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气夫妇吧 关注:235贴子:4,898
  • 42回复贴,共1

【生气夫妇】170203【原创】长相思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7-02-03 10:26
    1、谨以此文献给群里的小伙伴,爱你们
    2、初步设定是中篇(起初是短篇,然而我一向控制不住字数),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思路任我行
    3、确实没看过择天记,所以私设如山,请慎入
    4、ooc都属于我


    回复
    2楼2017-02-03 10:30
      (一)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二)


      今日残花昨日开,一月主人笑几回?


      “长生,你的花谢了!”


      小小的洁白的花瓣飘落一地,明明昨日还开得那样灿烂,弥散出清淡的香气,一夜风雨就无声无息的落了,铺满了主人的小院。


      小师弟,昨日,小竹峰下了一夜的雨,你种在雪琪师姐院子里的花,全都落了。我们去的时候,师姐正面色凄然的望着一地的落花,衣衫单薄,长发披散着还未束起,我觉得她似乎是站了许久,可能昨夜风雨大作之时就一直在了,一众师姐妹都只能远远站着不知如何安慰。


      师弟,要是你还在就好了,你总是最有办法,让师姐笑。


      你走之时对我们说“雪琪师姐看似冷清,但待同门之心极好”,我们又岂会不知?平日里多番教导,喜欢清静却纵容我们日日去她院里看花嬉闹,她静立一旁,偶尔露出几许笑意,只不过比你在时少多了,也浅多了。


      这青云门,有几人是师姐最关心的。一个是从小与她亲近的文敏师姐,她待她极好,可是文敏师姐嫁去了大竹峰;一个是大竹峰的张小凡,她待他也极好,可惜他离师门去了鬼王宗与那为他挡诛仙剑的女子双宿双栖;还有一个是你,你在正魔大战尘埃落定之后来了青云门,师父让你跟着师姐,她待你自然也是极好的,不然你也不会这样惦记她,对我们千叮万嘱,对不对?


      你说,她对人那样好,为何亲近之人却一个个离她而去。文敏师姐是,张小凡是,你呢,即使下山前一晚你在她门前整整坐了一夜,也是。


      你知道吗,你走之后,我们经常念叨你,师姐却很少提起,只在我们说到你时停下练剑,静静的坐在一旁,好像在听又好像没有。每逢我们说你走得太急时,她总一脸正色的让我们体谅你,你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你要逆天改命……


      是啊,你来的那一天我们就知道你的命运。凝云师妹偷偷跟我说,你肯定是因为喜欢雪琪师姐,想要一生都陪着她才迫切离开。可雪琪师姐说,你本来就不属于这里,这里没有让你留下的理由,我不知道谁说的对,只是觉得师姐说那句话的时候特别的寂寞,恍若这世间她注定是孤独一人。


      就像现在。


      师弟,你知道的,师姐每次这样都是你陪在她身边,这让此时此刻的我们有些手足无措。我们站了很久,师姐却正眼都不抬,淅淅沥沥的雨又开始下,小竹峰本来就凉,更何况是飘着雨的一月,她素色衣衫被风吹起,我怕再待下去她会染上风寒,只好上前。


      “师姐,天凉,快进屋吧。”


      “长生,你的花谢了。”


      她好像没有听见我的话,只喃喃地念叨着你的花谢了,师弟,你要是看到这样的师姐一定会难过的。


      “师姐,我是清依,小师弟早就下山了,你忘了吗?”


      “对啊,他也走了。”


      她幽幽地看了我一眼,师弟,我觉得师姐想你了。


      “师姐,你是不是想师弟了?”


      “胡说,我只是可惜这花。长生很喜欢它的,平日里练完功一定要跟着我来看看,清依你说,他早听我话种在他那儿多好,我这院子里风雨也比他那儿大些,或许种在他那里它们就不会这么容易落了,他为何偏在这件事固执,现在可好,眼看残花如流水,今日残花昨日开。”


      师弟,我敢肯定,她想你了。你走后师姐第一次说这么多话,话里,都是你。


      “师姐,花开花谢自有时,你不必过于伤感,也许明天它又会开了。”


      “清依,花谢了会开,人走了还会回来吗?”


      “小师弟会回来的,青云门,他最惦记你了!”


      师弟,你一定很开心,听到你会回来,师姐眼底蓦然聚起暖意,就像你在时一样。我想起好像自从你来了之后,师姐周身的气息都变暖了,对我们也笑得多了,凝云师妹说的对,师姐果然很喜欢你。


      “如果他还在小竹峰,一定会心疼师姐你在风里雨里哀怜这花,或许会把它们都除掉也说不定,所以啊,师姐回房吧,春暖花开的时候,小师弟也许就会回来了,到时候啊,让师弟在这里种上四季的花,那样师姐就不用觉得难过了。”


      我以为只要搬出你来,师姐就会摆脱这绵密的愁绪,只是没想到效果也太好了,“清依,你怎么也和凝云一样,口无遮拦,今日这花你们也看不成了,还不快去练功!”


      师姐羞恼着“训”完我转身就回房,脚下却显得仓促,关门的时候还蹙眉示意我赶紧离开,我松一口气,终于不负你所托。


      这庭院里,只余我一人。风乍起,夹着雨丝打在我脸上,我赶紧听从师姐的话离开。行到院门方想起今日来此的目的,驻足回望日日来赏的庭院,又有花瓣和着清风悠悠的飘落,回想起前几日师姐凝望着它时唇边浅浅的笑容,心里也顿时升起难捱的伤感,你不在,你种的花也谢了,小竹峰上你留下的痕迹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的被抹平,你知道吗,师父收了新徒弟,师姐却如何也不愿意带着他,她说她自己还需修炼,你说她还要修炼做什么呢,今时今日还有什么让她挂心的呢,仔细算来也只有一个人一件事,你这么聪明,一定知道我说的是谁对不对?


      师姐虽然总是说有些路你一定要一个人走,但是师弟,我觉得她总有一日是要下山去的,去找你,去帮你,去陪你。那一日不知何时会到来,不过心里觉得很快就要来了,那时候,我们,师父,还有这些花会在小竹峰等你们一起回来。


      雨更大了,旧红上新添落蕊,师弟,我早对你说过不要在小竹峰上种花,世间的花都太脆弱了。你们平安回来后,再植几株青竹如何?绿竹猗猗,君子之风,凌云之气,秀致清雅,刚正有节,不畏这风急雨骤,不畏这料峭冬寒!


      像你,也像师姐!


      回复
      4楼2017-02-03 10:32
        我来抢个沙发,小声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03 10:37
          好棒,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03 14:43
            加油,加油,看好你哟,我喜欢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03 15:51
              嘿嘿,阿回,我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03 20:38
                (二)
                二月二日江上行,东风日暖闻吹笙。


                二月的暖阳缓缓的沉入江水,寂静像雾霭一般袅袅上升,弥漫扩散,风停树静,整个世界一瞬间恍若陷入沉睡,只听得到身后隐隐传来的唐三和落落的打闹声,长生坐在船头,忽然就想起小竹峰和她。


                小竹峰永远是这么安静,她那儿更是如此。


                唐三他们总是嫌弃他太冷清,其实他上青云门之前还是有些许少年心性,但是跟着她之后就稳重沉静了许多。
                师姐们都说是受她的影响——“长生小师弟,你怎么学的跟师姐一样,一点都不如刚来时可爱,你说你和师姐俩在一起不觉得天寒地冻吗?”


                想到凝云师姐挥着剑一脸嫌弃的样子,周边一切的喧嚣都隐没在渐渐强盛的黄昏阴影里,这小船江水都似被墨色熏染,取而代之的是终年苍翠的青云门小竹峰,方才突然升起的些微怀念之情霎时无边无际的蔓延开来。


                想念与她一同练剑,想念和她一起喝茶,想念她因为他学艺不精叱责时的口吻,更想念她看他受伤时微蹙的娥眉,她听他讲述身世时专注的双眸,她陪他在石阶上赏月的如水衣衫,她不满于他固执的把花种在她院子里紧紧抿着的薄唇……


                “小师弟,你终日跟着雪琪师姐,下山之后你定是只想念她而忘了这青云门还有我们吧?”


                他下山之时,凝云师姐趁着她不在时似抱怨又似在取笑,如今,倒真有几分被她说中的意味。一想到青云门啊,就全是她。


                他,好想她。


                凝云师姐说他因为与她最亲近才最是想念,但他自己又怎会不知,他陈长生心里,全不如别人所说。


                长叹一声,可惜,他不敢说。


                船舱里的笑闹声如海市蜃楼般乍然之间又传入他耳中,一丝微风迎面吹来,撩动月白衣衫,却没有半分寒意,或许是春日就要到了,又或许是想到她才让他心里暖意融融,唇角不觉上扬,仰面躺下,天上悬着一弯蛾眉月,零星点缀着几颗星,难得的安然,下山之后,他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忘记自己的命运,丝毫未敢懈怠,今夜,既然天赐良辰,就让他偷得片刻闲暇,想一想她——


                他的师姐,他的小师父,他的雪琪!


                他们的初见,可真不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初上青云被安排师从她,他嘴上什么都不说,心里却着实有几分怀疑。他想知道这小竹峰除了那座上之人还有谁能教得了计道人的徒弟?


                闭上双眼,他再一次怀想起那个时刻——她应声而出,背身而立,一身白衣如雪,青丝如瀑,背上背着一把长剑,剑鞘剑柄通体呈天蓝色,色泽鲜亮,隐隐有波光流动,一看便知是仙家宝物;一声“是,师父”,声色清冷,语调平淡,听来于她而言,他不过是一项任务。


                他那时也不知是不甘还是气恼,于那大殿之上竟说出“只随青云门最厉害的人学习道法”这般猖狂之语。他听见这大殿中其他人都在窃窃私语,唯有她转过身,一步步拾级而下向他走来,清丽无比却冷若冰霜,带着周身寒意停在他面前。


                “跟我来”,睁开双眼望着天上的明月,低喃出她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长生从怀中掏出一物,贴在心口,细细摩挲……


                他生平未曾见过如她一般之人,旁人的轻视与质疑不屑入耳,端的是一副无所求无所困的模样,仿佛这世间没有什么让她关心。


                师父说过,修炼之人中,无欲无求者,必得无上修为。当时,他心下已明了她必是这青云门之中的翘楚,便也不再多言,向新师父恭敬的行了一礼,得到首肯后跟着去了后山。他去了后山,还未见着他那“小师父”,一柄长剑迎面而来,剑未出鞘,剑气已直逼他眉间,煌煌天威,摄得他无一丝招架之力……


                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他从不与别人分享。只自此之后日日乖顺的跟在她身旁,除了随她学习功法,寻常时候也喜欢与她在一处,连自己那身世也悉数说与她听,即使她只是安静听着一言不发,他也知道她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因为她本是心善之人,也因为自那一日之后她待他更是好到让旁人羡慕。


                昔日,练功之余,她对自己少有言语,他若受伤她只会叮嘱两句,他有什么请求也一概不会回应,后来见自己穿的单薄了会皱眉斥责两句,受伤了会细心的为他疗治,提出的请求只要不是很过分也会全然接受,就像那花,她不喜最终还是默许了。就连其他师姐都说他入门最晚偏最得她疼爱。他心里又是开心又是难过,旁人或许不知,他却清楚这转变也不过是因为她心怜他那虚无缥缈的未来而做出的诸多妥协。


                念及此,笑意也再难维持,双眸中难掩失落,她何必对他这么好,若非如此,他也不会……


                真的不会吗?贴着胸口的掌心分明的感受着那贴身珍藏之物的温度,陈长生,你又何苦自欺,那份心思不是早就系在她身上了吗?


                她们只说他跟着她学了她的冷清冷性,却不知她只是企图拿一身冰雪压制一颗滚烫的心,因为它叫嚣着,想要靠近她,拥抱她……


                而他,不敢让她察觉。


                于是,他小心的藏着,掖着,扮作最听话的小师弟不让她起疑,日子久了,就以为于韬光养晦一技上自己已臻至化境,凡是他不想被人知道的,就不会为人所知,没有例外!


                可方才唐三却说,他看似沉默寡言谨慎守礼,实则浑身上下引而不发的绝对自信给人一种极其嚣张的感觉,说话行事有时也是傲而不知,若是遇上一般狂妄之人,恐怕不等他开口说第二句就要打起来。


                “长生,下山后,你要记住,少言慎言,以大事为重,万事小心。”


                她早就告诫于他,这让他欣喜不已,她懂他,尤甚旁人。


                可能这才是他远离众人在这儿想念她的缘由吧。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不知何处传来歌声,有笙箫相和,如慕如诉,正合了他的心境,小心翼翼将手中之物放进怀中,静静聆听绕梁之音。


                他真的,太想念她了。


                想起她会笑,所以想。


                想起她会失落,会难过,会心痛,还是想!


                好想问她——


                雪琪,我种给你的花开得可好?


                你……可曾睹物思人?


                似我这般?


                回复
                10楼2017-02-05 22:49
                  阿回也不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08 21:32
                    表白阿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09 12: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09 12:41
                        好精彩,虽然有点伤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11 20:34
                          祝大家节日快乐,弱弱的问一句,这文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11 20:39
                            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2-19 23:11
                              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3-15 11: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3-18 00:36
                                  那现在还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4-07 22:28
                                    终于找到你的文了,以前居然错过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7-05 00:52
                                      (四)
                                      掷柳迁乔太有情,洛阳三月花如锦。
                                      想念一个人太狠了,上天,会垂怜吗?
                                      ——长生。
                                      嘈杂的人群里恍惚传来两个字,又迅速的淹没在汹涌的人声里。
                                      陈长生怔在原地,杵在了路中间。这一刻,小贩的叫卖声,行人的谈话声,同伴的询问,所有的喧嚣一瞬间如同潮水,从他的世界里退去。
                                      他知道,这么寻常的两个字,可能出自任何一个人的口中。它寻常啊,可也偏偏绊住了他的脚步。
                                      ——长生
                                      一切只因,这个声音如此熟悉,如此久违,是这四溢花香,引它入心?
                                      还是他的情思,误听人言?
                                      他不敢回头确认,也不敢举步离开。




                                      于这游人如织的洛阳见到自家冷清小师弟,清依当真是有些许意外。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凝云已经欢天喜地的喊着“长生”追上去了。
                                      无奈摇头,清依紧走两步跟上。小师弟下山这些时日也不知过得好不好,师父交代自己沿途探听他的消息,一路上不曾听说,不想在这里遇见,此番得了他的近况,正好回去禀告师父,也宽宽面上不说心中却时时挂怀之人。
                                      想来,她倒是突然增添了几分迫不及待。

                                      “哎呀,长生你怎么不理我啊?”
                                      身后带着些气喘的抱怨声,这一回,倒是听得分明了。转身,一颗心舒然提起,又落下——
                                      “长生,你认识的人吗?”
                                      三十六的话音未落,一身素衣娇小玲珑的小姑娘已到跟前。拉着长生的袖子,雀跃的说个不停,嗓音清脆悦耳。
                                      “长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你身体还好吗,你下山后,我们都担心你呢。”
                                      “我同你说,你不在,我可无聊了,虽然你在的时候也不是常常陪我玩,可有总比没有好啊。”
                                      “哦,对了,我是和清依师姐一起来的,嗯,师姐呢?应该在我后面,没事儿,她马上就会过来的……”

                                      那姑娘的嘘寒问暖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下来了,连被关心的人也一句话都插不上的样子,唐三十六遂寻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打量二人。他知晓,长生素来是耐心之人,只是今日面对这个小姑娘,与其说是耐心,倒不如说是纵容。
                                      什么关系呢,她和长生?
                                      兴致盎然的观察了片刻,奈何抵不过爱玩天性,他挪了身子凑到白落衡身边,恶趣味的揶揄道:“这世上居然还有比你更缠人的姑娘,更没想到的是也和长生有关,难怪他能受得了你愿意收你为徒了。”
                                      “哼,我这样的叫可爱。”
                                      落落正全神贯注的揣测两人的关系,被三十六这么一打岔就忘了刚才想到哪儿了,回头瞪了眼不怀好意的某人,气哼哼地反驳。
                                      “我倒是觉得现在和长生说话的小姑**你可爱。”
                                      “可不是嘛,你哪次不是觉得随便路边哪个姑娘都比我好看。我都习惯了。”
                                      “说的也是,不知怎的今天见了这位姑娘,尤其觉得你不可爱。”
                                      “你!”
                                      徐有容瞥了一眼两人,这俩人不知又在闹哪门子别扭,一天天地,不嫌累。往后退了几步,也由着他们去了。
                                      “无话可说了吧。”
                                      “我那是无所谓,你觉得我可不可爱我一点也不在乎,我师父觉得我可爱就行了。你没看我师父对我有多好。”
                                      三十六心中虽觉得她现下这副自我安慰一派乐天的模样比平日里的嚣张娇蛮生动的多,嘴上却不肯服软,“我觉得长生对那个小姑娘可比对你好多了,你听听人家喊得是什么?长生。你呢?师~父~哟哟哟,这可隔着辈分呢~再瞧瞧,人家这会儿正拉着长生的袖子撒娇,你看长生一脸宠溺的神情,至于你,我可记得昨天还是前天,谁被教训了啊?”
                                      “教训我怎么了,师父那是关心我。”
                                      “你这么喜欢的话,我就替你和长生说一声,以后多管教下你。”
                                      就坡下驴,借力打力,他一向擅长。
                                      “你!哼,我不跟你说,我去找师父!”
                                      避敌锋芒,以退为进,她也不遑多让。


                                      从前在山上,长生只觉得这个和自己相差无几却只凭着早几日做了她的师妹,就不依不饶的喊他小师弟的凝云“师姐”聒噪的很,今日里,她这一番喋喋不休,反倒叫他生出些许怀念之意,便也就随她去了,在这人群中间,听她问自己好不好,听她絮叨自己下山的兴奋之情,听她说青云门,小竹峰。
                                      “凝云,还不撒手,你是要把长生的袖子都扯下来吗?”
                                      吐了吐舌头,耸耸肩,扮了个鬼脸,悻悻地撒手,带着些不甘不愿。
                                      三十六见着方才还叽叽喳喳的姑娘瞬间侧身乖巧的站着,淡了生动的表情,侧颜浅浅勾勒出微笑的弧度,俨然一派亭亭玉立的风姿,端端正正地唤来人,“师姐”。
                                      与此同时,是长生的声音,“清依师姐。”
                                      她们,就是长生的同门?

                                      “嗯”,清依上下打量着下山多日的师弟,见他神色安好,心里踏实许多,他一切无恙,她们也可以放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27 17:11
                                        一旁的凝云察言观色一技上机灵的很,见此情形便知不必束手束脚的扮乖巧了,转头似是不忿似是撒娇地抱怨,不过……如果能严肃点大概更有说服力吧——“长生我跟你说,师姐下山之后越来越像雪琪师姐,总是怕我惹是生非,一会儿说我这不好一会儿说我那不对,我哪有那么不懂事啊,你评评理。”
                                        “你懂事的话,可看见长生不是一个人?”
                                        凝云满眼都是多日未见小师弟,经提醒这才发现自家师弟身后还有几人,脚下一转绕过长生来到几人面前,抬手行了一礼,“你们好,我是长生的师姐,方才我失礼了,还请莫怪。”
                                        “师父,我们还得赶路呢。”
                                        落落已在长生身后站了好久,就是找不到说话的机会,她这一致歉正好也给了她机会。他们此行本是要赶回神都,方才听了三十六的话,加上初次见到师父对别人那么好,她心中着实有几分不甘,说出口的话有几分不管不顾。
                                        清依听见了,也不恼,“长生你既有重要之事,那也不便继续在这里耽搁,不过我倒是有几句话要嘱咐你,咱们边走边说吧。”
                                        “好”,长生也有话想说,便回头招呼道,“有容,我有几句话要同我师姐说,你们先走一步,我随后就到”。
                                        “嗯。”
                                        “凝云,你也离我们远一点,别跟着了。”
                                        “哦,好吧”,尽管诧异师姐支走自己的缘由,凝云还是乖乖的跑着赶上前面的几人。

                                        三十六转头看了好几次,终于耐不住开口,“你这个小姑娘怎么不跟着长生和我们腻在一块,我们又不是很熟。”
                                        她倒是真的不怕生分,一路行来,就跟在他右手边,时不时看见好玩儿的就落下一段,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他的身边。也不刻意说话,脸上挂着笑容欢欢喜喜的跟着,倒是逼得他先打开话匣子。
                                        “你们是长生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了。”只到他肩膀一般高的小姑娘仰着小脑袋,笑嘻嘻的回答。
                                        “哼,谁跟你是朋友了,你和我师父是什么关系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三十六听见落落小声的嘀咕,无奈的皱皱眉头,这丫头还真是较真,自己不过开个玩笑,到现在都跟人家小姑娘过不去,也不知道小姑娘听见了没有。
                                        “这位姐姐,你既然喊长生师父,那自然跟我是有关系啦,我是长生的师姐,那么你就得喊我……师伯。”
                                        许是自己挡了视线,为了看向说话之人,小姑娘向前倾着身子,长发顺势垂下,素色衣衫如水,在早春的风里荡漾开来,眉目间是些许得意,虽是得意却没有丝毫骄纵之色,让人看了,也只觉是占了便宜的孩子,藏不住的窃喜罢了,可爱至极。
                                        “不可能,你是什么人要我喊你师伯!”
                                        “当然,你叫不叫也无所谓,毕竟长生收你做徒弟,跟我们青云门是没什么关系的,对我们来说,只有长生小师弟才值得我们关心我们在意。再说了,姐姐你啊,还够不上青云门弟子的资格。”
                                        昂着的小脸上带着三分认真,三分郑重,三分骄傲,还有一分疏离,全然不似刚才的模样,但眨眨眼面前分明又还是那个稚气的小姑娘。
                                        “不够资格?我可是妖族公主!”
                                        “公主如何?青云门不以出身论人。”
                                        “那就是天资了?我的天资也出类拔萃!”
                                        “恕我直言,我们青云门中如姐姐这般资质的也不在少数。”
                                        “口出狂言。算了,反正我也不管你们以什么论人,我只喜欢我师父关心我师父,那个什么青云门我才不在乎。”
                                        “既是如此,那便望你能善待这份心意。”说这话的小姑娘收了嬉笑神色,三十六不觉随之神情肃然,连一旁并未掺进几人的谈话的徐有容也望过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
                                        “长生是什么样的人,待人如何我不必说你心里自是清楚。你喊他一声师父,我想,他待你定是极好的,而他愿意同你一道必定也是信任你。但是,长生下山是有要事在身的,尽管我不知道是什么事,你也看到了,我师姐们总拿我当小孩子,不告诉我。但我想定是极为重要的,不然雪琪师姐不会那般挂念。所以你也应万事当以身边的人为重,不要随意与人冲撞,不可像我这般孩子气……”
                                        这可不是孩子气能说出口的话啊。
                                        三十六低头觑见她揪着自己的衣角委委屈屈的小模样,几分好笑之余是对她口中的青云门的好奇,长生至真至纯,她至情至性,什么样的环境能同时培养出两个……嗯……让人无话可说的家伙。
                                        “如若他日,长生因你而受伤,我必定会……”
                                        她没有说下去,只抿着唇倔强的与落落对视。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师父救了我的命,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伤害师父的。”明明是不需要谁说都会去做的事,在那样的目光下做出保证,不知怎的,落落觉着心里很不是滋味,什么嘛,我自己的师父当然会保护好了。
                                        撇撇嘴,可是,又觉得自己方才确实是……都怪三十六,说什么她比自己可爱,哼,我才不会承认。
                                        笑颜炸开,“那就好,长生就拜托你们了。”
                                        到底是个小孩子,三十六拍拍她的小脑袋,噙着笑意,却是分外的郑重,“放心吧,长生对你们来说是重要的人,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样啊”,顺手向旁边一指,“看到了那个漂亮的姐姐吗,她可是青云榜首哦,非常厉害的,而且还有我在,你放心吧。”
                                        “青云榜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27 17:14
                                          青云榜?这个跟青云门有什么关系吗?凝云想了想本门是没有什么榜的,但不管是什么,榜首肯定是很厉害的,就像雪琪师姐那样,回了山上一定要告诉雪琪师姐,让她不要太担心。
                                          安心的凝云绕一圈跑到另一边,脚下的路也不看了,只顾双眼发亮地盯着徐有容。
                                          从小到大,身边的人都知道她是什么性格,从不会像今天一样有被人灼灼盯着的感觉,徐有容不自在的转头,正对上她的眼神。然后……
                                          “姐姐,你一定很厉害吧。”
                                          对方过于炽热的眼神,她初次遇见,也无法应对。
                                          “那当然了,她可是最厉害的。”
                                          本是笑靥如花的姑娘突然收起星星的眼神,才不是呢,“雪琪师姐更厉害,天琊在手,引九天神雷,煌煌天威,无人可挡,不信你问长生。”
                                          “那你雪琪师姐有这么漂亮吗?”
                                          “雪琪师姐更好看,嗯……反正最好看,不信你问长生!”
                                          她自是觉得这个姐姐很好看,可是,她和长生一样绝对是雪琪师姐最好看。
                                          “你怎么老是‘问长生问长生’的,关长生什么事啊?”三十六觉得这个姑娘说话的方式很奇怪,提到那位师姐就必然会说到长生,似乎那两人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当然关长生的事了,长生喜……”,哎呀,不能说不能说,摆摆手,脸上闪过高深莫测的神色,“反正啊,我眼中雪琪师姐有多好看,长生心里就是百倍千倍的好看;我心里雪琪师姐多好,长生心里就是千倍万倍的好。”
                                          没有人比得上的。
                                          在长生心里……

                                          ——啊,长生原来喜欢她口中那位师姐吗?
                                          徐有容聪慧异常,当下就明白话中的深意,也了悟长生当日退婚的理由,心下骤然轻松许多。
                                          三十六看着小姑娘面上掩饰不住的欣喜之色,心下也了然,难怪长生来神都第一件事就是退婚。自己还以为他是自尊受到亵渎的意气用事,现在看来,婚约解除的双方是你情我愿两全其美。
                                          一时之间,四人俱未言语。
                                          不消片刻,四人已抵达城门口。稍稍等上一会儿,长生和清依也到了。
                                          “小师弟,就此作别,我们,小竹峰见。”
                                          凝云早在看到师姐和师弟的身影时就奔至两人跟前,听见就要分别,方才的喜悦神采瞬间都暗淡下来,闲着的右手还是没忍住,伸手来够,松松的扯住长生的袖摆,“长生,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我一个人在小竹峰太不好玩了。”
                                          “师姐,你不是有新师弟了吗?”
                                          嗯?长生怎么突然心情很好的样子?
                                          师姐同他说了什么?算了,不管他,说到这个新师弟啊,好气哦——“哎呀,可别提了,那个小家伙不知是哪根筋不对,不喜欢我这活泼可爱温柔体贴的小师姐,整日里得空了就去找雪琪师姐,哼。”
                                          “那……”
                                          “那什么?”等不到长生的回答,凝云收回手挠了挠自己的脸颊一脸懵懂的追问。
                                          “没什么”,长生摇摇头,“只是从前我日日练功,师姐也是一个人,怎的不见你觉得无趣。”
                                          怪啊,师弟突然又不高兴了,心中诧异,口中倒是应承得快,“那时嘛,看着你被师姐教训就很有意思啊。”
                                          ……
                                          瞥见说话的人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耳边又传来三十六毫不客气的笑声,长生本生着气,一口气闷在胸口憋得慌,然终究是顾念着两人数月未见,决定展示一下同门友爱的情意,也不置一词的自我消化了。
                                          凝云见他难得乖顺,毫不掩饰的笑开,抬起手拍拍小师弟的肩膀,“师弟果然下山后长大了,知道尊重师姐了,你这么乖,我回去会告诉雪琪师姐的……”
                                          说到这儿却突然顿了顿,长生知道,她本性难移肯定又是闷着揣了什么小心思。
                                          果然,这位从不安分的师姐凑近两步,眼中满是促狭的笑意,“我还要告诉雪琪师姐,你跟两位漂亮的姐姐一直腻在一块,看你到时候回来怎么办。”
                                          长生愣了愣,才明白她在说什么。脑海中空白一片,那些话本应带来的担忧紧张都没有,也不知该因为构不成威胁的威胁感到庆幸,还是该为此觉得难过。
                                          他啊,也不知有没有命回到她身边,即便有命,她也不会关心自己身边有谁这个问题。倘若她真的会有丝毫介怀,哪怕自己会诚惶诚恐不知所措,那他也会觉得幸运了。
                                          “是吗?师姐她会关心吗?”
                                          凝云徒然的张张嘴,忽地不知该说什么。本意是想戏弄戏弄他,怎生反倒有些忧心他的反应。为什么啊?
                                          “好了,凝云,长生他们还有事,你就别耽搁他们了。”
                                          “好。”收回手,凝云依依不舍回到自家师姐身后。
                                          徐有容等人也来到长生身边。四人并肩而立,清依虽不解几人个中羁绊,见此情景,却也感受到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
                                          看来,长生交到了很好的朋友。
                                          微微一笑,倾身,仗剑行礼,“长生就拜托诸位了,青云门在此先行谢过”,继而拍拍长生,“我们就先回去了,你放心,你的平安我们会带到的。”
                                          长生点点头,牵出一抹笑意,目视着她们离开。

                                          “师姐,长生好像不是很开心啊,明明刚刚不是这样的。”小跑两步凑上来,皱着眉,一脸疑惑。
                                          清依笑着戳戳她的额头,“你啊,告诉长生,师姐挂念他,他就会好了。”
                                          “真的啊?”
                                          “师姐何时骗过你?”
                                          “我现在就去,师姐要等等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27 17:14
                                            “长生——”
                                            已走出城门的长生听到身后的喊声,回头看见才道别的人小跑着来到跟前,不等他开口载着满怀笑意对他说道,“雪琪师姐很挂念你,你的花,她每日都看的,花落的时候她伤心了好久,你办完事要早些回来,我真的走了。”
                                            不等他开口,像翩跹的白蝶飞回了等她的人身旁。
                                            长生看着阳光下暧昧不明的白色身影,恍惚是在小竹峰上。从前也有人,日日等着他,安静的,沉默的。而自己只要喊一声,那个人就会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她的模样就越来越清晰了。
                                            她,也挂念自己啊。
                                            他不曾察觉,眉目已然温柔下来,笑意,藏不住也淡不了。
                                            “师姐,长生好像真的高兴了,你真厉害。”
                                            一边走还一边回头,凝云手舞足蹈的感叹。直到城门从视野里消失不见。
                                            “你啊,还是个孩子。”
                                            “才不是呢,长生无论多不开心,听到雪琪师姐挂念他就高兴起来,雪琪师姐是长生的救命良药,对吧?”
                                            “人小鬼大。”
                                            想到长生的欲言又止,心里忍不住暗笑,长生啊,也只是个孩子。
                                            转瞬又想到故意不告诉他的自己。
                                            看来自己的修行也还差的远呢。
                                            不过,谁让是这两个人呢。不是由他们口中说出,岂不是损失了很多趣味。
                                            啊,她也很想亲眼目睹两人相见的场面啊。
                                            想着,也蓦然高兴起来,“凝云,我们早些回去看师姐吧!”
                                            “好啊好啊,我要跟师姐说我见到了好多好多有意思的东西,不过最最重要的是告诉她长生的消息,雪琪师姐不知该多高兴。”

                                            【长生,你好像很高兴】
                                            【肯定是他乡遇故知的原因,对吧】
                                            【就你聪明】
                                            【嗯,听到了好消息】
                                            【你看,没错吧】
                                            【是是是,你最聪明,你怎么不是青云榜首啊】
                                            ……
                                            你挂念我,是最好的消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27 17:18
                                              很好的文啊,初看还不觉得,看着看着就感觉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7-01 13:58
                                                楼主还有94版的射雕吗?


                                                回复
                                                27楼2018-11-01 1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