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吧电台吧 关注:46,243贴子:194,139

扒一扒民间招魂师那些不为人知的禁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爷爷曾对我说过,这个世间许多事情都是老天爷冥冥之中注定的,任凭你怎么抗争,都无法避开这因果轮回。
  可我非但不信这因果轮回,更还想与这破老天斗上一斗……


回复
1楼2016-12-11 00:02
      我叫杨林,据说我出生那一晚,整个村子都阴风怒啸,鬼哭狼嚎的。
      到了夜里三点,原本皎洁的银月更变成了一轮血月,就连本已下山的太阳也打从西边爬了上来,昏暗的半夜,东边月亮西边太阳,吓得村里的人那一夜都恍若世界末日。
      第二天早上天一亮,村里的所有牲畜死绝,水井冒血,许多村民们怀疑我是扫把星转世,硬是要我父母丢弃掉我,但最后还是爷爷不顾众议,硬将我护了下来……


    回复
    2楼2016-12-11 00:03
        再后来,爷爷好几次喝醉酒后,老说我是阴阳命,阳男身,阴命格,天生就是吃阴阳饭的料,但又说什么杨家再也经不住沉沦,不能再干那事了。
        我是不是阴阳命我不知道,但我清楚我肯定是个苦命!


      回复
      3楼2016-12-11 00:04
          我生活的地方并不大,但爷爷的名头却是‘远近闻名’,上学的时候,我没少和隔壁村的同学打架,而每一次打架的原因,无一不是因为他们管我和爷爷叫扫把星和老神棍……
          爷爷是不是老神棍我不知道,但从小到大,爷爷不做生意也不怎么干活,除了隔三差五出去一趟外,更多的时候都是自己呆在一个连我都不准进去的小黑屋不知道捣鼓着什么,就算是这样,我们爷孙俩依然吃喝不愁。
          好几次,我忍不住问爷爷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他们老喊你作老神棍,但爷爷每次都是脸一黑,把我瞪得心慌慌的不敢再多问……


        回复
        5楼2016-12-11 00:04
            时间在慢慢过去,我也在逐渐长大,而对于爷爷身份的迷惑,终于在我十五岁那一年终于得到了揭晓。
            十五岁的我,虽然体弱,但难掩我贪玩捣蛋的天性,有一天放学后,在同村要好小伙伴的鼓动下,我们来到了离放学路上并不远的一处小山头。
            我以前就听村子里的老人讲过这座小山头的由来。


          回复
          6楼2016-12-11 00:05
              据说这小山头在抗日时期就有了,那会日本鬼子进村抢夺掠杀了不少人,后来日本鬼子走了,幸存的村民们就将那些惨遭日本鬼子杀害的死者一同埋在了那座小山头上。
              到最后,随着时间迁移,这座小山头慢慢就成为了临近几个村公用的墓地,凡是谁家里头有个死得不光彩的,一般都会在这小山头找个空地随便埋了,久而久之,这小山头也就成了一处乱葬岗……


            回复
            7楼2016-12-11 00:09
                说实话,那会我也是在好奇心和不想在小伙伴面前丢脸,才硬着头皮一起去乱葬岗的,但就是这好奇心,差点让我送了性命。
                乱葬岗杂草丛生的,虽然离路边并不是很远,但一走到这乱葬岗,我顿时感觉到一丝凉飕飕的。
                和我一起来的两个小伙伴都是我在村里玩得最好的,一个天生卷头发,我喊他做卷毛,还有一个则怎么晒也不会黑,浑身白得跟女孩子似的大白。
                卷毛和大白一向胆子大,今天要不是在他们的怂恿下,我真心不敢一个人上来这地方。


              回复
              8楼2016-12-11 00:09
                  几分钟后,我眼瞅着太阳都快西下了,忍不住对卷毛和大白道:“要不我们回去吧,下次我们再过来,天都快黑了……”
                  壮实得跟个柱似的卷毛冲我翻了个白眼,鄙视我道:“杨林你能不能有点出息,现在才五点钟,太阳下山最快也要六点钟,怕什么?”
                  “是啊,我们都和王梅说好今天要在乱葬岗找宝物的,要是现在回家,明天我们怎么好意思和她说话?”大白也出声道。
                  好吧,眼看着两个最好的小伙伴都这么说了,我也只得悻悻然的不敢再多说话。


                回复
                9楼2016-12-11 00:09
                    乱葬岗并不大,但就是杂草太多,还有脚下也有不少尖锐的小石头,一不小心就很容易刺破鞋子和脚。
                    我跟在卷毛和大白的后边,这会儿正是大夏天的,可那夕阳撒在我身上,非但没带给我一丝温暖,反而还让我越发的感觉阴冷。
                    就在这时,前边传来了卷毛和大白的惊喜声。
                  “杨林快来,你看我们找到什么了!”
                    我连忙凑了过去,只看到卷毛那小子从地上扒出了一把满是泥土的小刀子。


                  回复
                  10楼2016-12-11 00:09
                      “嘿嘿,我都说这里有宝物吧,你们还不信?”卷毛喜滋滋的的冲我显摆了下刚到手的小刀,惹得我心头痒痒的。
                      卷毛把小刀往身上擦了擦,小刀虽然上边还有点锈迹,但看那模样,应该还是个值钱货。
                      “杨林你读书多,看看这是什么字?”卷毛把小刀凑过来给我看道。
                      我仔细看了下,然后摇头说:“我也不认识,这几个字好像不是老师教的汉字……”
                      “不是汉字?那难道是日本字?”
                      “有可能……”我说。
                      卷毛更加兴奋了,这日本小刀要是拿到镇上去卖,少说也能卖个几块钱……
                      眼看着卷毛已经有了收获,我和大白顿时也是蠢蠢欲动。


                    回复
                    11楼2016-12-11 00:09
                        我顿时兴奋不已,心想卷毛那么憨的家伙都能挖到东西,聪明的我,没理由就找不到宝贝啊。
                        我赶紧蹲下身,趁得没被卷毛他们看到,小心翼翼将脚底下的小石头扒开,很快,我就看到在小石头下面,埋着一个娇小精致的银镯子,而这银镯子上边还细着一个小小的铃铛,刚才我脚踩下去出现的声音,自然就是这铃铛传出来的……
                        “带铃铛的银镯子?肯定是女孩戴的,估计能卖个好价钱……”我心头直乐道。
                        可不等我来得及向卷毛和大白他们炫耀我的战利品,我突然感觉好像有双手在我后背推了一把,猝不及防下,我整个人脚下一滑,顿是踉踉跄跄摔了好几米远。


                      回复
                      13楼2016-12-11 00:10


                        回复
                        来自iPad21楼2017-02-21 14:08
                          真好看!


                          回复
                          来自iPad22楼2017-02-21 14:18
                            诅咒你


                            回复
                            来自iPad23楼2017-02-21 15:22
                              bucuo


                              回复
                              来自iPad111楼2017-02-22 1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