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英吧 关注:5,944贴子:60,577
  • 14回复贴,共1

【研英】那个世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食用说明】
#短篇完结。
给基友洛欧的生贺。
#cp为研/佐英。
#时间线混乱,原著背景但并非原著剧情。
#正剧清水向,傻白甜有,结局HE必须,ooc可能(希望没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6-02-12 12:10
    >>3
    絮絮不休的蝉鸣在树木丛中回响着,酷夏无风,空气闷热得近乎静止。
    黑发少年接过自家竹马递来的铝罐,冰冰凉凉地往外冒着小水珠,让他微微从热气中解脱出来。
    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金木留意到永近给他买的冰茶是正好是自己最中意的品牌。
    ……是巧合吧。
    喉咙又干又烧,他咽下口腔内几乎不存在的唾液,拿起冰罐狠狠灌了一口。
    清凉的绿茶经过喉间汇入腹中,凉爽至极。
    「好热啊。」永近喃喃,紧挨着他坐到长椅上,手指扣住拉环轻轻一拉。
    金木转动干涩的眼珠,轻飘飘地往身旁瞥了一眼,心跳蓦然慢了半拍。
    双眼微阖,竹马咽下口中碳酸饮料,十分满足地轻吟一声。汗水顺着金黄的发梢流下,连同溢出的冰冻液体滑过脖颈,滴进衣领里。
    【是啊,好热。】
    那道声音颇不安分地说道,以至于扰乱他心绪。
    屏气仰头又是一灌,罐子即时空了。
    这大概是他有史以来喝过最快的一次。
    「英。」
    金木听到自己发出了喑哑的声音。
    这是没有经过大脑处理,就脱口而出的呼唤。
    他慌乱起来。
    「嗯……?」
    「啊,那个……」金木攥紧易拉罐,不自然地低头,「你买的绿茶正好是我最喜欢的牌子呢。」
    永近挑起眉,侧头看了看莫名开始紧张的黑发少年,虽有不解,但也没有多问。
    「那当然啦。」
    语气中带着洋洋得意,他转回头去,把头舒舒服服地靠在长椅上,嘴角微扬,勾出自信的弧度。
    太阳依旧在头顶上不知疲倦地散发无限热量,连握在手中本是冰爽的铝罐也渐渐变得滚烫。
    眸底深深沉淀的是无可奈何。
    少年闭上双眼,轻声说:
    「我啊,可是最了解你的那个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6-02-12 12:13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金木打了个激灵瞬间清醒。
      他拿出手机划开锁屏,显示出挚友的短信。
      英说他临时有事,来不了了。
      金木双眸稍黯,心倏地一下冷了下来。
      刚才莫名其妙的甜蜜感亦一扫而空,胸口闷得难受。
      英最近到底在忙什么?
      好不容易等到周末,结果还是不行吗……
      金木焦躁地摩挲着杯耳,额前黑发悬空垂下,墨瞳颜色更深,晦涩不明。
      每天一放学就没了踪影,金木很想叫住永近问他是在打什么工,为什么这么忙,却始终没有找着机会,两人能交谈的机会也大大减少。
      金木感到不自在、不习惯、同时还有深深的不安。
      这可是英第一次失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6-02-12 12:15
        >>6
        近期喰种出现捕食的频率急剧上升。
        三天前,『大喰』又在11区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猎食。当地CCG分部的第二和第三分队虽及时赶到现场,仍没能阻止其暴行,而且死伤严重。
        丸手斋将这份翻来翻去,看了个遍的报告一个暴怒狠摔在地上,额头突起的青筋涨得像是要爆炸。
        一群饭桶!
        脸拉得老长,丸手愤愤坐下来,低头死盯着散落一地的白纸,没有任何要去捡起来的想法。
        相反,他恨不得把它们都踩个稀巴烂。
        不过是个刚出名的新人,档案里就已经记载了如此多情节及其恶劣的案例。
        搞了这么久,11区居然还没将他拿下,反倒是把这报告交给自己,臭不要脸地请求支援。
        看来是时候要好好整顿整顿他们了。
        合眼用力地深吸气,再深呼气,为人刻薄的特等搜查官不断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跟饭桶们计较。
        「丸手先生是吗?这里有一份您的快递。」
        没等他腾出时间整理地上的狼藉,一道朝气蓬勃的嗓音便从身旁传来,迫使他睁眼抬头。
        年轻的快递员抱着一个体积不小的纸箱,压低帽檐看不见他的眼睛,金发以及嘴角扬起的弧度让人倍感舒适和亲切。
        丸手却敏锐地捕捉到一丝违和感。
        「谢谢。」
        他面色不善地接过箱子,拿起笔潦草签字。
        余光瞥到少年迅速弯下身子,眼神暗了暗。
        果真如此。
        「这么重要的东西,掉在地上不太好吧?」
        语气轻快,没有丝毫异样。少年站起来,将报告整齐地递给他。
        丸手狭长的眼睛里带点审视的味道,仔细观察了这名陌生的快递员好一会儿,却依旧无果,仍然没法解释他的出现给自己该死的熟悉感。
        若换作是其他人,早该被他给扔出去了。
        可是……
        是在哪里见过吗?
        尽管他是怀有某种目的,但一定没有恶意。
        他目光不着痕迹地扫了报告一眼。
        说不定……
        他还对这次的任务有所帮助……
        丸手从来都对自己的判断力相当信任。
        半晌,他伸手收回那叠报告,无奈地叹了口气。
        「……说吧,你有什么事?」
        少年先是一怔,接着轻轻地笑出了声。
        「啊哈……丸手先生果然很厉害呢。」
        敬佩的话语,完全不见被看穿的尴尬。
        少年缓缓摘下印着『No.1』字样,白底红边的鸭舌帽,露出一头灿金短翘发。深色栗眸中泛着透亮的暖光,他唇角渐深,笑容不带一点阴霾,灿烂如阳。
        丸手的眼神变得飘然。
        竟有种无比怀念的感觉。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6-02-12 12:16
          『叮铃~』
          这时,门铃轻快地响起,缓缓走进一位引人瞩目、架着眼镜的知性女子。
          紫色秀发飘逸扬起,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她步履轻盈飘逸,洁白长连裙勾勒出曼妙身材,上面点缀几朵妖艳血花,给这女子端丽的气质徒添几分娇媚可人,美丽得直叫人移不开双目。
          仿佛拥有魔力一般,金木的脑子里霎时间一片空白。
          「啊啊,我知道了~」永近随即在耳边阴阳怪气地笑起来,「原来我们的金木君是看上了这位美女啊~」
          「才不是!」金木矢口否认,立刻埋头喝口稍凉的咖啡,殊不知涨红的双颊早已出卖了他。
          「……放弃吧,」永近悲痛地摇摇头,双手环于胸前坐下来道,「你和她就像美女和那个什么一样。」
          「是野兽……」金木无奈地接话,「而且我都说了不……」
          「——好叻!」永近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边挠头边大声说,「反正已经预见到金木你失恋的瞬间了,那我也差不多该走——」
          「去哪里?」
          徒然打断他的结束语,金木神色严肃认真,永近一愣。
          「呃……」他迟疑了下,从善如流地回答,「去打工。」
          「英。」
          金木猝地扼住永近手腕,力度之大,让对方不禁皱眉,倒吸一口凉气。
          「英都没有跟我说过你在哪里打工呢?」他向前逼近,语气难得强硬起来。一字一句地使用疑问句,藏伏其中的恼意却不容拒绝。
          「啊哈……」
          黑眸里涌动着永近看不懂的危险。
          ……糟糕。
          永近吃痛地眨眨眼,用力掰开金木的手,干笑道:「我帮别人送快递啦,送·快·递!」
          他放下零钱,有些慌乱地起身背上书包。
          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
          「……那金木、下次见啦!」
          黑发少年攥紧双拳,垂下头没有再动。
          沉眸任由金发挚友快步离开。

          神代利世将一切收尽眼里,唇角弯起的弧度愈发愉悦。
          『看起来真是美味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6-02-12 12:21
            >>8
            「金木先生的话,最喜欢高槻老师的那部作品呢?」
            对面的美丽女子坐姿端雅,她莞尔淡笑地询问着,顺柔的紫红长发束于胸前,落在净白纱衣上颜色分明。
            「应该是他的出道作吧……」金木仰头想了半秒,接着又马上低下去送进一口巧克力布丁。
            甜中带点苦涩,口感细腻而嫩滑,巧克力的浓郁香气蔓延整个味蕾。
            他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金木没敢把视线停留在利世身上,轻飘飘地远望窗外,枫叶漫天飞舞,一片萧瑟。
            思绪不自觉被脑海里的那抹金色勾去,一想到关于永近英良的事,内心便躁动起来。
            「金木先生不舒服吗?」
            托腮的手滑了一下,脑袋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扑倒在冰布丁上。
            迎面对上饱含担忧的秋水剪眸。
            红晕顿时不争气地浮现双颊,金木慌慌张张地坐直身子,连忙道:「啊、不是,我没事!」
            「可你好像经常走神呢?」
            「大概是昨天没睡好的缘故!!」
            的确是没睡好。
            梦里反复萦绕着挚友温柔的嗓音,让他一整夜都脸红心跳。
            「……是吗?」利世稍蹙柳眉,将信将疑地再靠近了些。
            从利世身上传来淡淡的馨香,沁入鼻腔只觉一阵醉人的微眩,神秘又诱惑。
            金木感到有些窒息,心底深处的排斥终究被感官支配,他沉醉在这馥郁的香气中,久久不能自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6-02-12 12:22
              病床上躺着的是永近英良。
              内脏严重受损,只能靠精密的仪器勉强维持生命。
              他真正醒来的次数很少,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再或是被内脏猛烈地刺激到神经,迫使他大脑清醒,咬牙坚持着与痛觉奋力拼搏。
              纵使如此,每每疼到意识涣散的时候,他居然还能扯出一抹笑容,就这么硬是在生与死的边缘处挣扎了两年。
              『永近先生很坚强呢。』
              小护士紧紧抱着怀中的病例报告,明明是在拼命地笑着,却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呐。
              不要再这样了,好吗?
              真的、很令人难过啊。
              心脏像是被一点点用刀刃划开,痛到发不出声音。
              佐佐木艰难地呼吸着,挪动脚步,膝盖因长时间站立而有些发僵,不听使唤。
              按理说,这应该是佐佐木琲世『第一次』见到永近英良才对。
              【英……】
              可那道声音却悲伤得发麻。
              唤着永近的名字,是他从未听见过的软弱。
              病床上的青年紧闭双眼,削瘦的面庞只剩苍白,微长的黄发黯淡无光,再无昔日灿然。
              安静得像是已经死去。
              佐佐木没来由地鼻腔发酸,有什么温热的液体瞬间从眼眶不住流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6-02-12 12:24
                他开始怀念起那个世界。
                虽然很狡猾——
                让永近英良承受所有过往悲伤的回忆,还不得不强颜欢笑。
                ——但至少,金木研没有变成喰种。
                很害怕。
                很害怕啊。
                身体在战栗,害怕得不得了。
                他曾怀抱着挚爱之人漫步在白雪皑皑中,眼睁睁看他生命迹象一点一点地流失,痛到麻木却依旧无能为力。
                如果金木研没有变成喰种,失去了开端,他无需再去面对这数不尽的悲剧。
                如果金木研没有变成喰种,永近英良就不会为其涉险,在讨伐『青铜树』一战中失去大半条命。
                如果金木研没有变成喰种,文静内敛的黑发少年此时还能双手捧起小说,和他金发的友人肩并着肩靠坐在树荫下,享受午后悠闲自在的时光。
                若这一切都是真的……该有多好。
                低头苦笑,无奈被自嘲淹没。
                眼角划落一滴血泪。

                『——别哭啦,你不是胆小鬼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6-02-12 12:24
                  【错了。】
                  金木研突然疯狂地尖笑起来。
                  笑声凌厉,讥嘲中渗出咸味。
                  在这一点上,永近英良错得彻底。
                  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从头到尾,金木研都是个无可救药的胆小鬼。
                  凡事只想着逃避和隐瞒、扯着为他人着想的伪善嘴脸,虚伪到习惯,欺骗到上瘾。
                  以至于到死都没能意识到自己深爱着永近英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6-02-12 12:25
                    佐佐木琲世颤抖着俯身。
                    嘴唇碰到的触感冰冷而坚硬。
                    一个注入无限爱意的吻,被呼吸口罩隔开。
                    这一刻,泪腺终于全数崩坏。
                    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趴在永近身上放声大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6-02-12 12:26
                      >>10
                      浓稠的鲜奶倒入咖啡,慢慢搅拌直至均匀,散发出无比迷人的芳香。
                      金发挚友放空瞳孔趴在桌子上,神情恍惚。
                      阳光透过玻璃争先恐后地倾洒在他身上,茶金短发也跟着渗进一点浅橘色,栗色眼眸中无数星光熠熠闪烁。
                      他又似是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扬起灿烂笑容,耀眼夺目到足以让人失神。
                      黑发少年情不自禁起身,在他额上印下轻柔一吻。
                      温热而干燥的触觉,暖暖地流入心底。
                      谢谢你把我从黑暗中救赎。
                      谢谢你对我一直不离不弃。
                      谢谢你、总是用最温柔的方式守护着我。
                      幽沉墨眸清晰映出对方脸上错愕的表情。
                      金木心情极好地勾起嘴角,在那泛红的耳边喃喃轻语——

                      「英,我爱你。」

                      Fin.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6-02-12 12:26
                        @洛萝丽塔
                        哒啦啦 艾特洛欧小舔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6-02-12 12:28
                          【完结碎碎念】
                          (〒▽〒欲哭无泪)这篇文……完全是赶出来的!!
                          作为一个无比低产的纠结党,往常的速度就是一个星期撑死2000字。然而这篇……我居然一个星期怒憋9500+,还有一天晚上马不停蹄的想了十几个小时,怒憋2000+,简直吐血(都怪我拖延症作死,开文时间晚)。
                          第一次写研英(实际上已经很久没写文了),这篇的收尾考虑了好久。
                          不过结局还是皆大欢喜的嘛~
                          希望喜欢(๑•̀ω•́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6-02-12 12:31
                            你也太tm快了吧!!!


                            回复
                            23楼2016-02-12 13:22
                              很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4-27 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