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吧 关注:93,755贴子:5,104,106

【原创】拾杏行(佐樱/架空/夫人生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是一篇给我夫人雪子的生贺文~而且我现在只写了三千字,不过我坑品可能还行啦……


本贴收到12个礼物

    异世名之曰青陆,幅员辽阔,有四亿居民生存于此世。青陆以一庄一林四派十一门为尊,又有一楼三会与正派为敌,将大陆瓜分为二十一个势力范围。在二十一大势力之下,更有无数个小门派,或想方设法依附,或处心积虑联盟,或一心一意避世。
    青陆居民多数修习术法,各门派皆术有专攻,大致分为斗术、医术、灵术、阵术、阴阳术几类。

    这个故事,是从正道门派中的一林--杏林,开始的。杏林,是青陆第二大的势力,位居大陆的南方,拥有十四个物资丰饶的城池,杏林谷,则是众多杏林弟子修习聚居的地方,更是杏林中心之所在。
    杏林谷环山围绕,地势复杂,周遭种有大量‘特殊’植物,并设有奇门八卦,以防外人的入侵,只有前后两个进出口,除此之外,想要进入谷中,要么挖地三尺当地鼠,要么从群山跳下,前者阵仗太大,多半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后者进是进的来,就是肉体会变成怎样,实在不忍看。


    但是,事情总是会有偶然的,青历760年,杏林弟子就在巡逻时,于靠近山脚的密林顶,发现了一个人,一个肉体基本完好,尚且活着的,昏迷不醒的人。
    前面提到,本门主修医术,俗话都说医者父母心,虽然这人来路不明,但是掉到了杏林居然还活着,让他们见死不救是万万不能的。当下就抬到了仁心堂,见此人伤势颇重,跃跃欲试的弟子还真有不少。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救人的同时,另一边,‘捡到’一个陌生人的消息,也通过巡逻弟子、堂主、院主、殿主一路迅速传递到了杏之楼,杏林主的书房。

    第一章拾杏
    杏林现任林主,是个明艳不可方物,年龄成谜的女子,其名为纲手,她一生未嫁,只收一亲传弟子,待之比亲女更甚,此女便是杏林的下一任主人,年方十六的春野樱。
    回春殿的殿主杜仲叩响书房门,获得允许进门,一抬眼便看到广袖飘飘的粉衣少女坐在书桌前,手中快速的批阅着公文。那少女长发齐腰,发色只比裙袂深一点,松松挽起的垂桂髻只斜斜插着根木簪子,一张小脸儿清丽秀气,端的是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
    只一眼,杜仲便知林主又跑出去胡闹了,他冲着少女微微行礼,
    “少主子。”

    春野樱放下手中的笔,双手托腮
    “杜先生,很少见哟,居然来找师傅。”

    杜仲为人端方受礼,与自家毫无章法的林主,见一次吵一次,久而久之,除非必要场合两人都避着走。

    古板的先生自然也不理她的调侃,只自顾汇报了今日的意外,然后不出意外的在自家看似端庄实则爱装的少林主眼中,看到了兴趣的光芒。
    果不其然那春野樱断然站起,郑重道,
    “真有此事?快快带我过去看看!”

    ……可怜的杜仲,大小主子都这样,为他一叹。

    两人到达仁心堂时,发现一众大大小小弟子围城了一个圈,颇为忌惮地盯着躺着病床上的男子,脸色复杂。见了两人才解除围观模式,纷纷行礼。
    “怎么了?”这个局面让她有些好奇。

    一着青衣的医士弟子站出,简单说明了前情,
    “回少林主,弟子们刚刚欲为这位公子医治,但欲用术力探得他内伤状况时,却被反弹,有几名弟子受伤!”

    杜仲看了那床上的少年一眼,低头与春野樱小声道
    “看来这人术力颇深。”

    春野樱正一眨不眨盯着那少年,闻言也微微靠过去
    “那自然,从东崖上掉下来还活着,肯定用了术法。”悬崖万丈可不是开玩笑的。

    少年身着深色蓝衣,黑色的长发披散,双眸紧闭,脸上有些微伤痕,但仍可看出必是个俊俏的男儿。女孩子深深的目光打量着,衣着,配饰,都看不出身份。
    她长指划过下巴,出声问道,
    “捡到这人的地方,还有什么遗漏的东西吗?”

    发现少年的巡逻弟子也在,他一怔,急着救人倒是没有特别留意,故答道,
    “弟子粗略检查过,并未发现。”

    春野樱点点头
    “你领几名弟子再去看看。至于这人……”她微微一笑“伤势挺重,我也想试试。”

    杜仲好像隐约感觉到了这话带着一丁点不怀好意的气息,侧目冷声,
    “少主,人家是个人……而且是个男子!”请不要随意折腾!更加不要盯著人家的脸不放,成何体统!?

    可怜昏睡的俊小哥,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


    回复
    举报|2楼2015-05-12 21:16
      既然少林主决定亲自出手调教……调理重症少年,其待遇也水涨船高,飞速被转移到了少主专用的核心医室。躺在中央的睡美男无知无觉,换上简便青衣的少女则绕着床转了一圈一圈又一圈。

      医术者分为九个层级,春野樱本身是医术者中的第八层大成医师,以她16岁的年龄说,术力之深不说绝无仅有,在当世还是独一无二的。因此,即使下面的弟子们,都因伤者术力的排斥无法使用术探,但是她还是有信心试一试。
      她以手探其额,凝气于掌,缓缓朝少年体内输入。这一探,立刻便感受到一股极大的术力抵抗,春野樱更集中精力,她的术力如水柔软,似风一样变幻,巧妙的避开那股尖锐的反击。一场探测下来,居然花了她小半个时辰,春野樱呼出一口气,然后瞪了那家伙一眼,好在他是昏睡状态,不然自己还真不是对手。这家伙是个斗术者。
      一个身中剧毒,靠着术力与剧毒搏命,从高空跌落时,全身骨头都摔的奇奇怪怪的年轻又强大的斗术者。

      诸多迹象表明,来历不明之人有危险性。可是就这么扔出去,有点对不起杏林宗旨……她以指扣桌,沉思良久,还是决定先将人救醒再做打算!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何况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此人不宜救,而且这种地步的重伤病人,她也是第一次救,难免有些技痒。
      最后,她偷偷瞄了眼床上的少年,感叹道,好一张如花似玉的小脸。

      少年术力深厚,春野樱再三思考后,决定先为其治内伤以及接续筋骨,至于中毒部分,反正他还能扛着,等内伤都好了毒药更加要不了他的命,基于敌友不明,她还是留一手为妙。
      以术力来连接经脉是一门极难掌握的医术,整个过程流动的力量不能断,且施力必须均衡。这个技巧春野樱掌握也尚浅,这次她难以压抑跃跃欲试的心情。给少年做了初步的外伤清理后,她第一次将这个技能用在真正的伤者身上,整整两个时辰的持续治疗,精神半点不能分离,万幸,她最终成功了!
      接上最后一道脉的时候,她松了一口气,全身松懈下来立刻腿一软险险浮在床边,才发现自己竟有些脱力。只是疲惫不能阻止她的兴奋,这是何等的成就感,全程避开伤者的术力抵抗,又要进行治疗,毫无疑问是一场惊险而刺激的体验,然而她胜利了!
      笑容满满的溢在春野樱的小脸上,她双眼发亮,静音见到她时,一望便知她受益匪浅,
      “看来小樱颇有收获。”

      静音与春野樱虽无师姐妹的名分,但一身医术也由纲手所传,目前是慈心堂的执掌人。她本来城中处理城务,听闻谷中有异,方回来查看。但一见小师妹的表情,便知并无大事,反而……看来小林主的医术又有进益了。
      此话不假,在刚刚的治疗中,春野樱突破了一层瓶颈,已达八层上阶,莫怪她如此激动,一时根本控制不住唇角的弧度。她连语气都透着轻快,
      “静音姐,今天的事应该收到消息了,要麻烦您帮忙查查那人的来历。”

      静音自然答应下来,也嘱咐她小心。

      春野樱得意的一笑
      “当然,我在确认他没问题不会让他完全痊愈。”

      静音见她自信满满,拍拍她的肩膀,
      “听说林主又跑了,事情还处理的来?”对于春野樱少女年华便被杂物缠身,她还是深表同情的。但是摊上这样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师傅,也只有认了。

      两人自是一番闲聊,各自返回处理公务不提。
      作为少林主,春野樱身边有四个医婢,分别是茯苓、白芷、半夏与忍冬。茯苓稳重温柔,白芷沉静聪慧,半夏活泼伶俐,忍冬认真细心。四婢各有所长,是她重要的左膀右臂。
      目前,白芷被外派各城巡回,查核政务,忍冬正在轮休中,随侍身边的是茯苓和半夏。
      因那少年伤势仍需观察,但她事忙,无法时时观察,故又派了茯苓守着。四天后她终于有了一些空隙,也想看看他恢复状况,虽然茯苓有汇报说状况尚好,少年内伤已好大半,不过回复如初仍需时间。她先前有要求每天给少年泡两个时辰的药浴,为了加快恢复的速度。
      她到医室时,茯苓正巧安排完当天的药浴,见着她连忙行礼,
      “姑娘!”
      春野樱视线往左边看去,她的专用医室东西齐全,上几个阶梯甚至有药池,那药池为圆型,直径约三臂长,少年正双目紧闭,坐在池中,看着犹如闭目养神一般。
      茯苓微微欠身,
      “姑娘,奴婢刚令人安排这位公子入池,既然姑娘您来了,正好可以再看看这几天的效果。”

      春野樱点头。
      “辛苦你了。茯苓,你可以先忙自己的事。”
      茯苓自是告退。

      偌大一个医室瞬间安静下来,她抬眼,拎起裙摆缓缓走上阶梯,半蹲在池边,伸手探往少年的额头。熟练地操纵着术力,她感应着少年的骨骼经脉,略略有些惊讶—恢复的可真快!
      她收回手,蹙眉,不过怎么还没醒过来了……?
      还没等她将这个想法进行完,老天爷就发挥了无巧不成书的原则,那少年蓦地睁开眼睛,那一双眼睛清亮而干净,让受到惊吓的小樱一时只知怔怔的看着,此时她的想法是,原来他的眼睛,是黑色的,就像无云的黑夜一样,里面有着点点星光。
      可惜刚醒来的星光少年并不知眼前的少女是救命恩人,一时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长臂一伸,制住少女手腕,轻易将呆住的春野樱拖住池中,按在那池边上!

      在被拖下去的那一秒,被美色误了的姑娘终于回神尖叫道,
      “等、等等!你没穿衣服--!”


      收起回复
      举报|3楼2015-05-12 21:16
        前排猹颜大


        前排插入


        我能坐地板吧!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5-05-12 21:22
          我要抢个楼坐下


          先占座


          颜大可记得小的?


          收起回复
          举报|9楼2015-05-12 21:30
            颜大可记得小的?


            2018-10-18 00:33 广告
            前排占座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5-05-12 21:35
              果断收藏!!!


              后排支持吧主大大写文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ad13楼2015-05-12 21:40


                古代背景吗?楼楼


                颜大可记得小的?


                收起回复
                举报|16楼2015-05-12 22:30
                  没有前排了!颜大文调子还是很细腻啊


                  收起回复
                  举报|17楼2015-05-12 22:30


                    收起回复
                    举报|18楼2015-05-12 22:34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5-05-12 22:35
                        占个位


                        咳咳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5-05-13 00:41
                          一开始浓重的武林风啊啊啊!我差点以为在看什么修炼小说另外卡在这里颇不厚道了╭(°A°`)╮很喜欢这种类型的文呢~\(≥▽≤)/~然后楼楼我可以勾搭你吗


                          第二章 不言
                          俗话说的好,开弓哪有回头箭,伴随着女孩子回荡在房中的尾音,因两人激烈的回转动作,水花四溅的朦胧中,呆愣的少女背靠着池壁,与少年两两相望。
                          那少年本是凭着直觉,或者是昏迷前的记忆,下意识以为面前是敌人从而条件反射般制服这姑娘,待他回过神时,眼前的景象真是让他僵直了身躯。


                          这是何等无解的状况,他,一丝不挂地,将一个年轻美貌的姑娘,按在水池边上!他不是正在山岩上与风雨楼的高手搏斗吗……这一定是做梦……


                          春野樱已经恢复平静,她镇定自若地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少年,只见他的脸色由苍白添上铁青,最后爬上淡粉,那双黑眸幻幻闭上。
                          她饶有趣味地盯着他,但见他一双眉也慢慢锁住,整张脸透着隐忍和若有若无的尴尬晦涩,尽然……有种禁欲的美感。

                          少年自不知她的想法,如果是知道了,只怕会灭口再自尽。此时他正在自欺欺人,期盼重新睁开眼睛,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象。
                          不过还未等他平复心情,小樱却已开口
                          “这位公子……你大伤未愈,再者男女授受不亲,不如放开小女子?”

                          她口中的公子颀长的身躯与她只隔了一层薄薄的纱裙,而且还被水浸透了,她能感觉到他顿时比僵硬还僵,话又说回来,这场面要是让师傅或者杜仲看到,只怕二人都吃不了好果子。
                          见少年久久没有动作,她忍不住动了动,
                          “公子?抱够了吗?”

                          少年羞恼不已,瞬间往后退了三步,睁开眼睛,眼中光芒逼人,他扫过周边环境,再看看周围的药液,第一个想法是万幸药液是棕色的,不然他的脸面何存!?
                          “这里是杏林?”想起前几天发生的事情,结合这房间的布置,他作此猜测。

                          半倚著身躯,小樱拖着下巴笑吟吟看着他,脑中却想,他的声音有些喑哑,不过应该是几天没开口的缘故,总体,还是与他这个人很配。
                          几秒后她确认了他的猜测,
                          “正如公子所言,此为杏林医室。”

                          紧接着她为他解释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未了下结论,
                          “从公子刚刚行动之迅速来看,外伤内伤看来都恢复的不错,再多半月应可痊愈,只差体内的毒素未清。不过以大夫的看法,公子现在动作太大可是极为不利的哦,建议还是卧床休息。”

                          小樱话里有些揶揄,少年听出来了,他双唇紧抿,不想与救命恩人起争执。且,神志清醒后,他也发觉自己身体根本还不能动,刚刚真是太过震惊,连剧痛都忽视了。


                          偷觑他有些尴尬的表情,小樱视线下移,是一片白玉般的胸膛,嗯……这兄弟还真是个尤物。她跳回岸上,总算说了句正经的话,
                          “今天的药浴刚刚开始,你还是再泡两个时辰吧。”
                          拎了拎被棕色药水浸透的裙摆,她要这麼狼狈的回去换衣服,不知道会不会被先生训。

                          走了两步,她回过头,
                          “对了,你叫什麽名字呀?”

                          ……那少年坐回了池边,双目紧闭。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春野樱的笑容基本无懈可击,如果唇角不是隐隐抽搐的话。她悄悄了磨了磨牙
                          “好吧,你不想说我也没办法,不过总不能公子来公子去的……”她秀眉一挑“有了,看你不太爱说话,乾脆就叫你不言!”如此贴切的名字,她真是机智。

                          少年,哦不,不言睁开双眼怒瞪小樱,让她颇有大仇得报的喜悦感。从这天开始,杏林的少林主开始了工作学习戏不言的美好生活。寡言少语却害羞的少年,让十六年人生顺风顺水中规中矩的春野樱找到了新的乐趣。

                          一开始,小樱以治疗为由,各种另其动弹不得乖乖就范。且,有医童甚至羡慕地对不言几次道羡慕,只因他能让少林主亲自治疗。他更不好意思在人家下属面前说不稀罕敬谢不敏云云,只是那姑娘,在进行药浴、针灸时的目光,不知是否自己太敏感,总觉的有些不怀好意,而且总觉得那纤纤玉手,划过的时候……让他全身鸡皮疙瘩层出不穷。不过他到底感念对方是救命恩人,即使感觉到她有些许故意为之,不言仍是每日再三告诫自己,不可造次

                          事实上他并没有想多,小樱确实是抱着调戏的心态,每天刻意‘欺负’他,看到他敢怒不敢言的眼神,简直身心愉悦。这点杜仲茯苓都看出来了,前者尚是劝导几句,后者根本是以姑娘为尊,睁只眼闭只眼是常事,自然也没人去提示不言公子,其实他内伤已完全痊愈,根本无需再针灸……
                          这天她处理完杂务,笑眯眯地拎着自己的小药箱,准备进行当天的休闲活动。

                          此时的不言已可下床活动,只见他站在床边,似乎在思考些什么,一眼望去挺拔的身躯如松,俊美的小脸冷肃,端得是丰神如玉俊公子。
                          医室的门开着,小樱轻轻叩了叩拉环,一本正经地打招呼,
                          “不言公子,又到今天复诊的时辰了。”

                          霎时间,他一身放松的气息一凝,立刻变得充满警戒。不言木然地扭过头,看着小樱的表情居然有些认命。
                          哎呀哎呀,她有这么可怕?


                          收起回复
                          举报|23楼2015-05-13 20:38
                            颜大大 一大大 二大大… 转个圈 … 这次端的是玄幻风咩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5-05-13 20:43
                              爱樱少主
                              爱不言
                              爱颜大

                              这儿也要帮顶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5-05-13 20:54
                                我开始在想像姑娘嫁人后被反攻的日子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5-05-13 21:43
                                  果然是伉俪情深啊,颜大多久没开过坑了!过瘾!感觉看了金庸古龙结合体了。


                                  柱子被姑娘欺负啦~
                                  欺负得好!好!非常好~


                                  收起回复
                                  举报|28楼2015-05-13 22:02
                                    姑娘调戏柱子很有画面感呢 不言这个名字真好听啊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ad29楼2015-05-13 22:26
                                      颜大可记得小的~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