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蓉迷吧 关注:231贴子:7,380
  • 46回复贴,共1

【挚爱靖蓉】山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靖蓉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1-15 15:00
    脑洞by MorningW_R


    杨过小龙女先进城;
    黄蓉从朱子柳和郭芙口中得知他们的异样,却因此与郭靖产生嫌隙;
    郭靖深入敌营救二武,他和杨过重伤之时,幸得华筝护送回城,
    这样华筝就顺理成章进襄阳了 然后就是襄阳危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1-15 15:02
      山丘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喋喋不休,再唤不回温柔————李宗盛
      (一)
      “娘!”郭芙不及应声推开母亲的卧房,“娘!”
      黄蓉歪坐在榻边,细细绣着一个湖绿色的襁褓,襁褓上殷红的小马栩栩如生,就快绣成了。
      看到女儿这样莽莽撞撞的闯进来,不由嗔怪道:“女孩子家,何时才能稍微稳重些呢?做什么这样大呼小叫?”
      郭芙对着母亲赧然一笑,知道母亲并不认真拘束她,只靠在她身上撒娇。
      “说吧,这么晚,急急忙忙跑来什么事?”
      “哦,是朱大叔让我跟你说,杨过有些古怪。”郭芙挽着母亲臂膀,下巴在她肩上一点一点的说道。
      黄蓉放下手中针线,看着她道:“杨过来了?”
      “是啊!和他师父一起。”
      黄蓉蹙眉,道:“龙姑娘也来了?”
      “是啊。师徒两人亲密的很呢,根本不避人,我看的都羞死了。爹爹让我谢他的救命之恩,我看着他们都不知怎么说出口。”郭芙略带鄙夷的说道。
      黄蓉正色道:“芙儿,娘跟你说过多少次,过儿纵有千般不是,他豁出命去救我们乃是大恩,万不可轻慢于他。否则别说你爹不饶你,我也不饶你。”
      郭芙讪讪应了个是。
      “那你朱大叔如何说?”
      郭芙见母亲不再提此事,暗暗松了口气,道:“朱大叔说,杨过看起来不甚高兴,神色郁郁。爹爹见了他极是喜悦,他却没半点反应。既是来投奔,怎么这般不冷不热的? 叫我们小心提防。”
      黄蓉起身踱了两步,又问:“你爹知道吗?”
      “爹?我不知啊。朱大叔只说让我来告诉娘啊。”
      黄蓉看着女儿一时语塞。罢了罢了,既然朱师兄特地让她来告诉自己,想是不方便告诉靖哥哥。
      “那你爹现在在哪儿?回军营没有?”
      “啊?爹今晚不回军营啊。爹没告诉你吗?他今晚和杨过一起在府里睡。”
      黄蓉一惊:“他们睡一间房吗?”
      “是啊,爹见了杨过不知有多开心,有说不完的话呢,席上说不够,便说要同塌而眠。”
      黄蓉霎时把心提了提。
      却对女儿说:“你去告诉朱师兄,说我知道了,谢谢他提醒。你也早些回房去歇息。对了,你最近和大小武有些古怪,却是为何?”
      郭芙讷讷不言,脸带晕红。
      黄蓉看她不愿说,摇了摇头:“你可要早做决断才是。”
      郭芙脸上忽现难过之色,哀哀的叫了声:“娘……”
      “快去吧。这些事,娘也帮不了你。”
      郭芙满腹心事离开了。

      黄蓉提着的心却再也放不下来。
      杨过明知靖哥哥和我反对他们师徒在一起,又是因我之故让他们分离。既然找到了,不是该回古墓去吗?好好的,到襄阳来干嘛?总不会是求靖哥哥接纳成全?
      莫非过儿知道了什么吗?
      他神情如此古怪,连朱师兄都看的出来,那必然是有所图了。
      难道是……杨康?
      黄蓉瞬间觉得后背一凉,寒毛都要竖起来了!难道他是要报仇吗?他从哪知道了?知道了多少?
      靖哥哥对他从不提防,同塌而眠,岂不是羊入虎口?
      越想心下越是难安。
      她即将临盆,本已少出院门活动,一来行动不便,二来身子面容都浮肿,等闲不愿见外人。
      当下也顾不得许多,叫来家仆问明杨过他们居住的院落,披了件披风便出门了。
      她来到杨过的厢房门外,见烛火尽灭,本想敲门叫起郭靖,想了想,却又踌躇起来。静静守了半夜,只觉得腰酸腿软,几次想回房,想想终究是不放心。忽听得屋内有语声,便立在窗下静静听着。
      杨过和郭靖在屋内一问一答,一个心怀鬼胎,一个光明磊落,她在外面听的清清楚楚,心中已笃定杨过是有备而来,确是来报仇的。 可是靖哥哥显然毫无所觉。听的屋内寂静无声,显是又入睡了,她不由一阵胆寒,伸手轻轻敲了敲窗户。
      听的郭靖应声,她也不答,转身走到天井中等候。看见郭靖从房门出来,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不要出声,拉住他手,一直走到了后院,瞧了瞧四下无人,这才说道:“靖哥哥,你和过儿的对答,我在外面都听见了。过儿对你不怀好意,你知道吗?”
      郭靖吃了一惊,问道:“怎么不怀好意?”
      黄蓉道:“我听他言中之意,早在疑心我们害死了他爹爹。”
      郭靖放了心:“他或许早有疑心,不过当年之事,他不知详情。待我细细告知于他,自不会疑心了。”
      黄蓉蹙眉望着他:“当真要毫不隐瞒的告诉他吗?”
      郭靖叹息了一声,道:“当年之事,我一直自责。杨兄弟误入歧途,我做兄长的未能好好规劝。他死的那么惨,累的过儿孤苦伶仃,我也有责任。”
      黄蓉“哼”了一声,道:“这种人有什么可劝的。我只恨杀他不早,否则你那五位师父又怎么会命丧桃花岛上。”
      想到这桩恨事,郭靖长长叹了口气。
      黄蓉握住他手,微微有些颤抖:“靖哥哥,朱大哥让芙儿来跟我说,过儿这次来襄阳,神情之中很是带着些古怪。又说你和他同塌而眠,我很是担心,一直守在窗外。靖哥哥,你还是别跟他一房睡了……他爹总是一掌拍在我肩头,这才中毒身亡。须知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郭靖拍拍她手,示意她不必担心,口中却道:“你这傻丫头,到底在外面站了多久?腿不是肿的厉害吗?明日又要叫唤腰痛。你若担心,告诉我一声便是,何必这样劳累。明日我搬回军营中睡。”
      扶着她腰,运上内力慢慢给她揉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1-15 15:03
        黄蓉只觉一股暖洋洋的热流从腰部走向四肢百骸,舒服的叹了口气。
        “靖哥哥你如此看重过儿,我总怕我是小人之心。”
        郭靖“嗯”了一声,良久才道:“过儿这孩子在英雄大会上奋力争夺武林盟主之位,又几次三番救你和芙儿,这份侠义之心,可不是他爹能比的。”
        黄蓉点点头:“是啊,过儿这孩子十分难得。只是他心中有两个死结难解,一是他爹的死因,一是他跟他师父的私情。我好容易说的小龙女离他而去,怎知过儿神通广大,又把她找了回来。 这次,定是再难分开了。”
        郭靖默然半晌,道:“蓉儿,你比过儿更加神通广大,怎生想个法子救救他,好让他不要误入歧途。”
        黄蓉苦笑一声:“靖哥哥,我毕竟不是神仙,别说过儿的事我没法子,就是咱们的大小姐,我也不知如何是好。”
        “芙儿又怎么了?”
        两人慢慢走向内堂,黄蓉叹口气:“靖哥哥,你心中只有一个我,我心中也只有一个你,可我们的女儿却不像爹娘,心里同时装着两个少年君,对武家哥儿俩竟是不分轩轾。这叫做父母的可有多为难。”
        郭靖握住她的手紧了紧:“女儿的事,还是让她自己去理吧,你身子重,莫要再多费思量。上次你受伤过后,大夫不是叫你多休息,少忧思吗?”
        黄蓉笑笑点头。

        次日城头上郭靖使出上天梯时,被金轮法王暗算,差点失手。幸被杨过所救,回府时郭靖还有些兴高采烈的对黄蓉道:“今日若不是过儿,恐怕我就要命丧城下了。想不到过儿的功夫短短时日就更进了一层,真是后生可畏啊!”
        黄蓉已听人回报他城头遇险的事,此时听见他这样口无遮拦,心里重重一抽:“靖哥哥你不许胡说!”
        郭靖看她俏脸煞白,突然明白自己说错了话,惹她担心了,讪讪地傻笑了几声。
        黄蓉悄悄打量杨过神色,见他无悲无喜,甚是平静,不由心下狐疑,这可不是杨过的性格。
        回到他们卧房,黄蓉一边给郭靖拆卸盔甲,一边问道:“靖哥哥,刚才你问过儿什么?”
        郭靖不解:“什么?”
        黄蓉道:“就是你问他丹田疼不疼什么的。”
        郭靖素来不会说谎,被她一问,支支吾吾道:“没,没有什么……”
        黄蓉把盔甲一抽紧,郭靖肋下一疼,“嘶”的一声。黄蓉气苦:“受伤了还要瞒我!到底怎么回事?”把盔甲松开往边上一扔,眼泪已扑嗽嗽掉了下来。
        郭靖看她哭了,有些慌了,道:“蓉儿,真没什么,这不是好好的吗?”
        黄蓉泣道:“你的功夫怎样我会不知吗?以你“上天梯”的功力,往日百丈悬崖也视若等闲,今日不过区区几十尺的城墙,怎么好端端会失手?”
        郭靖语塞,知是瞒不过去了,只好将昨晚给杨过运功疗伤一事说给她听。
        黄蓉越听越是狐疑,为什么特特说了不让她知道?她才不信杨过的鬼话呢。不想她知道,一定是怕她瞧破他的意图。
        难不成他是故意耗损靖哥哥功力?
        不对不对,今日乃是突发事件,杨过怎么会知道?除非……除非……
        黄蓉忽然腿一软,跌坐在凳子上,吓了郭靖一跳。
        “蓉儿,怎么了?”
        黄蓉头上渗出细细密密的冷汗,腹中隐隐作痛,缓了缓才道:“靖哥哥,过儿此来,言行中总是透着古怪。你不可不防。”
        郭靖不以为意:“过儿若是想对我不利,今日又何必救我呢?”
        黄蓉摇摇头,道:“他救你,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靖哥哥,须防暗箭伤人。”
        郭靖待杨过,一向视如亲生,他知道黄蓉对他心有芥蒂,此时听她这么说,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不悦道:“蓉儿,你也未免太多疑了。”
        “多疑”二字深深刺痛了黄蓉,她抬眼看着郭靖,一字一句道:“靖哥哥,今日你在城下若有不测,可想过蓉儿会如何?”
        郭靖看她神色凄楚,心中一紧。他知道今天的事吓到她了,暗悔刚刚语气过重,默默走到她身畔,将她揽入怀中,轻轻抚着她的背,感觉到她一阵阵颤抖,心下怜惜,轻轻唤道:“蓉儿,蓉儿,是我不好。”
        黄蓉伏在他怀中,默默流泪。
        郭靖感觉到胸腹之间渐渐湿热,却听不到她声音,心里更加难过,一遍遍叫着“蓉儿,蓉儿”。黄蓉越哭越凶,直哭的喘不上气,这才发出声音。
        郭靖见她哭出来了,才略略放心,又见她这个哭法,生怕她哭坏了身子,只好慢声细语的哄着她,好容易才让她止住了哭。指天誓日的说道以后一定不轻易涉险,这才让她慢慢平静下来。
        黄蓉心知战场刀剑无眼,“不轻易涉险”云云,不过说来好听而已。但今日之险既过,又哪管明日如何。
        哭了一阵子,胸中阴霾尽去。擦擦眼角泪痕,撒娇道:“今晚你不要回军营了,留下陪我。”
        郭靖此时对她百依百顺,哪有半个不字,夫妻二人梳洗歇下不提。


        清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还在沉睡的黄蓉。郭靖已经在梳洗了,闻声便去开门。
        郭芙看见爹爹,愣了一下,喜道:“爹!你在太好了!出事了!”
        黄蓉刚刚起身,听见女儿这样说,披衣出来问道:“出什么事了?”
        郭芙冲到母亲面前:“娘!大武哥和小武哥被蒙古人擒住了!”
        夫妻二人异口同声:“什么?!”
        两人赶忙去前厅,朱子柳和武三通早已等在那里,武三通急的好似热锅上的蚂蚁,在厅里走过来走过去。看见他们夫妇来了,又惊又喜:“郭大侠!黄帮主!你们可算来了!这!这可如何是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1-15 15:04
          这可如何是好师傅 大小武被妖怪抓走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1-15 19:22
            朱子柳把桌上的信和剑递给郭靖:“郭大侠,你看看吧,这是蒙古人送来的。”
            黄蓉慢慢走到郭靖身边坐下,看着那两把剑,若有所思。郭芙依偎着她,泫然欲泣:“娘……怎么办啊?”
            黄蓉直直看着郭靖,眉头轻锁。郭靖看完把信递给她,手掌重重拍在桌案上:“真是胡闹!”
            黄蓉看完信,心下一叹,昨日才说过“不轻易涉险”,这“险”就找上门了。
            “朱师兄,武师兄,你们可知他们二人去蒙古营中做什么吗?”
            朱武二人对视一眼,朱子柳道:“昨天我和师兄都在城中安置难民,并没怎么见过他兄弟二人。今天一早,剑和信就被送来了。想必二人是昨夜出城。至于为什么,却是不得而知。”
            黄蓉又看一眼郭芙:“芙儿,你可知道?”
            郭芙怯懦着说不出话来,只一直哭。
            黄蓉见此,哪里猜不出究竟,背着众人瞪了她一眼,却转身对郭靖说:“靖哥哥,不如请过儿来问问。无论如何,这蒙古军营也是非走一趟不可了,过儿聪明机变,武功又高,问问他,兴许有眉目也未可知。”
            郭靖眼睛一亮:“是啊,过儿兴许知道!”
            便叫过家丁,去相请杨过。
            杨过一听便知这两个蠢蛋当真为了讨郭芙欢心去刺杀忽必烈了,他聪明绝顶,一猜便知黄蓉的用意。
            “郭伯伯,过儿和姑姑陪你走一趟便是!”
            郭靖大喜:“过儿,有你和龙姑娘相助,便是龙潭虎穴,也必能安然归来!”
            “靖哥哥”黄蓉出声阻止,“这不妥。龙姑娘是个花朵般的闺女,我们怎么能让她涉险?我的意思,过儿陪你去便好了。”
            郭靖不解,问道:“蓉儿,龙姑娘剑法精妙,有她一起不是胜算更大吗?”
            黄蓉瞥一眼杨过,对郭靖笑道:“你们爷俩都出城了,城里空虚,敌人趁机来袭可怎么办?再说,你的破虏还是襄儿就快出世了,有龙姑娘守着,我也放心些。”
            郭靖暗骂自己糊涂,竟没想到此节,忙道:“是我疏忽了。”对杨过道:“过儿,那我们便走吧!”
            杨过察觉黄蓉有提防之意,暗暗警觉,想去嘱咐小龙女一声,便道:“郭伯伯,我去跟姑姑说一声。”
            黄蓉拦住他:“不必了,你们爷俩不过是去蒙古军营做客,片刻即归,我去转告龙姑娘,顺便陪陪她也就是了。你们快去快回。”
            杨过见黄蓉处处料他之先,心下暗恨,又猜无人能阻小龙女,待到蒙古军营中杀了郭靖,你又能耐我何?便也依从。
            郭靖大步走出厅外,忽又停下,回头望望黄蓉。
            黄蓉站在厅中,也那样直直望着他。
            郭靖眼中有隐忧,蓉儿,万一……
            黄蓉望着他目不转睛,靖哥哥你知道的,没有万一……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郭靖极慢极慢的点了点头,转身和杨过出去了。
            黄蓉望着他的背影,呆立许久。
            “黄师妹……”
            “黄帮主,都是我那两个不孝子,害得郭大侠身陷险境!等他们回来,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武三通既是气急败坏,又是无地自容。
            黄蓉却充耳不闻。
            朱子柳看她这样子,有些担心,示意郭芙去扶她坐下。
            郭芙看着娘亲的样子有些害怕,怯怯道:“娘……”
            黄蓉像是突然惊醒一般:“嗯?”
            “娘,你坐下歇会儿吧。”
            “好。”黄蓉迈开酸胀的腿,每走一步,都沉甸甸的,又对朱子柳道:“朱师兄,武师兄,靖哥哥一走,城中必得加紧巡逻,你们不必担心我。”
            朱武二人应声而去。
            又对郭芙道:“芙儿,去请龙姑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1-15 19:58
              惊现我芳姐【何咏芳】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7-01-16 04:38
                楼主,山丘不全吧?


                收起回复
                11楼2017-04-24 13: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4-24 19:19
                    后面的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4-25 16: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5-19 01:05
                        山丘后面没有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7-05-22 19:58
                          楼主能把山丘搬完吗?好想看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7-05-25 07:18
                            总吞贴呀 郁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5-25 15:24
                              怒了 等我贴百度云链接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5-25 15:27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4190565380&uk=1644459496 全文包括番外链接在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5-26 10:06
                                  谢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0楼2017-05-26 12:33
                                    这才赶忙上去看他们。
                                    杨过受了几处皮外伤,浑身都是土,郭靖衣衫上尽是斑斑血迹,嘴角也留着血痕,脸如金纸,呼吸微弱,显是受了极重的内伤。黄蓉看他这样,苦笑一声,但总算心里踏实了。
                                    活着就好。
                                    “过儿!”小龙女却是大惊失色,伏在杨过身边,眼泪大颗大颗掉下来,“过儿,怎么会……”
                                    黄蓉安慰她道:“龙姑娘,过儿看起来都是皮外伤,想是累的脱力了,我们快带他们回房去休息吧。”
                                    “黄姑娘。”
                                    黄蓉一愣,这才注意到他们后面还跟着一个女子。
                                    “黄姑娘”这个称呼少说也有十来年不曾听到了,她细细分辨着眼前的女子,“你是……华筝!”这位做普通汉人贵女打扮的正是蒙古的华筝公主。
                                    黄蓉看见她,恍如隔世,“你……怎么会在襄阳?”随即了悟,“是你救了靖哥哥!”
                                    “也说不上救,我总不能看着他死。”华筝自嘲地笑笑,“总算这身份还有些用处。”
                                    黄蓉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吩咐家中奴婢给她准备厢房歇息,她和小龙女先去安置重伤的杨过和郭靖。小龙女六神无主,全凭她安排。
                                    黄蓉看着杨过回房躺下,这才把郭靖带回卧房里,给他脱下脏污的衣物,服侍他躺下,做完这些,已是累的气喘吁吁。她静静坐在床边,握住他的手,还活着,手还是热的,还能等到你醒来,挺好。这般想着,一颗热泪,“啪嗒”滴在郭靖手上。
                                    “蓉……儿……”
                                    黄蓉赶紧抹掉眼泪,喜道:“靖哥哥,你醒了。”
                                    郭靖慢慢抬起手,擦掉她脸上的泪痕:“又让你担心了。”
                                    黄蓉握住他的手,看着他:“你活着便好。”
                                    “过儿呢……”
                                    “在房里休息,小龙女陪着他呢,你放心,他只是皮外伤。”
                                    “嗯……”郭靖说完,又慢慢合上眼睡去。
                                    黄蓉看他醒过来,略略放心,给他掖了掖被角,便去看杨过。

                                    杨过已经醒了,难为他一心惦记郭靖,黄蓉心里对他真是万分感激,恨不得将整瓶的九花玉露丸倒给他吃。
                                    没想到,他们刚刚回城,金轮法王就派霍都来下战书,其用心之卑鄙险恶,竟丝毫不加掩饰。黄蓉把信递给杨过,眉头紧锁:“敌人这是知道靖哥哥受伤,城中空虚。如今你们二人都受了伤,我又使不出力气,靠朱师兄武师兄,恐难抵挡这许多武林高手。”她看了看一直盯着杨过的小龙女,“龙姑娘,这次,恐怕要靠你和朱师兄他们联手御敌了。”
                                    小龙女摇摇头:“我只护着过儿一个,别的人我管不了。”
                                    黄蓉一怔,不知如何是好。
                                    杨过咳了几声,只觉胸中烦恶大减,道:“郭伯母你放心,我们一定力护郭伯伯周全。”小龙女横他一眼,眼中大有责备之意。
                                    黄蓉在一旁看着,略略起疑,她对小龙女道:“龙姑娘,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说。是关于怎么救护过儿的。”
                                    小龙女本来不想理会,一听跟杨过有关,只得跟她去了。


                                    二人进入书房,黄蓉直直盯着小龙女:“龙姑娘,你想杀我夫妇报仇是不是?”
                                    小龙女猝不及防,一下被她看出破绽,只得和盘托出。
                                    黄蓉呆坐在椅子上,心中一团乱麻。她本以为杨过只是想报仇,却原来有这么多曲折,这么说,杨过救靖哥哥无异于自戕,这份舍己为人的心肠,她也不得不为之动容。
                                    明日之困局该如何解?该如何解?该如何护得靖哥哥和芙儿周全?又该如何救过儿?不能让靖哥哥知道此事。她想都不用想便知那傻哥哥定会二话不说把首级奉上,更加不会让过儿为他涉险。自己眼下全无力气,别说帮忙,不添乱就好了。至于那个草包女儿,更加不用提。
                                    难道这竟是一个死局,无路可走吗?
                                    她突然眼睛一亮,华筝!
                                    可是又该怎么说服华筝帮忙呢?她毕竟是蒙古人,即便救的靖哥哥,那也是看在往日情分,请她帮忙倒戈相向,总也要有个筹码啊!
                                    她思来想去,脑中隐隐有个线头冒出来,豁然开朗!原来这一切的关节最后都要落在自己身上!
                                    如果有了我的人头,裘千尺纵然不想给解药,那也有商量的余地。如果我不在了,华筝自可留在靖哥哥身边,她既然未能忘情,想必这是个极大的诱惑。
                                    既然能救过儿,则小龙女不得不出力。她和过儿联手,便什么都不怕了。
                                    只是……她低头看看自己的腹部。她这一日几乎都没好好休息过,孩子不住的在肚子里划过来划过去,她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小脚在哪里,小胳膊在哪里。我死不要紧,难道竟要这孩子陪葬吗?
                                    这个念头只动一动,心就好像被人捏住了揉搓一般疼。也许,还有那个办法可以试一试。那样,就了无遗憾了。
                                    至于靖哥哥……日子久了,想必他也就会忘了自己吧……她觉得脸上一冰,原来不知不觉间,眼泪悄悄划过了脸庞……
                                    她伸手抹掉了眼泪,看着小龙女,目光坚定:“龙姑娘,我有一个办法能救过儿,你要不要听?”
                                    小龙女从她房门里出来时,还如在梦中。她和杨过来到襄阳,心心念念便是如何杀了他们夫妇去拿解药。杨过几次欲下手,都被郭靖情义所感,终于决定放弃。她本来以为杨过必死无疑,早下定决心生死相随,谁知黄蓉竟然主动提出奉上首级。
                                    她是个极善良的姑娘,黄蓉如此通情达理,舍己为人,她觉得自己万万下不了手。可是这的确是救杨过的最后一丝希望,绝不想放弃。这世间事怎么总是如此两难?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2楼2019-06-05 11:34
                                      若是能以自己一命换过儿,那该多好……
                                      她推开房门看到闭目养神的杨过,犹疑了一会,终是瞒下此事未提。
                                      黄蓉正在书房中听女儿哭哭啼啼诉说大小武如何为了她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再有之前闯蒙古军营的蠢事果然也是由她而起,心下又恨又叹,怒道:“他们为了国家大事而斗,才要咱们操心,如今他们自相残杀,便由他们自生自灭吧!眼下千头万绪,我哪里顾得了这许多!”
                                      她怒气冲动胎息,胃里空空也是一阵绞痛,额头上登时冒出一阵冷汗。
                                      郭芙仍在痴缠,黄蓉看着这个女儿,又悲又气,“芙儿,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能总让爹娘为你操心。若有朝一日娘不在你身边,你又当如何?我早就告诉过你,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为了你们这些小儿女之间的纠葛,害得你爹和你杨大哥身陷险境,重伤难愈。如今敌人趁机来袭,满城军民性命便在旦夕之间,我哪有功夫管他们哥俩儿?”
                                      “娘……”
                                      “出去!”
                                      “娘……可是……”
                                      “我叫你出去!”
                                      郭芙从未见过母亲这般疾言厉色,登时吓得不敢再多说一句,哭着跑出去了。
                                      黄蓉扶着椅子慢慢坐下,调息半晌,总算缓过这阵疼痛。抹一抹头上冷汗,看看窗外漆黑如墨的夜色,知道再过不久便要黎明,没有多少时间了,还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
                                      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凉茶,闷了一口下去,冰凉彻骨。不过这一来,倒也清醒许多,她捋了捋鬓发,便快步走向华筝的房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3楼2019-06-05 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