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桔吧 关注:15,179贴子:463,731

【新坑文阁】五次犬桔在五十年前相遇,一次他们没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高亮注意本篇cp是犬桔,但包含少量隐晦OC→桔】
这是篇犬桔,夹带OC→桔和疑似拆cp的部分。究竟是用原创角色(OC)还是搬出万能的原作配角躺枪还在考虑中,但剧情已经决定了。【【注意拆cp只是疑似!疑似!并没有真的拆cp!】】只是以防万一标出来而已!以免后期有吧亲被雷给我寄刀片【。
作者很久没有写过犬夜叉的cp了,最近的墙头cp画风和犬夜叉差了很多,所以语言上面会有点违和。Plus人物将会有一定程度(视读者而言可能非常严重)的OOC。
我的爱情观和世界观一直比较扭曲奇葩。这篇会出现很多脑洞偏了的同人设定。对于认识我的人来说,这篇可以看做是X.0世界系列中0.5世界的另一个版本?不过因为文风在这几年里产生了基因突变,所以本篇不会对世界的概念有什么深入的哲♂学探讨。
每一次每一次我长期断更都是因为心境改变之后回来看觉得当初的大纲太狗血太OOC。但我想大家比起OOC应该更讨厌坑。对于作品里的人物来说,动不动就时间停滞一年之久一定也是非常痛苦的。我总是拿不定主意是要让他们违背本心屈就我可怜的想象力,还是暂时中止时间。但这一次我决定即使OOC也要按照既定路线强按着头写下去。如果你看到你不能认同的部分,请记住这只是一篇同人。是我个人此刻的爱创造出来的世界里的胡言乱语,而不是高桥笔下的“真实世界”。
那么下楼开始。


1


最初他醒来的时候是在一片开着零星野花的山坡上。阳光暖洋洋地照在他身上,他爬起来,转了转那双似乎属于大型犬的尖耳朵,试图去掉上面沾着的草叶。微风和煦地吹过山坡。
他记得自己最后的记忆似乎是她在自己怀里化光而去,怀里原本尽管冰冷却有形的实体突兀消散的空虚感依然在心底隐隐作痛。来自于她灵魂的温暖明亮的光芒照亮了那个黑暗的秋夜,也催生了那一大片不合时节地开满了整片山坡的白花。而现在这四周只有零散的杂色野花,那片奇迹一般的花海一夜之间就凋落得不留一丝痕迹。
而且戈薇呢?弥勒和珊瑚,还有七宝和钢牙又去哪了?*难道自己那之后昏睡了一天?这些人居然就这样把自己丢下了?

他在进村之前遇上了一个有点眼熟的村民。对方尖叫着“妖怪来了”朝他丢出锄头就跑了。他愣在原地,不一会就耳尖地听到远处传来大群村民的脚步声和金属农具相互碰撞的声音。
一切都很不自然,这里明显不是他熟悉的枫之村。他躲在树上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朝下窥视着村民的动向,有几张脸看起来似乎在哪见过。他努力地试图回忆最近去过的那些地形相似的村落。直到一个该死地眼熟的小鬼穿着橙色的和服背着小弓箭跑过来,对聚集在树下四处张望的村民抱歉地解释了几句什么,加入村民警戒起来。
他想他知道这是哪了。
树下那些村民叫那个小鬼阿枫。

那些村民们分散开来四处搜寻,他借着众人拨开灌木发出的声响掩护轻捷地跳到另一棵不远处树上,接连几个起落腾挪就藏进了森林。比起自己为何会回到过去这种事,他有更迫切想知道的事。
妖怪来袭,守村的巫女大人却没有出现。桔梗到哪里去了?
即使在森林里他也迟迟没能发现巫女的踪迹。然而随着时间过去太阳落山,熟悉的转化悸动令他吃痛地蹙起眉。
居然是朔夜。
情况紧急,也由不得他多想了。他几乎是慌不择路地找到一棵足以作遮蔽的树,躲进茂密的枝叶间。如同五十年前还未得到铁碎牙和同伴的每一个朔夜一般,躲藏起来独自忍受转化带来的怪异感觉,对自己的弱小感到不甘又无能为力,只得暗自将苦涩的愤怒吞落喉间。
然而即使他的嗅觉已经退化得几乎和一般的人类无异,他还是感受到了忽然滞重起来的空气之中骤然上升的妖力。
一夕回到了五十年前的自己。这里却有太多地方和真实的五十年前有着细微的差别。
他咬紧牙关感受着还未退化的犬齿,下定决心出去拼上一拼。在转化夺走他全部的反抗能力之前他不会坐以待毙。在那之前明明那么多年都是一个人过来的……

紫色的箭矢划过天空,所过之处黑压压的魑魅魍魉立刻化为齑粉,生生在黑压压的妖物群中割裂出血色火烧云的色彩。

原本已经准备好冲出去的他愣了一刻,脱力靠回了树上。
即使有些东西变了,有些东西仍然和五十年前一样,丝毫未变。

“半妖,如果不想死在我手上的话,就不要再接近我。”**
她微转头斜睨向他的方向,分明是仰望的角度,却让他觉得如同正被俯视一般。那是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眼神。分明是锐利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却让他喜悦难抑。他几乎是情不自禁地念出在记忆里重放了无数遍的那些话语。
直到她终于难自强撑倒在那个雨夜。他几乎是本能地跳下地想将她扶起来,却在伸出的手触及她脸颊之前那一刻犹豫了。
如果随意改变过去已发生的历史,会发生什么?
此刻他们还未曾相识。醒来之后,她一定还是会用那初次见面时戒备的眼神看着他吧。
如果过去被改变,未来也必定因着这细微的改变而和记忆中的走向有所偏差。他因为去向村子而和村民以及小枫遇上周旋,而错过了躲进森林的时机,差点被那些杂碎妖怪发现。这还仅仅是相当微小的一点分歧,未能影响历史的正轨。
他还未清楚此时此地是梦境还是现实,是短暂的幻想还是永久的歪曲历史。面对这几乎和记忆中一模一样的过去,有无数选项搁在他面前,他却退缩了。
如果他们因此未能相爱。如果她醒来就毫不留情地往他这个妖物的心脏捅下一刀。***
他真切地对于未来的未知感到恐惧。他害怕未知,害怕和预想不同的结局,害怕久未见过的她冷漠的眼睛。
然后小枫带着村民拿着火把一路找过来的时候,他丢脸地逃跑了。如同五十年前一样。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也并未回到五十年后。
此后他也有意无意地按照记忆中的轨迹重演着应该发生的一切,如同演技精湛的演员。他记得他们每一次相遇的每一个地方,在正确的时间去到那里,以正确的方式遇见她,看着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如同记忆里一样渐渐改变。变得温和耀眼如同阳光下半融的坚冰。
他几乎要怀疑起自己在五十年后的经历是否只是一场梦。他在梦中梦见了所有的未来,而当下发生的一切只是恰巧和梦中的未来有一样的发展。
直到那一天夕阳下的渡口她跌进他怀中,他们约定午时见面。他说着记忆中的台词感受着记忆中的甜蜜,心底却有个声音叫他睁开眼看清现实。

他是个胆小鬼。不敢随意改变过去,只因害怕随之而来的代价,害怕未知的未来偏离他已知的轨道。
可只有那一件事,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也必须被改变。
代替了曾经花在思考如何夺取四魂之玉上的时间,他在那些独自一人的时间里,无数次地构思着能将对未来的影响减到最小的计划。就这样把未来的发展告诉她的话,可以想见地一定不会被理解。如果他能顺利地彻底变成人类,就无法从奈落手中守护她。他能做的只有赶在那之前打倒奈落。可他所知的奈落出现的时机,就只有奈落变成他的样子袭击他的时候。
于是他比约定的中午时分提早了很久,几乎是太阳一出来就睁眼往桔梗家的方向赶,准备守在树上等她赴约,却久久未见她的身影。直到日上三竿,门口的草帘终于动了一下。他刚要跳下树,却看见小枫打着哈欠端着一盆水出门泼在地上。
烈阳之下,他感到从脚底升腾起一股彻骨的寒凉。

来到约定的地点,却只见到她倒在地上人事不省,半边身体染满了新鲜的血迹。鲜红的血液仍然源源不断地从伤口向外涌出,带走了他的所有希望。
他小心地不触碰到伤口,把她从地上抱起向村子的方向奔回去。他也不知道回到那里有什么用。此时此刻的守村巫女正重伤躺在他怀里,而五十年后的守村巫女此时尚且年幼。你能指望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对这样的伤口做什么?只是情急之下,那是他所知道的唯一可以归去的地方。五十年前桔梗居住的村落,五十年后有枫在的村子****,都是他最安心的归处。
“…………犬夜叉……?”
在急速掠过耳边的风啸声中,怀里传来的虚弱声音几乎细不可闻,他却僵在当场。
如果是五十年前不知真相的她,此刻应当是对他极度失望,憎恨着他,而恨不得杀了他的吧。
他梗着脖颈不敢低头,怕一垂眼就看见怀中人被怒火扭曲的黑色眼睛。一只冰凉湿滑沾满血液的手环上他的后颈迫使他低下头去,他木然低头却只看见深重的悲哀和不舍,似乎还有些别的什么,但他已无力分辨。
“我相信你。”

那是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被带回村庄的时候她已经失血过多。一个手忙脚乱、过度惊慌的小女孩显然根本无力挽救她姐姐的生命。即使她足够努力地在一次次尝试着。
他听到枫的哭喊时就知道一切都完了。他花在计划上的那些时间显得如此苍白可笑。而他甚至无法参加她的葬礼。过度悲愤的村人拿起锄头将任何试图进入村庄的陌生人都拦在外围。
现实和他所知的模样还是有一点不同的。他没被封印,可这对他根本毫无意义。
他在树顶遥遥望着明灭火光,烟雾升起将他的桔梗带离这个世界。半妖敏锐的听力让他即使在这样的距离也能听清人群之中小枫撕心裂肺的哭声,夹杂着许多其他不知在哀悼还是源自畏惧的低微抽泣,以及火堆燃烧着噼啪作响。那一点遥远的火光无比刺眼,几乎灼伤了他的眼睛。

他闭上眼。风呼啸着从他耳边掠过。除此之外的所有声音都离他远去了。
睁开眼的时候他置身于一片开着零星野花的山坡。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身上,微风和煦地吹过山坡。



*年代久远不太记得原作了,貌似当时在场的就是这些人来着?
**同,很久没看不记得了手边也没有资源,和原作可能有所出入。记得的请补充?
***那么此贴完结可喜可贺【插入冷笑话233333
****我一直觉得枫之村应该不是名字叫枫之村吧……战国时代一介小村庄哪来的名字啊。游戏里还有动漫里都写的枫の村,应该只是说枫婆婆的村子=枫婆婆住的村子这种感觉……?


回复
举报|2楼2015-12-02 16:53
    之前在群里和小河清蝶聊起来想起我虽然没空写文但是有这么一篇上个月就连后记都写了但一直存在硬盘里的……开头【。

    总之发上来投喂一下饿得割腿肉的大家,顺便减轻一下我的罪恶感_(:зゝ∠)_


    这个cp很少有原设穿越文,似乎也没见这个五次xxx一次xxx的梗,总想写一次试试。
    我有一个每篇同人都会用的私设,就是桔梗死后那片山坡年年开满白花。这不是官方设定,只不过我脑内的同人世界似乎就理所当然应该是这样的……
    我一直在纠结五十年前的真相二狗到底知道多少啦……他又不是我们,没有上帝视角也根本不会知道桔梗视角,桔梗死之前也根本没有时间告诉小枫hey那个半妖居然更改见面时间袭击我blabla,就算有时间也不会和年纪尚小的妹妹讲这些黑历史吧……就算是五十年后说起来,毕竟二狗说的版本里约的是中午,枫也不可能会觉得天蒙蒙亮就出门采草药的桔梗是去赴约啊?只是知道她一直没回来而已?所以二狗对于奈落的诡计到底知道多少?有一个微妙的时间差,就是奈落假装成二狗去和桔梗说约早上,而二狗知道的是约在中午,然后他被煽动去村子夺玉的时候桔梗刚好回到村子,所以推断桔梗和他差不多同时遇袭是正常的吧?原作桔梗昏迷一上午才爬起来回村子这真相才比较难猜到吧?果真天意难测……
    最后我不太会写糙汉子的心理所以二狗看起来心思特别纤细言情……这实在都是我的错,和原作人物无关。


    回复
    举报|3楼2015-12-02 16:56
      有新文了!yeah!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5-12-02 18:29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5-12-02 18:43
          我只在意下次更新的时间,以及文的长短⋯⋯这个梗真心不错


          艾玛这个前言和后记真是内容丰富XD这样看起来好像游戏读档啊,虽然我觉得按乃的性格搞不好五次都打不出完美结局QUQ…
          桔梗在雨夜那次还没认出对方是半妖啦XD这样看来第一次穿越失败了给叉子点蜡QUQ


          哦漏我想到了世奇的《昨日公园》啊…………这梗真是一阵不祥的赶脚袭来(滚


          哟西小十二古德胶布,催更!(喂


          收起回复
          举报|8楼2015-12-02 19:35
            给楼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5-12-02 20:18


              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5-12-02 22:27
                吧主新作啊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5-12-03 10:08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5-12-03 10:09
                    顶之,第一次看到吧主大人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5-12-05 00:40
                      看来有“如果五十年前……”想法的人真多,看大家相似的梗不同的写法真是很棒的事情,可惜我的脑洞也只有一个个开头而已……好忧伤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5-12-05 08:23
                        (⊙o⊙)哇,吧务们集体开坑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12-07 01:23
                          这个梗好棒!!私设也好棒!!但是感觉这文he几率渺茫啊不知道为什么………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5-12-07 23:44
                            我是来催更的!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5-12-08 12:53
                              标题读了很多遍…然后大概是懂了…


                              我终于!爬上电脑来评论了!
                              难道这文是桔梗的一百种死法【并不!
                              有种在玩galgame的错觉是怎么回事,BE1已经收集到了......希望这个游戏不要太良心,赶紧给个HE啊QAQ!不然编剧很可能就弃坑了【喂


                              收起回复
                              举报|19楼2015-12-10 23:00
                                (〃ノωノ)好赞,呃……虽然还是什么都没改变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5-12-13 23:32
                                  吧主.....催更..............




                                  我独自走在寂寞的长街
                                  回忆一幕幕重演
                                  我告诉自己勇敢去面对
                                  就算心碎也完美
                                  想起我和你牵手的画面
                                  泪水化成雨下满天
                                  如果我和你还能再见面
                                  就让情依旧梦能圆
                                  我们在不同的世界
                                  想着每一次的误会
                                  好想再一次依偎你身边
                                  偏偏你有千里远


                                  回复
                                  举报|21楼2016-02-05 18:01
                                    2
                                    那火光和烟雾的形状还鲜明地映在他的眼底,仿佛是刚刚才发生过的一般。阳光的温度和带着花香的微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的确是曾经见过的。他坐起来有些急躁地甩掉耳尖上沾着的草屑,思绪一团乱麻。
                                    如果这又是另一个梦的话也太过真实(而且这个作者写过好多遍各种形式的梦了老是用一个梗烦不烦?*),何况即使是梦——他也不愿就这样束手就擒地输给自己的记忆,再一次去经历那场无可避免的死亡。
                                    无论是最初的那一次还是刚刚经历的那一次,他都没有输在和奈落的正面交锋里,而是输给了自己的怯懦。他有那么多害怕的事物,害怕改变历史,害怕无法相爱,害怕无法掌控的未知。却忘了如果只是按照既定的轨迹行走,只会如同最初那时一样循规蹈矩地奔向那唯一已知的既定事实。
                                    而他最害怕的,恰恰是那个过去曾发生过的、事实上的惨剧。

                                    这一次必须下定决心颠覆历史。
                                    如果再小心翼翼计较后果的话,就无法拯救桔梗。
                                    而且上一次的最终结果已经比最初记忆里的结局好了一些不是吗?他没有被封印,并且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就可以救下她。只怪他自己太瞻前顾后,没能下定决心彻底改变过去。
                                    不管这个明显超出常识也并不现实的轮回是否真实,即使只是梦也好,这一次一定要拯救桔梗达成完美结局。
                                    即使他的尝试再荒谬,也不可能惨痛过现实。
                                    于是他再一次躲在了那棵熟悉的树上,无声忍耐着转化带来的一次次心悸和五感飞速退化的无措,等着她再一次抬头,对他说出那在他记忆中温习反复了千百遍的初见台词。

                                    这一次他在她脱力倒下前跳下树朝她走去,顶着她开始迷茫涣散却依旧满怀怀疑的戒备眼神,赶在她彻底昏厥前接住了她。
                                    既然结局不可能更坏,不如随心而来。
                                    他不想再一次看到她倒在雨夜冰冷的泥水里。

                                    在茅屋昏黄的灯光下,总是一力担起重任的守玉巫女睁开双眼时看到的,除了一脸欣喜的妹妹,还有一个从未谋面的“人类”少年。
                                    几乎是马上,她就捕捉到了少年身上那一丝几不可闻的残余妖气。但眼前的少年并未乘她昏迷落井下石,反倒以最脆弱的人类姿态带着她穿过夜晚的森林,将她送回村庄。他毫无戒心地将弱点向她拱手相奉,仿佛他们不是出生就注定立场的敌人,而是最亲密的同伴。
                                    她看着他,有点无可奈何却温柔地笑了起来。

                                    这一次他和她之间的感情进展得飞快。在他的纵容和她的默许之下。
                                    毕竟初次见面的印象比起之前差了太多。他无需扮演什么角色,仅仅是放弃了扮演五十年前的他自己。即使外表依旧丝毫未变,经过后来种种的现实磨砺,他早已不是和她初见时那个一心想着夺得四魂之玉变成完全的妖怪的狂妄少年。
                                    如果能随心而为,他只希望能在他能触及的这段时间里尽早地免她担忧,免她劳苦,免她孤独。
                                    不再是远远地跟随和戒备,他的位置早早地便从她身后几丈远的屋顶树梢变为最亲密的并肩同行。曾经试探防备的言灵也被替换成了守护的结界**。在除妖路上,出诊途中,那些本该她一人独行的时刻,他始终都站在她的身边,如同他在失去她的那些岁月里无数次期盼的那样。日复一日的陪伴几乎要让他渐渐淡忘胸口时不时作痛的箭伤,和比箭伤更疼痛的那些过去记忆。

                                    所以没什么好犹豫的。
                                    在她问出“要不要用四魂之玉变成人类”的时候,他带着满满的期盼一口应下。
                                    这一次不会有任何怀疑的种子,奈落再无插手之地。他看见完美结局的曙光向他招手。

                                    “那么,明天午时,东面森林,我们初次见面的树下见。”
                                    那诅咒一般和过去一模一样的约定话语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瞬时清醒过来。
                                    “不,还是我明天一早去神社外找你吧。”
                                    必须要避免一切会导致悲剧的可能性。所幸他这一次最开始就当着所有村民的面救了他们的巫女大人,即使出现在神社附近也不会引起任何骚动。就算谨慎胆小的村民依然对于他的半妖身份颇有微词,这唯一的阻碍也很快就会消失了。

                                    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天气晴好,目力所及之处看不见一丝云彩,他灵敏的嗅觉捕捉到空气中林间夜露行将消逝的潮湿气息。他即将放弃半妖的敏锐五感,但这是值得的代价。只要身边有她在,他总有一天会习惯。
                                    最后一次以非人的速度和灵巧掠过树林枝稍,他向着神社的方向奔去。
                                    一切都向着最美好的结局飞驰。
                                    他的手搭上神社的纸门,门内她轻声念着净化的咒文。
                                    东方那一轮将升未升的红日突然被毫无预兆地出现的一大片黑压压的乌云遮住。他猛地转头望去,只见朝阳向上奋力跳了一跳,被层层叠叠扭动交错的妖物和瘴气吞没,如同落日的垂死挣扎。

                                    神社内的桔梗也感到了这不同寻常的庞大妖气,抓起弓箭推门而出,带着几分惊惶疑惑和他并肩望向东边已被染成墨色的天空。
                                    对他而言这妖气简直再熟悉不过。
                                    他在那一群丑陋缠绕的妖物中轻而易举地辨认出了唯一的人形妖怪。奈落顶着一张他未曾见过的脸,眯细了他不能更熟悉的狭长红瞳,对他们露出妖异嗜血的嘲笑。
                                    没关系。他能消灭奈落一次,就能消灭他第二次。何况这只是五十年前未经时间积淀的纯粹邪恶,缺乏经验。

                                    但显然奈落并没有他所期待的那么好打发。这从野盗卑鄙愿望中孳生的阴暗魔物生来就擅长窥探人心。他无需担忧自己或是桔梗的战力和默契,可他却一时忘了五十年前的桔梗除了他之外,还有更多需要舍命保护的东西。
                                    抓住一个空档,他猛冲上前去一记散魂铁爪扫清挡在前面的魑魅魍魉,他身后桔梗搭弓顶着疯狂的反扑瞄准了奈落蜘蛛状肢体的核心。斜刺里却传来一声熟悉的哭喊。
                                    是小枫。
                                    她失明的右眼限制了视野,因而未能察觉向她接近的触手。
                                    桔梗毫不犹豫地将在弦上的箭射向小枫的方向,迅速伸手去取下一支箭,然而这片刻的耽搁间,奈落的攻击已经近在咫尺。
                                    不愧为操控人心的魔物。奈落深知他们每个人的弱点所在。
                                    他已经来不及返身去拦下这一次攻击,只能孤注一掷地继续向前紧逼,却没能阻住奈落孤注一掷的攻势。他的爪风将初生不久的奈落彻底劈开,与此同时锋利触手却也将木弓分为两段挟着汹汹的余势劈向她挂着四魂之玉的胸前。

                                    他再次看见她的血。鲜红的,滚热的,不同于五十年后冷硬的陶瓷裂痕,冲天而起,纷纷扬扬落在他眼底成了一场血雨。
                                    恍惚间他仿佛再一次看见了那带着夜晚寒凉温度却滚烫得几要灼伤视网膜的光团。
                                    她倾注所有灵力催动了持续净化了一整夜的四魂之玉。曾经在琥珀身上见过的清净白光吞没了奈落碰到她的触手,吞没了周围未消灭干净的妖物,燃尽生命爆发出最后的守护力量。在被结界弹飞出去之前他甚至没来得及看清她最后的表情。

                                    她是镇守四魂之玉的巫女。是小枫的姐姐。是这个偏远村落的神明。
                                    在她的世界里有太多比她的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她为了守护村庄不能后退,为了保护妹妹放任自己暴露在敌人的攻击下,为了不让四魂之玉落入奸人之手选择以魂祭玉,却不会为了和他在一起而丢开所有的这些顾忌,优先护住自己的生命。

                                    他曾做过的最好的美梦也不过如此。眼看离美梦成真只有一步之遥,却终究是没能成真。
                                    这一次轮回又没能拯救她,他又一次眼睁睁看着她死去,如同一个噩梦,甚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次从噩梦中醒来。
                                    假如再有一次机会,假如能更早地除掉奈落,或许就能拯救她。
                                    即使可能最终还是无法拯救她,要再次忍受看着她死去的痛苦,也没关系。
                                    不会有比这更坏的结局了。

                                    他再一次在开着零星野花的山坡上醒来。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身上,微风和煦地吹过山坡。
                                    而他几乎要为此感激得落下泪来。





                                    *再次插入冷笑话_(:зゝ∠)_对不起这次我没忍住直接插进正文了【。
                                    **枫姥姥有说过那是桔梗姐姐留下来的东西,是戈薇的话应该会知道怎么用,然后戈薇情急之中说了“坐下”……呃我觉得犬夜叉应该是有听见的。他一直都知道那是桔梗做的东西。最后二狗子被结界弹出去也是回收了一个伏笔嘿【终于圆回来了【【不你们什么都没看到


                                    回复
                                    举报|23楼2016-09-17 18:09
                                      现在这边是早上六点十分。天亮了。我困成狗。所以就不多废话了。
                                      原本是半夜十二点的时候我突然打了鸡血想画画,然后想了想觉得画画太费时间了还是写写文早点睡吧…andhere I am. _(:зゝ∠)_
                                      Why did I do this to myself.


                                      回复
                                      举报|24楼2016-09-17 18:10
                                        吧主你终于回来了……


                                        求问被和谐的两个字是什么Orz
                                        啊啊啊看着看着就想起命运石之门里,冈伦为了救真由理反反复复进行时空跳跃然后一次都没有成功,见识了无数种死法= =【咦
                                        难道此文也可以叫做《桔梗的五种死去方式》么【要不要这么虐啊QAQ


                                        这不是换着法地来虐么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09-18 00:00
                                          刚刚为了画画去看了下147-148原作,顺道抓个虫:约定的话语应该是“明天中午,西边森林的御神木前,在那里等我。我会带着四魂之玉过去的。”
                                          and犬桔见面第一句话其实是“你打算躲到什么时候”,“不想死在我手上的话就不要接近我”是对话结束的最后一句_(:зゝ∠)_感觉自己真是个不称职的粉居然背不下来【。
                                          后面几更会更正成原作版本。不过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更这篇嘿>w0☆比较想更亡灵【。


                                          回复
                                          举报|28楼2016-09-18 12:37
                                            这个。。。算年更吗?半年一更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6-09-22 08:41
                                              年更求更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