21 02:48 广告
这篇文从桔梗死后开始说起,但是之前我写了桔梗死前3节TV的剧情,以弥补我心中曾经的遗憾。
开更!



没有死魂,你就无法存活了吗?桔梗。
“桔梗,你怎么会到这里?”
“我被妖怪赶来的。”
“所以来找我帮忙是吗?”犬夜叉心中一阵欣喜,正欲期盼桔梗的点头或者说是…
“少自负了犬夜叉,我只是不知不觉中逃到这里的!”如此决绝的语气,是太想隐藏自己了吗?桔梗自己都不清楚,真的是误打误撞就逃到这里来了吗?
“桔梗……”犬夜叉心中一阵酸楚。
靠在树上的少女表情冷漠,语气冷淡,可心中的酸楚却一点也不比那个少年少。
犬夜叉黯然的抬起头望着御神木,眼中是说不清的愁绪:“五十年了啊。”
桔梗心中一动:“怎么,你在想什么?”犬夜叉,难道你还记得五十年前吗?
犬夜叉回过神,温柔地看着桔梗:“我觉得,我们和五十年前一模一样。”在犬夜叉心里,一切都一样,好像又不一样。
“别说傻话了”桔梗的语气还是那么平淡,却饱含着无尽的哀伤,“自从将你封印在御神木上,我就已经变了。”
桔梗虚弱的靠在树上,抬眼看向正在为自己填充死魂的死魂虫,心中无尽神伤。我变了,现在的我,只是一个活死人,需要依靠死魂来行动,不被欢迎存在于这个世界。可是,我的心,从来没有变过。作为巫女守护人类的心,和,想要成为一个普通女人,和你永远在一起的心。
“我们因奈落的陷阱而憎恨彼此,我被封印在这的五十年间,你也死了”犬夜叉的眼中突然开始闪烁,语气也变得激动起来:“桔梗,那么是我变了吗?”犬夜叉的确这样怀疑过自己,“桔梗,在我知道奈落那家伙存在之前,的确恨过你,可是,你不也说过吗,我的命是属于你的,所以,你的命,也是属于我的。”
犬....夜叉。“归根究底,你和奈落是一样的。”
“我和奈落一样?”怎么可能。
“奈落的体内,确实残留着鬼蜘蛛的心,那个盗贼一直希望我成为他的女人。”
“所以说,奈落对你?”犬夜叉不愿相信。
“奈落一直不愿相信对我还残留着思念这件事,为了否定这种念头,才一直想让我消失的吧。”语气平淡,眼神,也一如既往的平静。
或许,生死于她,已经不重要了,生也是一个人,死去,也是一个人。
“行了,犬夜叉,我的体内已经充满了死魂。”说完桔梗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桔梗,你…不会想一个人去消灭奈落吧!你不能这么做,我也不会让你这么做!”犬夜叉不愿相信桔梗这么决绝,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让桔梗再有任何危险,刚刚奈落的一个巨型死魂虫,桔梗就难以抵挡,更何况是一个人去消灭奈落呢!

这边,食骨之井,一个身着现代绿色校服的女子从井里爬了出来:“天都这么晚了啊,”跳到草地上捡起书包,正想着犬夜叉那家伙是不是头脑清醒了点,就看见上方点点白光:“死魂?这么说桔梗在这里?那么…”没有犹豫立刻便跑向了死魂的方向,心中正祈祷着千万别看见让自己难过的画面,可事实却毫不留情,果然,桔梗在这,犬夜叉也在这。
戈薇躲在一棵树后面,难过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他们在自己离开的时候在一起。

“你现在怎么想都无所谓,但是,怎能让你一个人去找奈落!”犬夜叉语气异常激动,眼神里所透露的,不知是恼怒,还是惧怕。
恼怒桔梗的决绝,惧怕桔梗离开自己。
“桔梗!”犬夜叉慢慢逼向桔梗,最后直接冲上去紧紧的抱住了桔梗,“能从奈落手中保护你的只有我不是吗!!”
桔梗对于这样的犬夜叉是陌生的,对这个怀抱却是熟悉又依恋的。
“犬夜叉,你在发什么疯!还不放开我,”桔梗用力的想推开他的怀抱,但犬夜叉的拥抱却越来越紧。
犬夜叉,如果能一直这样该多好。桔梗原本抓着犬夜叉手臂的手伸向了他的后背,紧紧的抱住了他。
死魂虫在周围游移,空中飘荡的死魂如点点星光,御神木和五十年前一样。对桔梗来说,这个拥抱,便是永恒。
可对犬夜叉来说,这只是永恒的开始。“我一定会杀了奈落,所以你不需要再战斗了,你就由我来保护。”犬夜叉语气坚定:我绝不会再让你走了,桔梗。
“犬夜叉…”桔梗多想点头,多想就这样抱着不松手,可是她知道这不可能。他们中间隔着50年的距离,隔着当初留给对方的伤,隔着生与死,还隔着一个戈薇。
一咬牙,桔梗拿出了一把细而长的匕首,推开了犬夜叉的怀抱把匕首抵子了犬夜叉的脖子上。
“桔梗…”
“男人真是愚蠢的生物,以为只要紧紧抱着,女人就是自己的。”桔梗的眼睛充满着嘲笑的意味,可心中,却快疼得滴血,“只要奈落还有鬼蜘蛛的心,我就有乘虚而入的机会,那时便是净化他的最佳时机。”说完,死魂虫缠绕着桔梗飞向了天空。
“桔梗……”犬夜叉连忙伸手却没抓住她,只能看着桔梗越飞越远。
“桔梗——!!”
桔梗的表情和眼神又恢复了那般的平淡,眉宇间还是那不减的哀伤。
命运的红线一旦断了,便再也无法复原。犬夜叉,今生我已经是个死人,用骨灰和死魂存在的我,已经没有了来生,我会永远记住刚刚的拥抱和你爱我的眼神。
“桔梗——!!”
犬夜叉不明白桔梗为什么不让自己保护她,为什么五十年前的误会已经真相大白,两个人却无法回到从前。
犬夜叉正望着桔梗消失的天空出了神,突然感觉背后有人:“戈薇?”难道刚刚她都看到了吗?
“犬夜叉…”戈薇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自己很清楚犬夜叉的心中重来没有放下过桔梗。可看到这一切,心中真的很难过。
犬夜叉似乎正欲说什么,戈薇转身便跑开了,此刻她什么都不想听,不想听到犬夜叉说对不起,不想听到自己爱的人对自己说他还爱着别人。
犬夜叉没有像以往一样追上去,看着戈薇跑开的背影,心中感到一阵愧疚。

枫婆婆的小屋
正在打理菜园的枫婆婆无奈的叹息:“犬夜叉,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做吗?你知道的,桔梗姐姐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她总会离开的。”枫婆婆依然觉得,只有戈薇才能好好的陪在犬夜叉身边,帮助犬夜叉寻找四魂之玉,最后消灭奈落。
“无论怎么样,我都要好好保护桔梗,五十年前没有做到的,现在,我一定要弥补。”
“戈薇是桔梗姐姐的转世,她就是桔梗姐姐啊,”枫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犬夜叉不能认清现实。
戈薇就是桔梗吗?虽然戈薇的灵魂的确是桔梗的,但是,他从来不认为戈薇就是桔梗,虽然最初为了抚平自己心中的痛苦,也曾把戈薇当作桔梗,甚至还对她产生了感情,但是,从知道桔梗复活那一刻开始,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最爱的永远都只有桔梗。
“犬夜叉,难道你一点都不喜欢戈薇吗?”见犬夜叉不说话,枫继续问道。
“我…不是。”他不否认,他是喜欢戈薇的,那么久以来的相处,戈薇的阳光和善良给了他许多温暖,抚平了他心中的伤痛,是戈薇教会了他去相信别人,“我…我是喜欢戈薇的,但她和桔梗不一样,假如有一天,她和桔梗都陷入了险境中,我会拼命把她救出来,然后和桔梗一起,哪怕是死。”①
“这…唉…”看来是说服不了犬夜叉,枫不由得一阵叹息。
食骨之井
犬夜叉看着坐在井口并不开心的戈薇,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自己最爱的是桔梗这是事实,可是,如果戈薇真的离开他,他同样接受不了,他依然希望身边有戈薇的陪伴。
相望无言,最后还是戈薇先开口:“犬夜叉,我…”,该怎么说呢…
“戈薇。”
“我知道,你放不下桔梗,我…”说着戈薇低下了头,“戈薇,我…”,看着戈薇的样子,犬夜叉心里很不好受,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虽然我是桔梗的转世,但我和桔梗不是一个人啊,可是有一点我和桔梗是一样的,就是想见犬夜叉的心,所以,我还是回来了,因为,我想见你。”戈薇抬头专注的看着犬夜叉,眼里流露着一片真情。
“戈薇,我…”
“所以,犬夜叉,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我可以,和你在一起吗?”戈薇期待着犬夜叉的回答,她是真的想和犬夜叉在一起,永远。
他怎么能够拒绝这样的戈薇呢:“戈薇,谢谢你,和你在一起我很轻松,很快乐。”
戈薇牵上了犬夜叉的手:“犬夜叉,我们回去吧,大家一定等着我们,”说完便牵着犬夜叉走在了前面。
犬夜叉呆呆的看了戈薇一会儿,握紧了她的手。
桔梗,等我,等我消灭了奈落,我会去找你,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无论你多么恨我。



“生即是死,死即是生,污即是净,净即是污…”
每往白灵山行进一步,桔梗就感觉心中异常的痛苦,灵力也在不断减弱,但她不能回头。
这就是她的宿命。

当犬夜叉正和戈薇并肩战斗时,桔梗正在这边独自面对着奈落。桔梗知道自己或许不是奈落的对手,但是只要能消灭奈落,她甚至想过和奈落同归于尽。

可是,最终还是没能如她所愿,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就被奈落折断了弓箭,打下了悬崖。
在掉下悬崖的时候,她的心里不是没能消灭奈落的遗憾,不是即将死去的悲伤,反反复复出现的,只有他,那个银发红衣的少年,只有五十年前的一切,她曾经最快乐的时光。
犬夜叉,你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呢?
再见了。

这边,正和戈薇、钢牙打闹的犬夜叉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不顾戈薇的喊叫,转身便往白灵山顶跑去。
“桔梗……”
当犬夜叉在悬崖边看见桔梗被折断的弓箭时,锥心般的疼痛袭来,一切都如刚刚他心中不祥的预感一样:桔梗出事了。怎么会…怎么会…
“桔梗……桔梗——!!”犬夜叉突然朝着周围大喊起来。似乎这这一声声叫喊能给他心里带来一丝希望,他不愿意接受桔梗死去的事实。
随后赶来的戈薇看到难过的犬夜叉,又看到地上桔梗折断的弓箭,本想去伸出去安慰犬夜叉的手又缩了回来:桔梗死了,犬夜叉一定非常的难过,这样的犬夜叉,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
“原来,奈落的目标不是你们,而是刚刚那个女人啊,”站在一旁的银发公子冷眼看着这一切,他正是犬夜叉的哥哥杀生丸。
听见杀生丸说话的犬夜叉抬起头,突然眼神狠厉的盯着他:“你刚刚不会一直旁观,眼睁睁看着桔梗被奈落杀死吧!”
杀生丸没有回答他,而是转身离去。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他从来不想浪费一点时间。
“站住!我在问你呢!”犬夜叉做出准备拔刀的动作。
不过,杀生丸根本不屑一顾,悠然的转身看着犬夜叉:“有这点时间,还不如去找奈落报仇,杀死那个女人的是奈落,还有,她在和奈落作战时,你在另一个女人身边,看着她死没能救她的,犬夜叉,是你。”说完转身离去,没有任何表情。
听到杀生丸这句话,犬夜叉心中无比自责与痛苦:桔梗,我…我又让你一个人孤独的死去了吗?这一次我又没能保护你,我……桔梗……
一旁的戈薇看见犬夜叉痛苦的样子,心中也是非常难过,难过的是桔梗的死,难过的是犬夜叉心中最在乎的人还是桔梗。
夜晚。
在众人休息后,犬夜叉一个人跑到白灵山悬崖下去寻找桔梗,他多么希望还能看见那让自己魂牵梦萦的白衣红裙,那张从那个雨夜就印在自己心中最深处的脸。
“桔梗——!”犬夜叉沿着河边一直找,一直喊,他要怎么接受桔梗永远离开自己的事实,要怎么原谅自己没能保护她。
“桔梗——桔梗——!!”
五十年前,我想要变成人类和你在一起,我说即使我变成人类也会好好的保护你。而当我真正拥有了强大的力量的时候,却总是让你一个人,最后还让你一个人死去。桔梗……


回复
举报|2楼2017-02-15 20:03
    漫天的黄昏,美丽而忧伤。
    犬夜叉,你还记得五十年前吗?”桔梗在犬夜叉的怀里,虚弱的说着。白衣红裙的巫女服经过刚才的战斗已经脏乱,但依旧那般美丽,脸上的泥土也没能遮盖住她眉宇间的一如既往的坚强的哀伤。
    “我当然记得,那个时候,我想要变成人类和你一起生活下去。”犬夜叉紧紧抱着怀里的桔梗,虽然知道再怎么紧紧的抱着她,也留不住她了。桔梗,直到现在,如果变成人类能和你在一起,如果让我放弃一切能和你在一起,我依然会毫不犹豫。
    犬夜叉,我在想,如果没有奈落,我们五十年前是不是就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呢,现在,我们已经白头了吧…”桔梗带着幸福的笑容,流下了泪,仿佛看到了他们白头到老的样子。
    桔梗,我…我没有保护好你,我没有办法让你活下去,我…”犬夜叉哭了起来,他好像很少这样难过的大哭吧,他是真的很痛苦。
    “不,你来了,这就够了。犬夜叉,我是第一次见你这个样子吧,”桔梗缓缓的伸手轻拭着犬夜叉脸上的泪,“犬夜叉,不要哭,不要难过,我不会离开你,我的心永远都没有离开过你,以后,我会在天上永远看着你…”
    星空烂漫,流星飞过。相爱的两人深情一吻。
    犬夜叉…”用尽所有深情,融尽五十年的深爱,桔梗对犬夜叉的心,全在这最后一声呼唤里了。
    最后一滴泪滑落,美丽的双眼慢慢紧闭,一切都化为一阵光芒,飘向了璀璨的夜空。
    犬夜叉看着夜空,没有表情,没有眼泪。他的心,已经在刚刚的一吻中,随桔梗而去了。
    桔梗,你真的离开了是吗?你真的不会再出现了吧。
    桔梗,我的深爱,从来都只有你一个。


    回复
    举报|3楼2017-02-15 20:09
      一、
      消灭奈落后,一切都恢复了安宁和平静。
      弥勒和珊瑚结婚有了孩子,虽时常打闹,但也幸福快乐。只是,弥勒法师仍然本性难移啊,时常打着算命、除妖的幌子和年轻少女们暧昧不断,就算珊瑚的惩罚一次比一次残暴,也难以让他长记性。
      犬夜叉每天也很悠闲,要么和弥勒去除妖,要么帮他们带带孩子,只是犬夜叉还真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和弥勒的家的孩子玩耍,总是要把他们欺负到哭还一阵得意,最后被珊瑚赶走,不过他却乐得很。除此之外,犬夜叉便总是在戈薇身边了,或者说,戈薇在他的身边吧。
      不得不承认,对犬夜叉和戈薇而言,他们和彼此在一起心里都是幸福的。
      但是对于戈薇而言,她同样得承认,桔梗依然是他们之间不能碰触的芒刺。犬夜叉表面上看起来没多大事,似乎快淡忘了桔梗离去的伤痛,但是戈薇清楚,犬夜叉只是将桔梗放在了内心深处而已。
      枫之村到处都有桔梗的影子,到处都有他们的回忆,每次犬夜叉看到任何与桔梗有关的东西,眼神就会变得不一样,好像是哀伤,好像是爱或者遗憾,好像是快乐。不过戈薇相信,一切只是时间问题,她会一直陪在犬夜叉身边,她会抚平犬夜叉心中桔梗离去的伤痛,她相信犬夜叉对她的感情。


      二、回忆
      御神木,缠绕着三个人几十年的牵绊。
      戈薇披着犬夜叉的火鼠裘靠在他的肩膀上,两人没有说话,都只是出神的望着御神木。
      戈薇回忆着她和犬夜叉的第一次相遇,一切都像是命运的安排。她在这里遇见了犬夜叉,唤醒了他,和他一起走上了寻找四魂之玉碎片的路,和他一起经历风雨和生死,最后走到了现在的幸福安宁……
      戈薇的嘴角向上弯起了一个美丽的弧度,和犬夜叉在一起的每一刻,她都非常幸福。
      而犬夜叉想着的,是五十年前他最幸福的那段时光——
      “不要打四魂之玉的主意,也不要靠近我,如果你不想死在我手上的话。”
      “半妖,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想再浪费我的箭射你,不要再靠近我。”
      “犬夜叉,你在那吗?”
      “犬夜叉,你觉得,我像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吗?”
      “犬夜叉,你有想过变成人类吗?”
      …………
      想着五十年前桔梗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桔梗的每一个笑容,他们的每一次相处,犬夜叉现在既幸福,又痛苦难过。
      “人类的女子....怎么会有这样的巫女.....”
      那是他和桔梗的第一次相遇,桔梗倒在雨地里,大雨冲刷掉了她脸上泥土和妖怪的血,展现出来的那张脸让犬夜叉心中不禁一动。两百年,桔梗是他见过最美丽的女子。直到现在都是。
      “桔梗,把四魂之玉交出来。”
      “桔梗,上次我是一时失手,劝你还是乖乖的把四魂之玉交出来……”
      他一次又一次地找桔梗要夺四魂之玉,一次又一次地被桔梗用箭射在树上动弹不得。他明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桔梗的对手,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去挑战桔梗,自己就这么确信那个巫女不会杀了自己吗?还是,其实,四魂之玉对他来说,只是一个他想见她的名正言顺的理由。
      “桔梗,你明天可以再来这里一次吗?呃,我有东西要给你。”
      那天阳光很美,那片草地很美。他第一次和桔梗那么近的说话。桔梗问他,她像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他讶异——他心中美丽坚强的巫女,其实,终究也只是个普通的女子。他没有回答,桔梗抬头对他轻笑:果然,不像吗?那个笑容令人心神荡漾,却透露着无奈,眉宇间还是那挥之不去的哀伤,美丽而让人心疼。
      他把母亲留下的胭脂送给了她,她的怜惜与欣喜让他开心不已。她本来说要送他一样东西的,却说忘带了。其实,他当时注意到了桔梗往袖子里拿了拿什么东西又没拿出来,然后说她忘带了。他想,桔梗突然不想给他,自然有她的理由,虽然,自己很想要。因为,无论桔梗给他什么,他都会视之如珍宝。如果身边能带着桔梗送他的东西,他该得多开心啊。
      “桔梗,我愿意变成人类,我想要和你永远在一起,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迟疑。所以,你也要成为一个普通的女人,成为我的……”
      美丽的夕阳下,他们约定终身。他还没有说完那句话,桔梗便以一个吻回答了他。桔梗,你要成为一个普通的女人,成为我的妻子。犬夜叉永远记得那天的场景,记得他未兑现的承诺。身份算什么,与生俱来的妖力算什么,比起桔梗,什么都不重要,他真的没有任何的犹豫。
      “桔梗,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你要杀了我。好吧,如果注定会是这样,那么死在你的手里,我没有任何怨言,我想说,即便如此,我依然对你……”
      因为奈落的设计,他们最终没有如愿的在一起,反而以这样的方式分开。他被封印,她在仇恨中痛苦的死去。每次想到这里,他心中都不由得一阵绞痛,如果没有奈落,他们是不是早就幸福的白头到老,儿孙满堂,如果他选择相信桔梗,就不会这么多年一直误会着桔梗,如果……哪有那么多如果呢!桔梗,即使你亲手杀了我,我依然对你——深爱不移!
      ……
      “犬夜叉?犬夜叉?…”
      “啊?”思绪飘得太远,戈薇叫了他好几声他才反应过来。
      “在想什么呢,那么入神”,戈薇温柔的看着他。
      犬夜叉没有看戈薇,微微低下了头,“我,没有啊…这么晚了,我们回去吧戈薇,”说完犬夜叉便扶着戈薇站起来,用手环着戈薇的肩便往回走去。
      戈薇没有说什么,她知道,犬夜叉一定又在想桔梗。
      这种时候她能做的,就是安安静静的陪在他身边,不去追问。她从没奢想要犬夜叉忘了桔梗。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7-02-15 20:19
        顶,楼主有时间看看我的文吗?我的文的剧情都到白热化阶段了,我的文叫:前世恋人的命运与羁绊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7-02-15 20:43
          我的新文,保证你不看会后悔。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02-15 23:32
            新文,看前先顶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16 01:31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2-16 16:31
                三、
                有点暖意的早晨,虫鸣声唤醒了睡梦中的犬夜叉。
                “昨晚好像做了一个好梦啊~”犬夜叉伸着懒腰出了房屋,去到了那条熟悉的河边准备洗把脸。
                犬夜叉每天早晨都会跑到这里来洗脸,戈薇和弥勒等人都很奇怪犬夜叉发什么疯不在家里洗要跑一段路到河边去。只有枫婆婆和犬夜叉自己知道是为什么。
                走近河边正揉开惺忪睡眼的犬夜叉突然看到了一个背影,瞳孔顿时放大了几倍,心也跟着跳个不停。
                白衣红裙,长发如瀑。犬夜叉一辈子也不会忘了的身影。桔梗?
                真的是桔梗吗?
                犬夜叉快步跑了上去,站在几步远的地方,不敢说话,也不敢动。
                他怕一开口或者一伸手,那个朝思暮想的影子就不见了,就像每次在梦里一样。
                心中的“桔梗”两字还未喊出,那个背影却先转过了身。
                犬夜叉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眼睛一直不停的闪烁着。桔梗你回来了吗?
                只是,那份喜悦还未来得及释放,犬夜叉的心却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眼神黯淡了下来。
                沉默片刻后,犬夜叉还是开了口:“戈薇,你……”
                尽管戈薇和桔梗如此的相似,穿上巫女服的戈薇更是和桔梗如出一辙,但是……
                犬夜叉怎么会认错呢。
                桔梗如星辰一样的眼神,桔梗眉宇间坚强的哀伤,桔梗的气息,他永远不会认错。世界上,再无第二个女子如桔梗一般,即使是和桔梗如此相似的戈薇。
                “犬夜叉……我……”看到犬夜叉突然黯淡的眼神,戈薇心中仿佛被针刺一般疼,“犬夜叉,我知道你无法忘记桔梗,我也不要求你一定要忘了她。我知道你无法释怀桔梗死去的伤痛,所以,我愿意带着桔梗的影子,为了怀念她,为了让你心里的难过能少一点,就这样一直陪在你身边……”戈薇掩饰着心中的难过,微笑着对犬夜叉说。
                看着这样的戈薇,犬夜叉心中也是一阵刺痛和内疚:“戈薇,你不用这样的。在我心中,你就是你,无论你是什么样子,你都是我心中那个戈薇。你是无可替代的你明白吗?对不起,这么久以来我一直沉浸在桔梗死去的悲伤里很多时候忽略了你的感受,”心中的愧疚感让犬夜叉再也忍不住,想想戈薇一直以来陪在他身边和他出生入死,遇到再大的危险困难都没有后退,自己曾经说消灭奈落后要好好和她在一起,自己却依旧像以前一样总是不顾她的感受和陪伴,“戈薇,这么久以来你一直陪着我,你放弃了自己的世界,离开了你的亲人和我在一起…我承认我忘不了桔梗,以后,我会把桔梗放在内心深处,我会好好陪着你,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他怎么可以再辜负戈薇呢。
                戈薇心中百感交集,她等这一刻等得太久了,“犬夜叉,我知道,我相信你。”
                犬夜叉把戈薇拥在怀里,静静的抱着她:“戈薇,你…你愿意嫁给我吗?”犬夜叉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出这句话,他只知道不能再伤害戈薇。
                “啊?”听到犬夜叉这句话,戈薇离开了犬夜叉的怀抱,感动的看着犬夜叉。这是真的吗?自己终于等到了吗?
                “我说……你…”
                “我愿意!”戈薇扑在犬夜叉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犬夜叉,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四、
                犬夜叉和穿着巫女服的戈薇回去后,大家都张大了眼睛难以置信。“桔梗小姐?”弥勒最先抑制不住惊讶,眼前的这个是桔梗小姐吗?
                “不对吧,感觉有点不太像,”作为女人的珊瑚直觉还是较为准确一些。
                “当然不是桔梗姐姐…”枫婆婆倒是很不以为然,继续整理着她刚刚采回来的草药。刚刚他们一进来她就知道这是戈薇。桔梗姐姐怎么可能会再复活呢?
                直到犬夜叉解释后,大家才确信这是戈薇。
                原来是戈薇啊,还好。弥勒心里想着,他真的不敢想象桔梗小姐如果复活过来,犬夜叉在两个女人中间会是什么样子。
                “戈薇你干嘛要委屈自己啊,”七宝不开心了,难道戈薇要以桔梗的样子和犬夜叉在一起吗?凭什么,“犬夜叉你怎么能这样呢?戈薇就是戈薇,凭什么要她成为桔梗的样子!”
                “什么?我…切!”犬夜叉才懒得解释,往躺椅上一躺,悠闲的闭目养神起来。
                “七宝,你误会了,我只是,想怀念桔梗而已,犬夜叉没有要我成为桔梗。”戈薇拉过七宝,又转头看了看犬夜叉,温柔的笑着。
                听到戈薇说完这句话,躺椅上的犬夜叉坐了起来,微低着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情绪复杂。
                “我要宣布一件事情,”犬夜叉站起来走到戈薇身旁,看了看她后转头对大家说道:“我决定下个月和戈薇结婚。”犬夜叉没有去注意大家会是什么表情,他此刻心里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他自己都说不准。
                “什么?”还是弥勒最先开口。犬夜叉怎么突然开窍了。
                “结婚?”珊瑚也不敢相信。戈薇等了那么久,那么苦,终于要如愿了。
                “真的吗?犬夜叉你终于要娶戈薇了!”七宝表现得异常兴奋,他还以为真要等到犬夜叉忘掉桔梗那天戈薇才能等来她的幸福。
                “下个月,嗯,下个月15号是个结婚的好日子。”枫婆婆还是那么不以为然,在她心里,犬夜叉迟早要和戈薇结婚的,命运早就注定好了,真不明白这些人有什么好惊讶的!
                “哎,我说,我们要结婚,不是很正常的事吗!”犬夜叉有点嫌弃他们的表现。的确,在他心里和戈薇结婚就是正常的事啊,似乎在履行命运安排给他的任务一般,他没有过多的想过为什么,他身边只有戈薇了,他是喜欢戈薇的,最后不就要结婚的嘛。
                “啊,哈!正常,正常!”弥勒笑着收回了惊讶的表情。
                “太好了,太好了!”
                “是啊……”


                回复
                举报|12楼2017-02-16 20:52
                  五、
                  从宣布要结婚后,大家都兴奋的忙前忙后,村民们送来了很多他们的心意,珊瑚陪着戈薇一起策划婚礼的举行,七宝跟着兴奋地忙前忙后。而作为男主角的犬夜叉,整天就躺在躺椅上悠闲的和弥勒吹牛,两人还时不时借着除妖的名头,一出去就是一天。
                  “犬夜叉也真是,对自己的婚礼一点都不上心,还有你,”珊瑚揪着弥勒的耳朵发泄怒火:“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还整天和犬夜叉四处晃悠,真的是去除妖了吗!”
                  “哎,哎,轻点啊,我们当然是去除妖了,至于婚礼嘛,你们策划得那么好,我就不帮倒忙了……”说着趁珊瑚手劲放松的空当,转身就开溜。
                  “哎!真是!”珊瑚也是无奈了。
                  “好了,珊瑚,我们不是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吗?别跟弥勒法师生气了,”沉浸在幸福中的戈薇倒是格外温柔。
                  “弥勒就算了,犬夜叉对自己的婚礼也这么不关心吗!我说戈薇,你们结婚后你可不能这么迁就他!”
                  “好了,我知道了。”
                  看着被布置好的房间,戈薇心中满是幸福洋溢,她似乎已经看到了,婚礼当天她身穿战国时期喜服的模样,她和犬夜叉携手拜堂的场景,他们一起生活的样子……



                  六、
                  “桔梗,别睡了,睁开眼……”
                  “你是谁?你在哪?我…不是死了吗?”
                  “桔梗,你与四魂之玉是脱离不了牵绊的。你一直净化着它,它已经融入你所有的纯洁的力量,这部分力量没有被毁掉,它重新化为让你复活的灵魂和肉体,从此,纯洁无私的巫女,将继续守护着世间美好纯洁的一切。”
                  “那么,你是谁?”
                  “我是四魂之玉,我的声音是从你心里来的,用最后的力量,告诉你一切。”
                  “我真的,复活了吗?拥有真正的肉体,真正的灵魂…”
                  “是的。你依然是五十年前,那个拥有强大灵力,拥有大爱之心的巫女桔梗。”
                  “可是,我真的该开心吗…巫女的职责,真的好累啊,我只想成为一个普通的女人而已。四魂之玉,难道不能只给我生命,让我复活成一个普通人吗?”
                  “桔梗,这是你的宿命。作为一个巫女,守护需要你守护的一切。这是你的职责,你自己也舍弃不了的。如果你遇到需要你守护的人你却没能力守护时,你一样会毫不犹豫作选择。”
                  “我……我明白了!”
                  “桔梗,复活后,有一件事等待着你去解决。”
                  “什么?”
                  “纯洁的四魂之玉力量复活了你,也从你身上产生了一部分的污浊之气,这份力量化成了邪恶之躯,也就是说,不仅你复活了,另一个拥有邪恶四魂之玉力量的心的邪恶巫女魂诀也复活了。”
                  “也就是说,拥有邪恶的力量和心的另一个我,等待着我去解决。”
                  “是的,巫女的确非常聪明。去吧……”

                  漫山遍野的桔梗花,开得正好。一派富有生机的景象。
                  躺在花丛中的桔梗缓缓地睁开眼睛,阳光刺得她花了好一会才把视觉恢复过来。看着蓝天白云,看着身旁烂漫的桔梗花,疑惑而又复杂的心绪一下子便烟消云散。
                  她的衣裙上沾了几片桔梗花瓣,随着她站起身,轻轻拂过裙摆而落。长发如瀑,随着微风扬扬飘动,却并不凌乱。
                  她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她用手轻轻拂过桔梗花,她把手放到心口的位置感受着自己的心跳和温度——我真的复活了,而且,复活成了真正的我。
                  想着死前的一幕,自己和犬夜叉的吻和与爱人永别的悲伤,桔梗觉得,眼前的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
                  “要是犬夜叉知道我复活了,会是什么表情呢?”他会非常开心,还是,会因为我的出现而为难呢?
                  犬夜叉,此刻的你,在做什么呢?我死去后,你思念了我多久呢?犬夜叉……

                  “今年的桔梗花好像开得早了些呢……”犬夜叉望着枫之村盛开的桔梗花喃喃说着。桔梗……


                  收起回复
                  举报|13楼2017-02-16 20:55

                    “犬夜叉——”弥勒急切的喊着,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看你有点着急,是不是又被珊瑚修理了找我寻求帮助?哈哈…”犬夜叉躺在树干上,悠闲的晃着腿,取笑道。
                    “快下来我给你说正事!”弥勒表情有点严肃。
                    感觉不对劲的犬夜叉马上跳下树来:“这么正经,怎么了?”
                    “有几个来自下山村的村民今天早上来找我,说他们村子附近出现了妖怪,邻近的村子已经死了很多人了,他们怕马上妖怪会到他们村子了,请我们过去帮忙除妖。”
                    “不就是个妖怪吗?用得着这样吗……”犬夜叉一下子觉得没趣,他们不是经常都在除妖嘛。
                    “这个妖怪据说很厉害,已经有好几个厉害的除妖师死在她手里了。据见到过的村民说,外形看起来好像是个女人,而且她杀人都是用箭,一箭穿心。”弥勒凭经验大致猜测那个妖怪的妖力,感觉不是很好应付。
                    “还能有比奈落更厉害的吗?我说你是不是被珊瑚揍得多了觉得其他女人都很厉害啊,哈哈……”消灭了奈落后,犬夜叉觉得没有什么妖怪对付不了的了。
                    “哎!我哪有!”被别人直说怕老婆真的很没面子啊,“事不宜迟,我们去给戈薇她们打声招呼去除妖,早点去,就避免多死一个人。”
                    “嗯!”不管妖怪厉不厉害,能多救一个人,犬夜叉还是很认真的。
                    “妖怪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出现,犬夜叉马上就要和戈薇结婚了啊!”珊瑚知道妖怪必须要除,但是怕耽误婚期,心里还是有点不愉快。
                    “没事的,珊瑚,相信犬夜叉和弥勒法师很快就会回来的,犬夜叉是不会耽误婚期的,对吧犬夜叉?”戈薇微笑着看向犬夜叉。
                    “嗯!”犬夜叉给了戈薇一个肯定的回答。只是这个回答,似乎不是为了承诺不耽误婚期,在犬夜叉心里除去一个妖怪根本不需要多少时间嘛。


                    八、
                    桔梗拿到了四魂之玉力量所化成的弓箭,这把弓与梓山之弓不一样,不仅力量更强,并且不需要箭,拉弦即成箭。
                    桔梗想马上赶去枫之村,不知道为什么,是因为那里是她的家,重新来到这个世上的她想马上回去看看,还是,只是因为想早点见到犬夜叉。
                    犬夜叉现在在做什么呢?他和…戈薇怎么样了呢?他们是不是已经结婚了呢?我应该出现在他们面前吗?阿枫、弥勒、珊瑚他们,会希望我出现吗?
                    不行,我应该先去消灭拥有邪恶之心的另一个我,四魂之玉说,因四魂之玉邪恶力量化成的魂诀,会通过杀人吸取刚死之人的灵魂来增强妖力,一定要早点在她妖力不强的时候把她消灭,这是自己的责任。
                    想了想,桔梗还是决定先去消灭邪恶巫女。
                    终究,她还是那个拥有大爱之心的巫女桔梗。

                    当犬夜叉和弥勒赶到下山村的时候,已经有几位村民死去了。
                    其他村民看到他们到来,像看到了救星一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他们看到的那个妖怪的样子,那个妖怪多么的狠毒……
                    “放心吧,有本大爷在,那个妖怪只要敢出现就不可能再活着离开,”犬夜叉根本就不当回事。还是个使用弓箭的妖怪呢……

                    午夜,犬夜叉和弥勒正靠在一起打盹,犬夜叉的耳朵突然动了动,立马便清醒过来,推醒了弥勒:“来了,我们走。”
                    等他们赶到犬夜叉听到的动静的河边时,已经有两位村民死去了。
                    “他们的魂魄被吸走了,”弥勒看了看说道:“这应该是个妖力还不是很强的妖怪,所以才想靠吸取刚死之人的魂魄以增强妖力。”
                    “妖怪应该没有离开,她肯定不会只杀两个人就走了的。”犬夜叉判断道。
                    “妖怪!妖怪——”
                    有村民在喊叫,听到声音的犬夜叉和弥勒立马朝声音传来的地方赶去。
                    这边又有几个村民被弓箭一箭穿心而死,就在一支箭朝一位村民射去时,赶到的犬夜叉犬夜叉用铁碎牙挡住了那只箭,也与妖怪碰了个正面。
                    “你是哪里来的妖怪?”犬夜叉看见拿着弓箭的妖怪厉声问道。
                    那个妖怪身着黑衣,头上戴着垂着黑色帘子的斗笠,看不清她到底长什么样子。只是这身形和拿着弓箭的样子,让人感觉有些熟悉。
                    “这样子看着有些眼熟呢……”弥勒也有些觉得难道见过这妖怪?
                    “一个半妖?哼哼,很好,杀掉你,吸掉你的魂魄,我就不用再杀那么多人了,”魂诀刚说完,犬夜叉不由得心里一惊,这声音……
                    但还没来得及多想,一支接一支的箭便朝他们这边射了过来,不过犬夜叉和弥勒都很轻易的挡下了,妖力还未成熟的邪恶巫女他们还是很好对付的。
                    犬夜叉和弥勒向魂诀发起了进攻,他们还未使出全力,魂诀便已经很难招架了,犬夜叉向魂诀划出了几刀,她虽然避得快,但也被犬夜叉的妖力伤到,头上的斗笠也被劈开飞了出去。
                    魂诀向后退了几步,头发凌乱,犬夜叉乘胜追击,欲一刀劈下去结束这场战斗,当铁碎牙逼近她时,力量带来的风力吹开了她脸上凌乱的头发,当看到那张露出来的脸时,犬夜叉仿佛连心都停止了跳动,什么都没想,用力收回了带有杀伤力的铁碎牙。
                    “桔梗!?”
                    “桔梗小姐!?”
                    犬夜叉和弥勒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桔梗吗?
                    “桔梗?”犬夜叉的心开始狂跳起来,又像是停止了跳动。
                    他不敢相信这是桔梗,可是,这张脸,这个身形,她刚刚说话的声音和她射箭的样子,这不就是桔梗吗?
                    犬夜叉期待着“桔梗”能给他一个回答,一句熟悉的话,或者一个熟悉的眼神,让他相信她就是桔梗。
                    弥勒虽然也非常惊讶,但是除妖师的身份让他比较冷静,虽然眼前这个女子和桔梗太过相似,甚至是一模一样,但是她眼中透露的邪恶之气,和她杀人吸取魂魄的行为,让他相信眼前这个人绝不可能是桔梗。不过,虽然他很清楚这不是桔梗,但是犬夜叉……
                    弥勒转头看向了犬夜叉,他脸上的表情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样……
                    魂诀趁着这个间隙,转身迅速的逃走了。
                    “桔梗——”犬夜叉想马上追上去,却被弥勒拉住了。
                    “犬夜叉,你冷静点,这个人不可能是桔梗小姐!”弥勒紧紧的拉住犬夜叉。
                    “她——”犬夜叉激动地望着邪恶巫女离开的方向想挣脱弥勒追上去,“她不是桔梗,犬夜叉!你冷静点!”弥勒无论如何不会让犬夜叉追上去的。
                    知道已经追不上的犬夜叉安静了下来,但依然望着那个方向不肯转移视线,仿佛转移视线桔梗就会丢了般。
                    弥勒松了手,走到犬夜叉面前,对于犬夜叉刚刚的样子他一点也不意外,虽然犬夜叉平时看起来没什么,总是和以前一样顽皮的样子,但是他知道犬夜叉对于桔梗的思念和爱,无论如何也不会随时间而消磨掉,现在有一个和桔梗一模一样的女子出现,无论她到底是谁,犬夜叉都宁愿相信那是桔梗。
                    “犬夜叉,那不是桔梗小姐,桔梗小姐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浑身充满着邪恶,没有善心的杀人的妖怪。而且,犬夜叉,我再说一遍,桔梗小姐死了,她不会再回来了,上次她靠着骨灰和泥土做的身体被复活,可这次她死去连骨灰都没了,她不可能回来了,你不要被一张外表所迷惑。”弥勒知道犬夜叉心里难过,可他必须要说。
                    不过还好,从桔梗死去以后,犬夜叉便成熟了很多。
                    “我…我没事,”犬夜叉的眼神恢复了神采,“谢谢你弥勒,放心吧,我记得我是来除妖的,怎么会被一张外表迷惑,哼,可恶的妖怪居然用桔梗的脸出来做坏事,本大爷一定要让她死得很惨,好了,走吧,”犬夜叉潇洒的转身往回走去,看起来好像想通了。
                    弥勒松了一口气,跟了上去。


                    回复
                    举报|14楼2017-02-16 20:56
                      九、
                      有点乏力的魂诀正躲在一处隐秘的地方疗伤,想起刚刚本来想杀了她的半妖和法师的表现,有一点奇怪,“桔梗?哼哼……”
                      作为复活桔梗的被分离出来的邪恶力量,要知道一切,并不难。
                      魂诀闭上眼睛,寻找着桔梗与那个半妖的记忆,嘴角向上形成了一个美丽的弧度:“原来如此,这样就好办多了……”只要杀了那个半妖,那个法师,就好对付多了。魂诀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瓶子,里面有许多魂魄,吸取魂魄后的她,力量又增强了不少。
                      第二天晚上,魂诀又出现在了犬夜叉和弥勒的面前,不过,并没有攻击他们。
                      看着站在面前的“桔梗”,犬夜叉和弥勒都很警觉,也很奇怪为什么她还敢来,并且没有带着弓箭,为什么今晚她没有想要杀人。
                      “你们别误会,我来找你们只是想知道一些事情,”收住了身上的戾气,魂诀略显柔弱的对他们说道,但是眼中还是那般无法掩饰的邪恶。
                      “什么?!”犬夜叉和弥勒异口同声,什么情况?
                      “我叫魂诀,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个世上的,我醒来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我需要吸取死人的魂魄修复自己的灵魂才能活下去和增强自己的力量,我没有任何记忆,所以我一直也在尝试着寻找自己曾经有过的一切……昨天晚上听见你们叫我‘桔梗’,我想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所以才来找你们的,”魂诀觉得这套说辞虽然不是很好,但是犬夜叉一定会相信的。
                      一直专注听她诉说的犬夜叉早已经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此刻他大脑只有一种声音:她一定是桔梗!
                      在弥勒依然小心怀疑,魂诀正猜想他们是否相信时,犬夜叉已经跑上前去,然后将魂诀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此刻的犬夜叉心中虽然还不知道桔梗是怎么又复活的,但是,现在他根本不想去想这些问题,他只知道,桔梗复活了,无论现在的桔梗是什么样子,他终于又见到她了,不是梦里,不是幻觉,他真真实实的抱住了桔梗。
                      看着抱住自己的犬夜叉,魂诀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眼神也突然变得非常的狠戾,站在一旁的弥勒看见魂诀的变化,才发现不对劲,立刻朝犬夜叉大喊:“犬夜叉,小心!”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魂诀已经掏出了专门对付半妖的匕首,刺向了犬夜叉的胸口,听见弥勒声音的犬夜叉还没来得及反应,心口的阵痛便一阵一阵袭来……
                      “桔梗,你……”
                      “哼哼,半妖,用情挺深的嘛,我都差点感动了呢,不过,你的感情对我没有作用,我想要的只是你的魂魄,专门对付半妖的匕首,你觉得怎么样呢?”魂诀大笑起来,一切都来得太容易了。
                      “犬夜叉!”弥勒朝魂诀冲了上去,但是拥有四魂之玉力量又吸取了大量魂魄的魂诀,对付这样一个法师就轻松得多了。
                      被打伤在地的弥勒挣扎起来走向受伤的犬夜叉,如若不是火鼠裘的保护作用,这一刀,犬夜叉或许已经死了,不过,现在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本来被这一刀刺在心脏,犬夜叉已经离死去不远了,加上,被从喜悦兴奋的天堂打落到地狱,此刻的犬夜叉是从未出现过的狼狈的样子。
                      勉强被弥勒扶着坐起来的犬夜叉忍着心口的疼痛,看着面前这个女子,艰难的开口:“你是桔梗吗?”
                      弥勒听到这句话真是生气又无奈,这样对你了你还以为她会是桔梗吗?!
                      听到犬夜叉问她这个问题,魂诀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自己是四魂之玉剩余力量中邪恶的那部分,因为桔梗的复活而出现在世上,和桔梗有着一样的脸。她应该不是桔梗,但又无法与桔梗脱离联系。“半妖,看在你快死了的份上我就告诉你,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桔梗。”她是很认真的回答的。
                      听到这句回答的犬夜叉有点激动的咳嗽了起来,他相信她说的话是真的,那么,她会是桔梗吗?但是弥勒依然只有恨意,这个女人不可能是桔梗!
                      魂诀举起了手,准备发力彻底解决掉这两个人……
                      知道自己即将死去的犬夜叉此刻忘记了所有疼痛:如果你是桔梗,那么死在你手里,我没有遗憾,没有怨言,就算你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依然爱你,如果你不是桔梗,那么此刻死去,我便和桔梗在同一个世界了,再也不用忍受思而不见的煎熬……


                      回复
                      举报|15楼2017-02-16 20:58


                        回复
                        举报|16楼2017-02-16 21:00
                          更得这么快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02-16 23:49
                            dd...sh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2-17 18:42
                              强大的掌力将两个人打晕了过去,但依然没有将他们杀死。
                              魂诀又一次举起手准备发力,心中正以为志在必得,却感受到从左边而来的杀意,紧接着一支箭迅速向她射来,她转身躲开,从箭飞来的方向看到一个白衣红裙的女子,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噢,不,应该说自己和她长得一样:桔梗,你还是来了。
                              桔梗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不停的拉动弓箭,知道不是桔梗对手的魂诀识相的逃跑了。桔梗没有去追,因为比起杀掉魂诀,某人的生命当然更为重要。
                              这个村子的人在看到犬夜叉和弥勒受伤后便立刻逃跑了,桔梗把犬夜叉和弥勒扶到了最近的一处房子里为他们治伤。弥勒的伤不算严重,用点草药就行,但是犬夜叉的就比较麻烦了,这个伤对他是致命的。
                              桔梗既心疼又有点小欣喜,犬夜叉一定是看到魂诀那张和自己一样的脸才会放下警惕被刺伤的吧。不过桔梗还是希望犬夜叉放聪明一点比较好。
                              桔梗划破自己的皮肤,将自己的血滴到犬夜叉受伤的胸口,用手捂住伤口消耗灵力为他治伤,她相信带有四魂之玉纯洁力量的血液能够救得了犬夜叉。
                              消耗了大量灵力的桔梗有点喘气,坐在犬夜叉床边休息的她用手扶上犬夜叉紧皱着的眉头。犬夜叉,好久不见,你心里还有我吗?
                              桔梗起身去外面准备把煮好的草药端进来,在她出去后,犬夜叉的嘴里喃喃念着:桔梗……桔梗……
                              他似乎正挣扎在一个痛苦的梦里,梦里的桔梗离他越来越远,他追上去,可是一点也拉不近他们之间的距离,他不停喊着桔梗的名字,可是远方的桔梗依然没有一个回头,这时他身旁却出现了另一个女子向他走来,一身绿色校服,是戈薇。梦中的戈薇难过的对他哭着:“犬夜叉,你心里真的只爱过桔梗吗?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和你在一起吗?”梦里的戈薇非常难过,犬夜叉从没见过她这么难过的样子,戈薇的眼泪每一滴都刺痛着他的心。
                              桔梗端着草药进来坐在犬夜叉床边,却听见犬夜叉在睡梦中一直念着一个名字:戈薇……戈薇……
                              呵,果然,你心里终究还是戈薇吗?桔梗心里一凉,自嘲的笑了笑。我居然还以为我死去后你会一直思念着我,居然还以为……你或许是爱着我的,明明陪在你身边的一直都是戈薇,哪怕是自己以前活着的时候,你的选择,就是戈薇。
                              不过难过归难过,桔梗是很擅长将这种难过埋起来的。
                              在给犬夜叉和弥勒喂完药后,桔梗便关上门出去了。望着星月明朗的夜空,桔梗觉得,自己是不适合出现在他们面前了。
                              第二天,伤得不重的弥勒醒了过来,看见犬夜叉没有死,并且伤还得到了恢复,不禁感到意外,是谁救了他们?不过没有那么多时间思考,现在两人这个样子,只能先回枫之村好好养伤,再想想怎么除掉那个和桔梗长得一样的妖怪了。
                              桔梗就在不远处看着,一路上暗中保护他们,直到他们安全回到枫之村的家。桔梗转身欲走,却被视线中的红色光影拉住了脚步:这是……他们要结婚了?像被一支箭刺中心脏,生生地疼痛。虽然明知道犬夜叉和戈薇终究是在一起的,但是亲眼看见这一幕,心中还是非常的难过。







                              看着伤成这样的犬夜叉和弥勒,枫之村的一干人都非常意外,现在还有什么妖怪能把他们伤成这样。
                              看见犬夜叉胸口的伤,戈薇更是难过紧张得不行,从消灭奈落以后,犬夜叉便再也没有被任何妖怪伤到一根头发。来不及多想,戈薇和珊瑚便马上跟着枫婆婆准备草药帮犬夜叉和弥勒治伤。
                              弥勒只是需要休养,问题不大,犬夜叉虽然伤得重,但是桔梗已经帮他修复了许多,加上枫婆婆的草药,只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慢慢恢复了。
                              刚给犬夜叉喂完药戈薇便马上到弥勒跟前问关于他们受伤的事,到底是怎样一个厉害的妖怪啊。
                              听完弥勒讲述的众人都不由得一惊,感觉最为复杂的当然是戈薇:“原来是因为这样……那个人是桔梗吗?”如果不是桔梗,那么还有谁和她长得一样,还用同样的武器。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从哪来的,但我相信她不是桔梗。先不说桔梗小姐不可能会再出现,就算真出现了也不会是这个样子吧。”弥勒说。
                              “可是以前,桔梗在的时候不也伤害过犬夜叉吗?”七宝想着就说出来了,虽然说完觉得不应该,但是心里实在是为戈薇感到不快,他们都快结婚了,犬夜叉还因为一张和桔梗一样的脸差点丢了性命。
                              “她应该不是桔梗,不管怎么样,桔梗都不会是一个杀人恶魔吧,”就这一点来说,珊瑚还是相信的。
                              不想理会太多,现在的戈薇只希望犬夜叉能快点好起来,希望他们的婚礼能如期举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突然有点不安,难道是因为那个长得像桔梗的妖怪?尽管戈薇不愿承认这个想法,但是又不可否认,尽管桔梗不会再出现,但是一旦出现任何与桔梗有关的东西,她都会害怕犬夜叉会离开自己。更何况那是与桔梗一模一样的人,犬夜叉还因为那个外表而差点死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2-18 09:48
                                十一、
                                “桔梗!”身体猛地一颤,犬夜叉终于醒了过来。
                                虽然犬夜叉这一声桔梗刺痛了戈薇的心,但是看到犬夜叉终于醒过来,开心立马掩盖过了那份失落。
                                “犬夜叉,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知道吗,你差点就死了……”喜极而泣,戈薇泪水欲滴。
                                看着一脸疲惫的戈薇,犬夜叉心中的愧疚一阵接一阵,自己因为一张和桔梗一样的脸差点死去,却让戈薇一直担心和辛苦的照顾自己。
                                “戈薇,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我现在没事了,”犬夜叉在戈薇的搀扶下坐起了身,伸手把戈薇眼角的泪拭去。
                                “犬夜叉,你终于醒了,”听到屋里声音的弥勒、珊瑚和七宝都到了屋里,看着坐在床上的犬夜叉都松了一口气。
                                “本大爷的命硬着呢,你们就别这个表情了好吗?看着真是不爽,”伤刚好一点的犬夜叉,还是不长记性,对自己的身体从来不放在心上。
                                “犬夜叉!”看着犬夜叉七宝真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你知不知道戈薇这几天有多担心,照顾你有多累,你们都快结婚了就不能让大家省点心吗?这次居然为了一个长得像桔梗的妖怪差点丢了性命!我告诉你犬夜叉,你要是再让戈薇这么难过紧张,我们一定不会再原谅你!”
                                听到七宝的话,犬夜叉立刻看向弥勒,这小子居然把什么都说了!弥勒感觉到从犬夜叉眼里透露过来的寒意,一副我也没办法的表情。
                                对了,那个妖怪!被七宝一提醒,犬夜叉心里又想起了那个和桔梗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和她那句“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桔梗”。她会是桔梗吗?
                                “额,那个妖怪……”犬夜叉心里还是很想知道那个女人的消息。。。。
                                “犬夜叉!”珊瑚真是无奈犬夜叉了,“那个妖怪不可能会是桔梗,你清醒点好不好!”说完珊瑚看向了戈薇,果然,戈薇虽然表面没什么,但是眼神里还是很失落。
                                “不是,我只是奇怪,弥勒,那天我们都被打伤,那个叫魂诀的妖怪不是一心要杀了我们吗?那我们是怎么得救的呢?”嗯,犬夜叉觉得还好反应够快。
                                “我也很奇怪,”以为犬夜叉还对那个妖怪念念不忘,听到这句话的弥勒松了一口气,“当时我也以为我们肯定活不成了,可是后来我醒来了,看到你也没死,我们都好好的躺在一间屋子里,而且,我感觉我的伤好了很多,尤其是看到你没死,而且伤口还好了许多,我就更奇怪了,不过当时来不及想那么多。”这几天弥勒一直没想明白,假如是他们所认识的人,那么不会不明示,假如不是他们所认识的人,那么谁会有那么强的力量,能打败魂诀,还能在那么短的时间救了即将死去的犬夜叉。“不会是……”弥勒还想到一种可能性,“不会是魂诀突然改变主意了吧,一下子醒悟了还替我们治了伤?”不过刚说完弥勒就挨了一拳,
                                “想什么呢,都说了她不是桔梗,一个妖怪怎么可能突然发善心!”本就有点替戈薇不平的珊瑚听到弥勒这么说,认为弥勒也以为那个妖怪可能是桔梗,心中真是生气。
                                不过,这话却被犬夜叉听了进去,会不会是魂诀就是桔梗,所以在自己即将死去的关头想起了什么,才会放弃杀我,而又救了我们?她到底有没有可能会是桔梗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2-18 09:50
                                  桔梗还没和犬夜叉在一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2-18 10:15
                                    这剧情略慢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2-18 10:16
                                      犬夜叉做梦想的都是桔梗,不太可能会梦到戈薇


                                      桔梗在犬夜叉心里是最重要的,戈薇肯定比不了桔梗在犬夜叉心中的地位。虽然犬夜叉嘴上说她俩都无法取代。他口是心非


                                      十二、
                                      离开枫之村的桔梗继续追寻着魂诀,不管怎么说,现在桔梗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消灭魂诀。
                                      “魂诀跑去了哪里呢?”桔梗思考着魂诀可能去的地方,想来想去,她觉得魂诀很有可能还会去找犬夜叉,毕竟犬夜叉的魂魄对她的诱惑和作用是最大的,尤其是最近都没有再听到妖怪杀人的消息,那么魂诀一定是去找犬夜叉了,她一定会想办法杀掉犬夜叉的!想到这桔梗迅速起身往枫之村赶去。
                                      这天,犬夜叉正在门口的树上躺着休息,突然听到树下传来动静,好像是有人来了。犬夜叉迅速从树上跳下来,看到了那个黑影,是魂诀。
                                      “你怎么来了?”不知是惊还是喜。
                                      “我不可以来吗?”魂诀平淡的说着,脑子里却在思考着该怎么杀掉犬夜叉,她不能再等太久。
                                      “能告诉我,你是桔梗吗?”就算现在她的确是个残忍的妖怪,但是犬夜叉也不忍与她为敌,他多希望她会是桔梗,那么,无论她是什么样子,他都会不顾一切陪在她身边。
                                      哼,果然,我还是猜对了,魂诀心中暗暗得意,“我说了,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谁,更不知道我会不会是你们口中那个桔梗,”魂诀的手在袖子的掩盖下,拿稳了匕首,准备趁犬夜叉不注意将他一刀毙命,迅速吸取他的魂魄。
                                      “那你看看这周围,你曾经生活在这里,你有一点印象吗?”犬夜叉很期待,他希望她能把他心中重燃起的希望的影子延续下去。
                                      魂诀缓缓向犬夜叉走了过来,“我想想……我想想……”发现犬夜叉没有任何防备,魂诀立马掏出匕首向犬夜叉刺去,似乎知道会有这种结果的犬夜叉没有惊讶,正欲躲开,一支箭便向魂诀射了过来,魂诀闪躲不及,手臂被箭划出了一道伤。
                                      弥勒和戈薇、珊瑚、七宝跑了过来,他们早就猜到魂诀一定不会放弃吸取犬夜叉的魂魄,所以刚刚一直躲在一边看着,果然不出他们所料。
                                      看到他们人多势众,自己没带弓箭手臂又受了伤,魂诀正想着怎么逃跑,她在准备转身逃跑的时候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犬夜叉,正欲跑开便被珊瑚挡住了去路,珊瑚本想给她一击,却被犬夜叉挡下了!众人都讶异不已,魂诀趁着这会儿一转眼就逃开不见了,看见魂诀离开的犬夜叉追了上去,“你别走!”像是以为桔梗最后一点影子也会消失不见,犬夜叉没有想其他人会怎么想,只想追上去留住她。
                                      “给我坐下!”
                                      “砰!”
                                      应声趴下。犬夜叉爬起来的时候魂诀早已经没了影子。
                                      感觉不对的犬夜叉立马转身看向戈薇,此时的戈薇眼中满是失望和悲伤。
                                      “戈薇,我,我不是……我……”他的确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也清楚自己这样做对戈薇的伤害有多大。
                                      戈薇努力掩饰自己,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尽量正常一些,“犬夜叉,本来你的伤还没好完,我不该念咒语,但是,魂诀一心只想杀了你,我绝不能让你追上去!”戈薇不想让犬夜叉知道,自己心中有多害怕任何有关桔梗的影子。
                                      “犬夜叉!你怎么还是不相信她不是桔梗呢!你知道你这样有多伤害戈薇吗!”
                                      “就是!犬夜叉,你要怎么才会长记性!”
                                      七宝和珊瑚对犬夜叉刚刚的表现失望又愤怒。
                                      弥勒也是挺无奈,但也只能好言相劝:“犬夜叉,两次了,你现在应该完全相信了吧,这个女人只是想杀了你吸取你的魂魄,提升她的妖力。他不是桔梗小姐!”
                                      沉默了好一会儿的犬夜叉缓缓开口:“我……我知道她不是桔梗,刚刚她出现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来杀我的,但是,我没有勇气接受,我宁愿相信她是桔梗!”
                                      这个犬夜叉!现在居然还说这样的话!七宝真是想替戈薇好好把犬夜叉揍一顿!
                                      “但是,戈薇,你一直陪在我身边,就算你知道我忘不了桔梗,你也没有说什么,我因为一个像桔梗的妖怪差点死去,你不辞辛苦的照顾我,替我担心,这一切我都知道,”犬夜叉非常认真的看着戈薇,他觉得他欠戈薇的太多了,“我知道,桔梗永远的离开了,她不可能再复活了,相信我,我不会再执着,我不会再上妖怪的当!”
                                      听到这番话的众人惊讶于犬夜叉突然的觉悟一时不能反映......
                                      “戈薇,我们的婚期快到了吧!”犬夜叉带着笑意向戈薇问道。
                                      “啊?”戈薇一时也难以反映,“哦,对啊!”一种幸福的感觉涌上心头,戈薇笑着回答犬夜叉:“还有三天!”
                                      “嗯!”犬夜叉用带着承诺的眼神点了点头。





                                      十三、
                                      逃离枫之村的魂诀正想去杀几个人吸取魂魄以迅速治伤,却听得背后一声呼啸,一支箭便朝她射了过来,她翻身躲开,摔倒了地上。是桔梗!怎么在这里遇到了她!
                                      “魂诀,你本不该存在,现在,我便要净化你!”说完一支带有净化力量的破魔之箭射向魂诀,魂诀感觉身体一阵如被燃烧的疼痛,接着便灰飞烟灭。但是空中仍然盘旋着那股遗留下来的邪恶之力无法消灭,最后被桔梗的身体吸入了进去。
                                      “既然无法消灭,这属于四魂之玉的力量终究还是要回来,也好,虽然自己身体在一段时间由于无法融合而造成不适,但只要我用心净化,总能将它融合在一起。”
                                      消灭了魂诀,桔梗也算是了却了这一项任务。那么接下来呢?
                                      桔梗发现自己居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该去做什么。
                                      “我是个巫女,除妖除魔是我的职责,既然无处可去,那就一个人浪迹吧,这世上还有许多的黑暗等待着我去净化。”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2-19 08:48
                                        十四、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戈薇心中百感交集,幸福和辛酸交织。大红喜服,明艳动人,她犬夜叉总算是走到了这一步……
                                        除了上次扮成桔梗穿了一次巫女服,这好像是她第一次穿上战国时期的衣服,非常的合适呢……
                                        等在外面的犬夜叉心中同样是百感交集,虽然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但是心中却有着万种思绪在缠绕。
                                        “犬夜叉?犬夜叉?”
                                        “啊?额,我……”意识到自己又在走神的犬夜叉连忙反应,却在聚焦视线的一刻被惊艳,换上喜服的戈薇,比以前更加漂亮了,战国时期的衣服,很适合她。
                                        “在想什么呢?”戈薇觉得此刻的犬夜叉也与以前不一样了。
                                        “他还能想什么,肯定是在想以后你们的生活的样子咯,”一旁的珊瑚打趣道。
                                        “额,我……”犬夜叉的确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了,时间到了,犬夜叉,快带上你的新娘,开始结婚仪式吧!”珊瑚说完便离开,她此刻是不应该在这的。
                                        犬夜叉和戈薇没有说话,互相对视了好一会儿,犬夜叉笑着牵过戈薇的手往外走去……
                                        外面的院子几天前就已经被布置好用来举行结婚典礼,漫长的玫瑰花道,犬夜叉即将牵着戈薇,走过这一条洒满众人祝福的幸福之路,最后到达终点,由村里有威望的长辈为他们戴上夫妻间永远信任、和睦与相爱的信物。
                                        打开门,今天的两个主角就站在那里,他们即将在众人的见证下走过幸福之路,成为夫妻。
                                        “戈薇好美啊!”看到戈薇如此幸福美丽,七宝似乎觉得这比自己结婚还要开心!
                                        “对啊,戈薇穿上我们这个时代的嫁衣,很适合呢,”看着他们经历那么多磨难走到这一刻,弥勒也替他们觉得高兴。
                                        “犬夜叉如果以后敢对戈薇不好,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早上才赶到的钢牙心中也是幸福无比。
                                        …………
                                        “犬夜叉,看起来非常幸福快乐呢……”躲在一棵树上的桔梗,看着这一幕属于犬夜叉和戈薇的幸福,虽然心中觉得自己会为了犬夜叉的幸福而感到幸福,可是眼睛却无法欺骗地
                                        流下了泪……
                                        犬夜叉,你一定要永远幸福。再见了……不,应该不会再见了……
                                        看着犬夜叉牵着戈薇一步一步走在象征幸福的玫瑰步道,泪如雨下的桔梗不得不承认自己此刻有多难过,多舍不得……
                                        那边,一对新人已经走到玫瑰步道的终点,等待着最后的见证。枫婆婆两手相叠放在胸前,闭上眼祈祷了一阵,然后笑着拿起亲手为他们做的信物手环,准备为他们戴上。
                                        “戴上手环,他们就是夫妻了……”桔梗觉得自己应该走了。不过走之前,桔梗想了想,还是决定做一件事。她看着犬夜叉脖子上的言灵念珠,两手在胸前合成一个术式,闭上眼念了几句咒语。
                                        犬夜叉,这是我最后为你做的了,以后,你再也不用为戈薇的咒语而吃苦头了,请原谅我的自私,我希望,此生能和你有最后一丝牵绊……


                                        楼主加油,今天这一更我都不忍心看下去了,桔梗太惨了,这比她死还惨,眼看着自己爱的人和别人在一起。下一更,楼主一定要让桔梗和犬夜叉团聚啊。


                                        收起回复
                                        举报|31楼2017-02-19 1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